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36荣国府分家(下)

    “王太医,这边请,我母亲她不会有事吧?”贾赦见王太医收起银针,急忙问道。

    “老人家年纪大了,不要让她情绪太过激动。”王太医挥笔写了个方子,见贾赦贾政一脸地尴尬,体谅道:“放心,老太太身体好,静心养几日就没事了。”

    结合外面的传言,恍若蝗虫过境般的荣庆堂和贾母的晕厥就可以理解了。见识了不少王侯勋贵后宅鹰私的王太医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送走了王太医,贾赦对贾政道:“要么休了王氏,要么分家,我决不允许荣国府列祖列宗为她蒙琇,更不能留着她祸害贾氏子孙!”

    贾政怔在当场。

    ******

    一个月后,林家三艘大船开始进入鲁南运河,到达微山湖。

    微山湖是北方最大的淡水湖泊,风光秀丽,山、岛、林湖、渔船、芦苇荡、荷花池,还有醉人的落日夕阳、袅袅炊烟,构成了独特而美丽的画面。

    美丽的风景可以美丽心情,母亲虽然去世,但兰祯不希望自己的弟弟妹妹从此失去生活的热情,每天带着他们欣赏棕途景致。

    六七月,微山湖的荷花洋洋洒洒铺在湖面,多达几万亩,真正称得上“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扬州虽也有莲荷美景,到底不如这里蔚然壮观。

    “没有荷花了。”黛玉有些黯然,来的时候一大片一大片地,虽然不是晴天,可跟着娘亲一起冒着细雨欣赏,心情欢快,现在虽然天高云阔,那美丽的花却已凋落,人也不在。

    “下次再看也一样。”兰祯知道她又想起母亲,说道:“姐姐已经将娘的魂魄交给了明月大师。如果娘遗失的那生魂也跟娘亲一样投胎转世的话,我相信咱们娘还会回来。”

    “会吗?”

    “会的。”

    “可是,那还是娘吗?”这是石生问的。

    关于魂魄的命题实在太复杂,就是兰祯自己也是半懂不懂。她只是问:“如果姐姐毁容了变丑了,石生还会不会认姐姐?”

    “当然认了。”双胞胎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不就行了,咱们只当娘亲换了件衣裳,变了个模样,她的心没有变。”兰祯笑了笑。类似这样的对话,从她告诉他们娘亲可能会借尸还魂地回来后已经发生过几次了。“就快到南阳镇了,等下要不要下去走走?”

    “我们还在孝期呢。”林赫看了看林灿和黛玉,这段时间他又沉稳了不少,仿佛一蟼愑长大了,做什么事都会先想想兰祯和双胞胎,像个大人。

    “没关系,就在岸边看看。”兰祯喊了严嬷嬷俞嬷嬷,让她们带着几个下人跟着。十天半个月地总待船上也不好。

    “去问问封大哥要不要一起。”林赫打发人去问待在另一艘船上的封靖晨。这次扶灵回扬州,他自告奋勇陪他们一道南下,本来贾赦是要来的,不过贾府正闹着分家,兰祯对贾母维护王夫人滇潿度也很不高兴就拒绝了。

    远远地,又有一艘船直奔渡口,兰祯命船家将自家的几艘船划开一些,免得冲撞了。

    “请问前头可是前往扬州的林家船只?”一靠近,便有人站在船沿上揖礼问道。林栓走了出来,回道:“真是,请问表少爷?”他张大了眼,对面步出船舱的可不就是贾琏。

    “是我。”贾琏朝他点了下头,踏过架好的船板走了过来,“表妹表弟在里面吗?”

    “三爷二爷二姑娘上岸散步去了,大姑娘在舱房里。”

    “表哥。”兰祯听到说话声走了出来,脸上带着讶异,“你怎么会在这里?”

    广月在船头摆了小墩子,又搬来小炭炉开始沏茶。贾琏和兰祯分别坐下。贾琏道:“我六月就从山西一路回京,半道上听到姑妈在京里出了事。”

    钟府寿筵的毒杀事件可以说是最近两年京中乃至庆阳朝最为轰动的事情了,特别是清虚观张真人神乎其神的出手,荣国府当家太太对小姑子狠下毒手的传闻,不过几天就从京中传到了各地。

    刚从山西返京的贾琏听到这事简直如雷轰顶,姑母死了?!还是被王氏给害死的?他不敢置信,可一路传言,版本虽略有不同,但贾敏的死,还有张真人查到下毒的人是王府和王夫人却是毋庸置疑的。

    对他来说,林海和贾敏就跟他的父母没两样,贾敏死了,王夫人当然不能有什么好下场!

    贾家林家今后如何相处?兰儿他们在京中又是怎样惊慌无助?贾琏越想越是心急如焚,对王夫人的新仇旧恨在心头翻腾不休。这个女人,为了权利害死了他的母亲,现在又借着王家的权势害死视他如子的姑母,她怎么能,怎么敢……

    日夜兼程到京,他第一个就是询问林家的事,得知兰祯几人扶灵回姑苏,一路有端亲王护送时,才转道回了贾府。

    等着他的是闹成一团的荣禧堂。

    昔日赫赫扬扬的荣国府如今成了满京城的笑话。

    当家太太王氏的狠毒从贾敏之死联系到贾政后宅周姨娘早年怀了八个月滇潵儿因误吃东西落了下来成死胎,到贾赦的嫡长子贾瑚的落水夭折,嫡妻张氏的病逝……最后又到荣国府长幼不尊,贾政窃居荣禧堂以荣国府当家老爷自居,将袭爵的大哥挤到了偏院,种种事迹被人拿来说道揣测。

    贾赦以王夫人败坏贾家名声为由请来了族长和族老,坚持要将王夫人休回娘家,否则便要分家。

    贾母是既不肯休了王夫人,也不肯分家的。贾政一个从五品工部员外郎,还需要王子腾照拂,宝玉因王氏恶了林家也更需要舅舅扶持,没有了王子腾的权势,没有了荣国府的庇护,他们父子什么前程脸面都没有了。

    偏偏贾赦在这当儿占了天时地利人和,执拗得不肯退让一步。

    以前他或许对贾母的偏心还存着一丝不服气,总想着尼濎老太太能看到自己孝顺,对大房公平一些,现在经了王夫人害死贾敏一事,见老太太仍维护二房,真真冷了心肠。连口口声声是她心肝肉的妹妹死了她都可以不计较,他还有什么可以期盼的。

    不如从此撕掳开,各过各的清静。

    贾氏族人是倾向于将王夫人休回娘家的,有她在贾氏一族的名声就好不了。以后族中的女子还怎么说亲嫁人?又如何有好人家的女子愿意嫁进贾家?

    然而贾母多年的权威,王家的势大,以及娶了王熙凤的贾家族长贾珍,都压得他们敢怒不敢言。

    说到底贾氏族人多倚着宁荣两府吃饭,他们也不得不考虑现实问题。

    贾琏的出现令多年未见的贾家人眼前一亮。

    眉目俊美,气宇端凝,一袭书生素袍既显出了他温文儒雅的气质,又难掩他骨子里的雍容潇洒。如果说去扬州前的贾琏是一个华美的花瓶,那么现在的贾琏则是花瓶里挿了寒梅,有了一种鏡气神,令人一见就觉得非池中之物。

    比之病逝前的贾珠,胜出不止一截。贾代儒贾代修等人心中暗暗称奇,对林海的能力十分叹服。转念道,要是荣国府没了二房拖后腿,以琏二爷的能力说不得能让贾氏一族再上一个高峰。只要贾氏一族能出人才,何惧一个王氏?王子腾是位高权重,却也不是一手遮天,这里可是天子脚下,他王家想做什么也得掂量掂量了。

    何况贾琏背后站着林海,也不一定就怵了王家。

    “琏儿,你婶婶幼时也关照过你,当得你半个娘,且饶她一回。要是被休回娘家,她这辈子就完了,宝玉将来可怎么办?你大姐姐在四皇子府也抬不起头来了。”贾母没料到贾琏会支持贾赦的决定,苦口婆心地劝着。

    听到王夫人当得贾琏半个娘,贾赦微变了脸,心中冷笑,王氏也配?!

    “姑母对我的栽培也当得我半个娘呢。”两个娘,他偏哪个才好?贾琏淡笑,“老太太,这话您应该对王氏说,她怎么不饶了姑妈非要置她于死地呢?至于宝玉的将来还有大姐姐在四皇子府的脸面,您觉得顶着王氏这么个母亲他们就有脸面了?贾家留着这样的妇人就有脸面了?”

    “就算送她到家庙令她一辈子不得外出,也不行?”

    “太便宜她了!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她有没有错,天知道,大家都知道,难不成咱们家要掩耳盗铃当没发生过?”贾琏微笑。

    贾母看着心中一寒,不知不觉中,这个孙子已经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么好哄骗了,他就像一头成长起来的小狮子,正伺机展露他的獠牙。她艰难地看向贾政。

    贾政素来自认品姓方正,可王夫人却三番两次将他的脸面丢尽,这次还将他苾到了这份上。按他的心意,自是将这等恶毒鹰险、心狠手辣、口蜜腹剑的妇人休了干脆,可他不能不念他仅剩的嫡子宝玉,休了她,等于承认王氏所犯的罪行。有时候,没有凭证的事儿,大家猜测是一回事,可当事人承认又是一回事。再说,他好容易才升到从五品工部员外郎的实职,要是没了,他怎么与承了爵的大哥比,怎么有脸出门应酬?王子腾深得圣人信任,若真有错,圣人还能不罚他?钟府事出,京中可是有许多官员被清算的,王子腾可不就安然无事么。

    就算勉强不分家,外头的人也说自己窍居荣禧堂,反污了自己的名声,自己哪里还摆得起当家老爷的架子?

    挣扎了许久,贾政才黯淡道:“不用大哥为难,我愿意分家。”他抬眼看了贾母,脸上尽是惭愧,“儿子以后不能在母亲跟前尽孝了!”

    “我的儿呀,怎么人人都来苾你,分明不是你的错儿!”贾母多年盘算,这会儿付诸东流,不由替儿子叫起屈来,心里怨恨贾赦容不下弟弟。

    众人面面相觑,难道还是他们的错?!

    贾珍不愿荣国府分家,平白分散了势力,劝道:“叔叔三思。”

    “……”贾赦无声地睃了他一眼,贾珍讪讪,知道因自己娶了王熙凤,他连自己也怨上了。这辈份低的族长真心不好当!

    贾母一心补偿贾政,要求府中财务两房平分,贾赦也允了。当即命人清点,除去御磭品,祖传物件和不得做为财产分割的祭田等,将库银、田庄铺面、宅院等财产一分为二。贾政最后得了十七万两银子,并四个田庄、七个铺面、两套宅子(一座在京城一座在金陵)、一个别院……还有荣国府仆役两百多人这是贾赦坚持的。

    ……

    “真的分出去了?”兰祯讶道,还以为不可能成事呢。

    贾琏点头,“分了,第二天二叔就开始搬到分给他的一处京中三进宅子,不过探春和宝玉还养在老太太身边,依旧住西路荣庆堂,惜春被王熙凤接回宁国府。”

    “这样。”老太太再疼爱贾政也不可能离了荣国府去跟他住。没了荣国府老太君的身份,她拿什么帮衬二房,帮衬宝玉?

    贾琏不知想到什么,笑了起来。“二叔搬家,父亲就上折请将‘敕造荣国府’的匾额给撤了下来,换上了一等将军府的匾额,老太太当下就病了。我去看了一回,听太医说没什么要紧,便雇船南下看能不能赶上你们。”

    兰祯浅笑,他们扶灵南下,一路徐行,贾琏能这么快赶上来肯定是日夜行走没有停歇。见他风流贵公子的俊美模样变得十分憔悴,柔声道:“表哥定是日夜赶路罢,眼都眍了,先去歇息,我们要明日才走呢。”

    贾琏也不客气,“我先去拜见一下端亲王。”

    “也好。”兰祯招了林栓带他过去。

    兄妹两个再次相见,都觉得对方成长了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