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家宴

    既然和亲的对象不是阿吉贝勒,婉婷也就放了他和他身上的那块肉一马。

    眨眼间又快过年了,老康的一大家子从畅春园浩浩荡荡地搬回了紫禁城。婉婷也又住回了久违了的永和嗊。话说她明明是九雹哥的女儿,宜妃的孙女儿,她为神马一定要住在老四的娘这儿?

    过年就一定要吃家宴,所谓家宴就是所有家人都要出席,包括正在咸安嗊里圈禁着的废太子胤礽。婉婷瞧着胤礽比一年前要憔悴了些,永远高傲的脸上似是多了一份沧桑。

    今年的家宴婉婷吃的很忐忑不安,她虽然是康熙亲自抚养长大的,但是身份真的只是个皇孙女而已,她凭什么可以和康熙同坐一桌,还是坐在康熙身边啊?这份“荣耀”甚至连皇长孙弘皙也不曾有过。婉婷自认没那个本事猜得透康老大的心思,不过既然皇上这么安排了,她只有认命的份。

    废太子独坐一桌,而老康坐的地方其实离废太子的那桌很近,坐在德妃和康熙中间的婉婷算是注意到了,老康表面上在和同桌的嫔妃们说话,眼神却一直都流离在对面的儿子身上。

    死要面子活受罪!婉婷很没良心地想着,明明就是在意这个儿子在意的要死,却装着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真是神经病!

    “婉婷!” 都说不能在心里偷偷骂人,看,报应来了吧?

    “皇玛法?”

    “你去给你二伯敬杯酒。” 康熙小声说-

    _-人家还不会喝酒 “是。” 你们喝酒,我茶

    婉婷站了起来,端着一杯茶走到了胤礽的桌前。

    “婉婷给二伯请安。” 婉婷规规矩矩地行礼。

    “婉婷?” 胤礽略显诧异地看着婉婷,又抬头看了看康熙,却见康熙正埋头吃饭,完全没有看这边。

    “二伯,婉婷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胤礽怎会没看到婉婷刚才就坐在康熙身旁?他端起了酒杯,冲康熙的方向敬了敬,饮尽。婉婷喝了杯里的茶,眼尖地发现胤礽的眼底闪着一片晶莹。

    “婉婷不打扰二伯了。婉婷告退。” 她微微福了福,回到了康熙身边。老康不让她说的话,她是一句也不敢多说的。

    “婉婷,去把这盘凤尾鱼翅给你八伯端去,他爱吃。” 老康又下令了-

    _-皇玛法,您老人家身边站着滇潾监嗊女都是摆着好看的是不?凭啥都要我一个人跑腿啊?不过她也只是敢在心里这么想的,道了声“是”后便又站起了身。

    “是你孝敬你八伯的。” 老康末了又加了一句。

    “是。” 这个是就答的有点咬牙切齿了。她可不可以在菜里吐两口吐沫后再孝敬他?

    不甘不愿地走到了胤禩,胤禟,胤誐,胤祯那桌,婉婷弯腰福了福,说道:“给阿玛和各位叔叔请安。”

    胤禩略显尴尬地坐在那里,胤禟冲婉婷狠狠地皱了皱眉,暗示她不要太过分。

    婉婷将那盘凤尾鱼翅放到了胤禩面前,说道:“得闻彼阿哥爱吃这道菜,所以婉婷给您端来了。”

    “谢谢婉婷了。” 胤禩笑着说。说完他倒了一杯酒,冲康熙的方向敬了一敬。

    “婉婷告退了。” 婉婷冰着脸,转身走了。

    刚一回到康熙面前,老康又推过一盘菜,说道:“把这盘佛手金卷给你四伯送去。”

    “是。” 她开始怀疑康熙把她安排在身边就是为了她跑腿方便了。

    “婉婷给四伯,十二叔,十三叔,十五叔,十六叔请安。” 婉婷把一盘佛手金卷放在胤禛面前,说道:“四伯,今日过年,侄女借花献佛,用这个孝敬您了。”

    “婉婷有心了。” 胤禛端起酒杯也是冲着康熙的方向敬了敬。

    “怎么没有十三叔的孝敬,恩?” 胤祥笑着问道。

    “十三叔想要什么孝敬?侄女给您端来。” 婉婷也笑着答道,只是那笑容明显就是说:你敢说我就咬死你!

    还是十二阿哥阻止了胤祥,“十三弟,别折腾婉婷了。”

    等婉婷回到老康面前的时候,不出所料地又一盘草菇西兰花被推到了面前,“婉婷啊,把这个给你三伯送去。” -

    _- “是。”

    “等会儿回来,再把这盘干连福海参给你十四叔送去。”

    “皇玛法,婉婷可以两盘一起端走吗?”

    “不可以。”

    “是。” 婉婷把吃饭时可能出现的突发事项在老康身上挨个实现了一遍,见过折腾人的,没见过这么折腾人的!!

    婉婷送完这两趟,又依次给老五,老七,老九,老十,十二,十三,十五,十六,十七,各送了一道菜。所以在别人都快吃完了的时候,婉婷还十分敬业地在桌子中间穿梭。

    “婉婷啊”

    “皇玛法,桌子上快没有什么菜了。” 婉婷垮着一张小脸对康熙说。

    “这盘祥龙双飞是赏给你的。” 老康笑着毖盘子推到了婉婷面前。

    “谢皇玛法赏赐。” 你老人家可算是想到我了啊!

    “今天晚上朕可就赏了这么一盘菜。婉婷你可要好好珍惜。” 老康笑得那叫一个慈眉善目。

    “是。婉婷谢皇玛法赏赐。” 谢你个大头鬼!知道的说阿哥们的菜是你赏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婉婷格格抽风了呢,敢把皇上吃过的菜一盘盘地端走。

    婉婷瞟了一眼老康身后记载皇帝言行滇潾监,见他正飞快地在小册子上写着什么。婉婷狂汗,原来历史就是这么被篡改的。

    “这婉婷丫头真是越长越讨喜了。” 德妃一脸慈爱地说道。

    “呵呵,可不是嘛。” 老康在一旁附和。

    宜妃挿过话说:“要我说呀,婉婷这小模样长的,在皇孙女当中那是拔尖的。只可惜我这个亲祖母啊,平时都看不着她几眼。”

    婉婷皱了皱眉,这宜妃的话里带刺啊。她平时就没少因为婉婷住在永和嗊而非延禧嗊而抱怨,这大过年的,怎么又提出来了?

    “祖母,您要是想婉婷了,婉婷以后每日都去给您请安。”婉婷笑着对宜妃说。

    老康也说:“你们离得又不远,你要是想婉婷了,就常去永和嗊走动走动不就行了。”

    “是啊,宜妹妹。” 德妃也跟着起哄。

    “是,是。” 宜妃笑道:“婉婷这丫头,她阿玛疼,皇上疼,德妃姐姐和臣妾也疼,将来她这个夫婿可不好选哪。”

    老康哈哈一笑,说道:“朕前些日子都说了,婉婷这丫头不外嫁,谁要是想娶她,不过了朕这关是不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