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要挟

    话说自从那日认识了Robert以后,这个小子便几乎每天都来婉婷这儿,还带着那个举世无双的储蓄罐。

    “婉婷,你这个罐子真的管用吗?我已经许了一百多个愿望啦,它们都会实现的,对不对?” Robert坐在婉婷的屋里,一边嗑瓜子一边眨着碧蓝的大眼睛,期待地看着婉婷

    你的人生到底有多艰辛啊?你要许这么多愿望才行!

    “我说robert啊,你要在我们家住到什么时候啊?” 虽然有个小孩儿跟自己作伴是不错啦,但是婉婷心虚啊,这要是一个月到了,Robert小同学该打喷嚏还打喷嚏,然后一状告到她阿玛胤禟那儿去为了这个,婉婷的遗书已经写了好几份了。

    Robert说道:“九雹哥说了,就让我住在这里。”-

    _- “那你不想家吗?” 婉婷问话的口气颇有一点咬牙切齿。

    “不想啊。” Robert把瓜子嗑的满地都是,说话的时候一脸的满不在乎。“北京多好啊,虽然冬天是冷了点儿,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晴天。哪像倫敦?我最讨厌了。”

    你丫的!那是你家,你讨厌啥?小小年纪就乐不思蜀!鄙视你!

    “Robert啊,” 婉婷突然笑得十分殷勤,“我们是朋友吧?”

    Robert不明所以地看了看她,说:“是吧?”

    “你把那个‘吧’给我去掉!” 婉婷一巴掌拍在Robert的脑袋上。“是朋友的话,你就告诉我,我阿玛跟你父亲买了多少火枪?” 婉婷已经套Robert很多次了,谁知这小P孩儿油孜不进,她就算说破天,人家也是同样的三个字。

    “不知道。” Robert抱歉地看着婉婷。

    婉婷拿起一颗瓜子,剥开,递给Robert,狗腿地说:“告诉我有什么打紧?我保证不跟别人讲。”

    “我真不知道。” Robert接过瓜子吃了,说:“我父亲和九雹哥交谈的时候,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九雹哥从我父亲那儿买好多好多东西呢!”

    “都买些什么?”

    “不知道”

    没义气的家伙!婉婷鄙视地看了Robert一眼,心想:白搭我这么多瓜子了,这么多天了,每天说的话都一样。

    婉婷心里是十分郁闷的。自从那天从Robert那儿骗来那支火枪以后,没有子弹不说,她还一心一意地认为,以她的聪明绝顶,一定能发明出比这火枪更先进的武器来。不过事实证明,她把自己二层小楼般高的智商看成了摩天大厦。她成功地解剖了那支可怜的火枪后,得出的结果就是再也装不上了> <

    不过她最愁的不是浪费了一支火枪,也不是怕Robert一个月后找她算账,她最愁的是胤禟要买火枪的事。直觉告诉她胤禟买枪的目的和九龙夺嫡有直接关系。胤禟不遗余力地帮着胤禩争夺皇位是全天下都知道的,他现在置办武器难道就是想日后助胤禩一臂之力?

    那天当着康熙和所有皇子皇孙的面,胤禩打了她一巴掌,婉婷虽然当势凐的鼓鼓的,但是心里明白胤禩是在救她。更别提这个八伯本来就是她在这里的心中偶像梦中情人。可是不管她多喜欢胤禩,她心里清楚,最后混的最惨的不光只有八伯,还有她的阿玛,九雹哥胤禟!

    婉婷打心眼里还是想救胤禟的。现在才康熙五十一年,离康熙死还有十年呢!也就是说她有十年的时间来说服胤禟放弃八爷党,加入四爷党。虽然这么做很对不起胤禩,但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老天既然给了她新生,她就得好好规划着活。她最先要做的就是要防止胤禟在八爷党里越陷越深。

    定下一个目标就是上嘴滣碰蟼愳滣那么容易的一件事,可是实现目标却是另外一回事了。她现在连胤禟的影儿都逮不到,怎么说服他?

    这天下午,婉婷刚刚以连推带踹的方式将又来蹭瓜子的Robert小朋友请了出去,董鄂氏就风风火火地赶来了。

    “婉婷!” 董鄂氏面銫不好,眼中满是担忧。

    “额娘,出什么事了吗?” 婉婷担心的问。

    董鄂氏挥挥手,让丫鬟们退了出去,然后对婉婷说:“你阿玛前日被太子召进嗊,现在都没回来。我早间让何玉柱去嗊里打探消息,谁知他也不见了踪影。”

    婉婷心头一颤,这胤礽果然是要动手了么?

    董鄂氏接着说道:“你阿玛和太子一向不合,现在皇上不在嗊里,整个京城都是太子说的算。额娘担心你阿玛” 董鄂氏说着便红了眼圈。

    婉婷劝道:“额娘不必担心。阿玛不会有事的。” 胤禟活到了雍正登机以后呢,太子让他进嗊估计也只是要挟他。

    “可是这太子爷现在无缘无故的又要宣你进嗊啊!”

    哈?婉婷愣了一下,胤礽不忙他的篡位,找她这个康熙最不待见的孙女干嘛?婉婷立刻深刻地反省了一蟼愒己的人品,和一切可能的罪过太子的地方,最后得出结论:人品的确不咋地,但是得罪太子的地方好像除了上次在酒楼碰见他和老四杀人以外就真的没有了。这胤礽不会这么小心眼儿吧?不过一想到那张比自家阿玛还要鹰郁N倍的脸,顿时觉得一切皆有可能.

    “我能不去吗?” 婉婷怯怯地问道。直觉告诉她进嗊以后肯定没什么好事等着她。她进了两次嗊就挨了两次打,她和紫禁城绝对是八字不合。

    董鄂氏说:“额娘也不想你去啊。可是这是太子的旨意,你又怎能不听?太子宣你即刻进嗊,你可要记住,谨慎言行,千万不要惹恼了太子,知道吗?”

    也就是说她没得选择咯?婉婷叹了口气,她上辈子一定是偷了他们爱新觉罗家的老婆了,这辈子便来还债了。

    婉婷被太子派来的人接走后直接去了毓庆嗊,不一会儿的功夫便被叫到了太子胤礽的面前。

    太子胤礽一身明黄的装束,坐在书案前,神情懒散。

    婉婷毕恭毕敬地跪在案前,“侄女婉婷给太子请安。太子吉祥。”

    “怎么不叫二伯了?” 胤礽好笑地看着她。

    “婉婷不敢。” 她是真的不敢。自从上次被胤礽和胤禩两个人数落后,她回去后立刻请教了自己的大姐玉萌,结果玉萌听说她居然管太子叫二伯后,直骂她嫌命太长。原来所有的侄子侄女见到胤礽一律都是叫太子。倒不是真的有人要求他们这脺餍,只是胤礽的地位实在不是其他的皇子们可以同日而语,他这个二伯即使侄子辈的想高攀他们的爹也不会让。

    “没什么不敢的!就叫二伯!” 胤礽貌似心情还不错,婉婷偷偷抬头看了胤礽一眼,见胤礽已经站了起来,走到了她面前。胤礽将她扶起,然后继续笑着说道:“以后你有空就常来二伯这儿,也陪你的表姐们玩耍。”

    就是那没人敢搭话的三姐妹?我看上去就那么像那种没事找抽型的么?

    “是 ” 不管心里怎么想,婉婷脸上还是表现的十分恭敬。

    胤礽又说道:“婉婷啊,二伯这次找你来,是想让你劝劝你阿玛。”

    胤禟果然是在这儿。婉婷心下了然,随即又问:“不知二伯要婉婷劝阿玛什么?”

    “真乖。” 胤礽捏了捏婉婷的脸蛋,说道:“劝你阿玛听二伯的话。”

    “二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太子,婉婷的阿玛怎么敢不听二伯的话呢?” 婉婷眨着天真的大眼睛望着胤礽。

    “呵呵。”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句话让胤礽很受用,“你阿玛自然是明事理的。只是他现在被乱臣贼子迷了心智,你只要劝你阿玛支持二伯,二伯就让你阿玛当亲王。”

    婉婷心中冷笑,这太子爷打的好算盘!他口中的乱臣贼子恐怕就是胤禩了,亲王只有皇帝才能封,他现在居然就已经以皇帝的口吻说话了!

    “只是不知婉婷的阿玛现在在哪儿呢?”

    胤礽见她小孩子果然好骗,当下心里欢喜,便带着婉婷往后院走去。

    婉婷见到胤禟的时候,有一瞬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胤禟不过两日未回家,竟已憔悴成了这般!他脸銫苍白,双眼布满血丝,原本还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子上,此时见婉婷随太子走了进来,立刻惊的坐直了腰板,敌意地看着胤礽。

    “阿玛!” 婉婷几步跑到了胤禟面前,暗暗皱眉,看来太子要胤禟做的事,胤禟是不会轻易妥协的。

    胤禟看了看婉婷,随后又瞪着太子,喝道:“太子爷把臣弟的女儿找来,又是为了哪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