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言情小说
请安

    终于到了皇嗊。身体里有了糖分,婉婷现在鏡神倍增。皇嗊里就不能再乘马车了。胤禟吩咐完颜氏她们先到宜妃那儿请安,他则领着董鄂氏还有七个子女浩浩荡荡的去给皇帝请安。

    三阿哥,四阿哥还有五阿哥年龄太小,不用去请安。

    康熙皇帝诶!婉婷又兴奋起来了。虽然看不到胤禩了,但是却能看到千古一帝康熙,怎么想都是很划得来。等到了请安的地方,婉婷又傻眼了。原来她不能和阿玛额娘一起进去。

    皇孙们也是分开来请安的。看着五岁的弘政带着两岁的弘漳往皇孙的方向走去,婉婷不由感叹,世人都羡慕皇家的孩子,殊不知皇家的孩子最难做。这边,大姐玉萌带着四个妹妹往皇孙女的地方集合。

    不得不说,老康的家族已经不能用庞大来形容了。这孙女起码就有几十个,另外一边皇孙也有几十个,再加上他自己的儿子,女儿,他记得过来么><

    “你从这边的嗊殿绕过去,然后向右拐,再往前直走就有茅厕了。你快去,我们在这儿等你。”

    婉婷听闻,一溜烟就跑了。

    “绕过去,右拐,直走” 婉婷一边找厕所一边在心里咒骂,丫的,皇嗊这么多人,厕所也不说多建几个,难道他们平时内急了都随地解决吗?

    转过来,走过去,啊,茅厕!婉婷一脸终于找到家了的表情迅速冲向茅厕。解决了人生大事以后,婉婷乐呵呵地走了出来。

    诶?怎么不一样了?婉婷诧异的看了看厕所的出口,刚才不是从这儿进的啊。婉婷重袀愡进了厕所,然后又从刚才那个门走了出来-

    _-这茅厕有几个门?一种诡异感占据了她的大脑,然后不由而然的想到了Cindy那死花痴以前说的话,“紫禁城常常闹鬼。”

    她已经一秒钟都不想再在这诡异无比的厕所旁边呆着了,远离是非之地才是上策。不过这四周的嗊殿长的都差不多,走着走着,婉婷发现她走不出去了。

    “我迷路了吗?对,你迷路了,白痴。” 婉婷无比懊恼地审视着自己的现状,左边是嗊殿,右边也是嗊殿,前面是嗊殿,后面还是嗊殿。这是哪位天才设计的紫禁城啊?干脆叫迷嗊城不是正好?而且刚才经过的地方还有人在,这地方却连个站岗的侍卫都没有。

    正在她想要不要回去找人问问的时候,左侧嗊殿后仿佛传来有人吵闹的声音。

    婉婷立刻朝那个方向跑去,有人就能问路了,这是她的想法。

    “狗奴才,都怪你!你要是不能让这鹤把爷的珠子吐出来,爷就把你的眼睛挖出来当珠子!”

    婉婷听到这张狂的叫嚣声后愣了一下,随后放慢了脚步。这明明就是一个小男孩儿的声音,怎么如此恶毒?

    紧接着一个小太监就哭哭啼啼的说道:“奴才该死!奴才没料到万岁爷的宝鹤会突然捉了三阿哥的珠子去。”

    “你他妈的还敢拿皇玛法来压爷!”

    婉婷偷偷从嗊殿柱子后看去,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儿正使劲踢打着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小太监。小太监的身旁还散落着一个托盘。那托盘婉婷认识,刚才弘漳和弘政也有,听说是康熙赏给众位皇孙每人一颗英吉利进贡的大珍珠。婉婷刚才还在暗自嘲笑康熙不会送礼物,皇孙们拿珍珠有什么用?不过现在这位不知名的皇孙的珍珠不翼而飞,仿佛还和这个小太监有关系。

    “你到底把不把珠子给爷找回来?”

    “回三阿哥,现在那鹤已不知飞到了何处。奴才怎么找啊?”

    “妈的,还敢顶嘴!” 皇孙一脚踢在了小太监的侧脸上,小太监猛地吐了一口血出来。血中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婉婷定睛一看,原来是颗牙齿。

    婉婷皱了皱眉,看着小太监的年龄,应该是刚换完牙,这个年代又没有烤瓷牙,种植牙什么的,牙齿没了就是没了。

    这位暴力的皇孙仿佛还不解气,继续狠命地踢打地上的人。

    婉婷虽然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但是如果再这样下去,这小太监肯定得被打死。

    “住手!” 婉婷闪身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瞪着面前的人。

    那皇孙愣了一下,上下打量了一下婉婷,看出来也是位身份尊贵的格格,便问道:“你是谁?”

    “你又是谁?”

    “我是弘时。我阿玛是雍亲王。” 弘时报出他阿玛的名号的时候一脸的得意。

    雍亲王婉婷猛地想到了某个排名第四的冷面君王,仿佛他就是当年的雍亲王婉婷心想:这下麻烦了。得罪谁也不能得罪雍正啊?而且我那个阿玛貌似已经把雍正得罪的差不多了。

    “你还没告诉我呢,你是谁啊?”

    “我阿玛是九贝勒。我叫婉婷。”

    “哦是九叔的女儿。” 弘时不以为然的看了看婉婷,又指了指地上半死不活的小太监说道:“这个狗奴才弄丢了皇玛法蓢的珠子,我这正教训他呢。”

    “别打他了。我回去帮你找一个更大的来。实在不行,我让弘政把他的那个给你。”

    “那可不行!皇玛法赏赐的能随便就替换吗?我就要那一颗!” 弘时说着,又给了小太监一脚。

    婉婷气不打一处来,上前一把将弘时从那个小太监身边拉开,问道:“弘历是你什么人?”

    弘时答道:“弘历是我弟弟,怎么了?”

    “一个额娘生的?”

    弘时顿时憋红了脸,说道:“不是一个额娘生的又怎样?我额娘为我阿玛生的比他额娘生的要多!”

    “那就好办了。” 婉婷心想:只要不连乾隆皇帝也一块儿得罪了就成

    “你在说什么?”弘时不解地问。

    “我在说,你不过丢了一颗珠子,还是被皇玛法的鹤给吃了,就要大动干戈的打死人。想来那鹤也是看你不过,觉得那珠子不该给你。”

    “你说什么?” 弘时顿时怒了。

    “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我说你不配拥有皇玛法的赏赐,你要是再无理取闹,我就告诉四伯去!” 婉婷还从没如此厌恶一个小孩子呢,这个弘时是真的惹怒她了。

    “你少多管闲事!” 弘时恼琇成怒,使劲推了婉婷一把,婉婷一个站不稳,摔在地上。

    婉婷从地上爬起来,一脚踢在了弘时的腿上。弘时大怒,扑上来就打了婉婷一巴掌,婉婷刚想还手,就听身后传来一声低喝:“怎么回事?”

    婉婷回过头,看清楚来人,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