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158.方贤与蒋钦的恩怨

    扬州,合肥。

    城门口,方贤领军镇守在此,看着眼前已经被洞开的城门,方贤已经心生死志。

    “诸君,想逃便逃吧!”方贤看着眼前冲来的荆州军甲士,淡然道,“我意与合肥共存亡!”

    “将军,何必相激!”几位军卒互视一眼,高喝道,“愿随将军死战!”

    “死战!!!”

    “死战!!!”

    方贤见状,也不知是喜是悲,只得点了点头,继续率领如今还残存着的自家儿郎抵死顽抗,尝试着想将源源不断袭入城内的荆州军甲士驱杀得尽。

    这时,突然有几位军卒冲下城楼,来到方贤身边,低声说了两句,方贤闻言,浑身一颤,苦笑道,“事已至此,只能用命了。好歹还可以保住自己家眷!”

    方贤已经明白了,就算自己拆了东墙补西墙,也已经无有用处了!

    “杀!!!”

    只见方贤接过亲兵递来的长枪,怒吼一声,身先士卒的就冲向城门口涌进来的荆州军甲士们。

    撞杀出一条血路直往城门口,也唯有亲自前去指挥统领城门,其后军心动荡的合肥将兵们,才会鼓起些血性。

    就这样,方贤以血肉之躯硬生生的将做势涌杀入城的荆州军给堵截住了!

    已然是杀得浑身血污的方贤率领一队亲随锐士死死的钉在城门口,又令亲兵为他牵来一匹惊嘶的战马,他不是为了逃跑。

    而是面无表情上鞍提枪,一面大声嘶吼着命令周围已呈溃散乱相的兵马收拢阵势,一面亲自催马往如决堤洪水也似涌杀入城的大批荆州军铁骑狂奔而去。

    然而直待方贤又冲杀了一阵,身上也不免又添上几处伤口,影影绰绰的,他觑见前方也正有员敌军大将率部杀至。

    待瞧清了来的那人貌相时,方贤本来便已是满是血污,无有表情的面孔之上,那对招子当中也登时闪动了一下,心思电转之下,大声嘶吼道,“蒋钦!与某一战!!”

    “蒋钦,与某一战!!”

    “蒋钦,与某一战!!!”

    大喊三声,也不管蒋钦是何意思。

    方贤一马当先的撞阵厮杀,长枪过处、当者披靡。虽然也有众多荆州军甲士回过神来,也立刻蜂涌着往城门口处涌去,也纷纷抄起手中军械直往大发神威的方贤齐齐杀了过去,然而方贤抡臂将长枪挥动的水泼不进,几杆长矛当即被他挑得断裂荡飞,烈马前驱,仰蹄乱踏之时,手中红樱长枪依旧乱扫猛刺,直朝着蒋钦的方向撞去。

    荆州军步卒,在他面前有如波分浪裂一般,根本拦将不住!

    须臾间,又是一名荆州军骑将被方贤手起枪落,刺穿胸膛,跌撞的直从狂嘶乱踏的战马上跌将下去。

    方贤身后的合肥守军们本想跟随而上,却被方贤喝住,只让他们守在城门口,勿要多事!

    直待蒋钦怒目而视,觑将过去时,直接瞧清了方贤的貌相。

    先略是一怔,随即便朗声笑骂道,“原来是你,豫州方家可是霸道的狠呐!我倒又是哪个讨死的杀才冥顽不灵,又嫌命忒长,如今恁般形势兀自要做挣扎!”

    “当年你方贤逼得我不得不远走江东,苟且偷生,不想如今倒会在此撞见,如今我荆州天兵到来,你本便胜不得我,不如下马投降,或许我还可以于你求求情!”蒋钦扬起手中斩马刀,嗤笑道。

    “蒋钦!当初你小子轻敌疏忽,贪功冒进,要不是小妹死命保你,你有能耐远走江东?还苟且偷生??”方贤呵呵笑道,“不是在长江上做起了无本买卖么??”

    蒋钦脸色一变,也不知回声。催马如一道旋风般直朝着方贤拨喇喇的暴冲而来。

    而方贤见状,那对剑眉倒竖,脸上豪气勃发,当即也挑枪大喝道,“蒋钦!就让我看看,你做了这些年水贼长了多少本事?”

    红樱长枪与斩马刀几乎在同一时刻撕裂开空气,发出激烈的破风声袭攻而去,两般军械重重的撞击在一处。

    伴随着激烈的金属交鸣声,迸射得火星不停飞溅。而本来直恨不得一枪将蒋钦刺于马下的方贤再度双臂发力,往前直捅一枪却顿时刺了个空,他心中咯噔一下,眼见蒋钦手中的斩马刀却划出道诡异的弧线旋斩而至。

    饶是方贤拼命侧身闪避,他的肩甲仍旧不免被一道劈成两截。森寒的刀锋入肉寸许,鲜血立刻狂涌而出,方贤吃痛,也被激得狂性大发,立刻发出如负伤野兽一般的嘶吼声!

    甫一交锋,方贤便已察觉到蒋钦如今这一身业艺甚至比起当初更是大有精进,斗将搏杀一番,自己非但落了下风,并且比起当年好歹全因心态失衡才败下阵来,眼下却是被蒋钦迅猛突进的攻势给生生压制住!

    就算凭自己的武勇堪堪能够抵挡缠斗下去,但方贤虽已意识到,但却无论如何又不愿承认如今再与蒋钦厮杀争胜,彼此间的实力差距也已拉开了一截!

    周围那些残存的袁军合肥守卒,虽然竭力阻拦拼杀,然而合肥县城一面城门轰然倒塌,城外早已蓄势待发的荆州军便如惊涛骇浪一般席卷涌杀进来,也实在出乎意料之外,仓促的结阵抵挡,也很难再遏制住敌军汹涌猛烈的攻势。

    只一会的功夫,残破的城门口处便已是伏尸累累,仓促间列成稀疏阵型的守合肥军虽然拼力死战,但也根本不足以抵挡住挟裹着疾风劲雷声大势,突袭而来的荆州军将士。

    当先便有数百虎翼铁骑狠狠凿入袁军混乱的阵列当中,挡在前头的兵卒顿时被高头大马撞飞,旋即长矛长刀劈头盖脸猛搠乱砍下去,又有大批闪避不及的合肥守卒倒地毙命。

    战事打到眼下恁般境地,就算再拿人命血肉去填,几乎也已再难以阻止诸部荆州军猛将强兵占据城关,进而席卷扫荡合肥城内。

    众多被捅翻砍倒的袁军将兵们惨叫声在回荡不休,冰冷的地面上除了那些死透了的尸首,还有众多伤重垂死的袁军士兵挣扎哀嚎着,却也只能任由着荆州军勇士的双脚与疾驰的战马铁蹄从他们的身子上纷沓而过!

    很快的,也有大批的荆州军将士们将兀自激斗不休的方贤、蒋钦二将团团围住。

    眼见周围拼死死战的麾下亲随勇健几乎尽被敌军吞没,那些挥刀刺枪的荆州军锐骑也往这边杀将过来,还有十几把骑弓上锋利的狼牙箭簇早被搭在拉满的弓弦上。

    而将自己觑个分明时,方贤绝望的意识到终究难免要被荆州军将士乱刃所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蒋钦一面挥刀猛攻,一面意气风发的大声吼道,“谁都不许来助阵!诸位弟兄,且容得我蒋钦恣意一回,只顾率军马扫荡尽城内袁军余孽便是!虽说两军杀伐不比绿林江湖的规矩。“

    “可既然这方贤执迷要来寻我讨回场子,若是仗着人多取其性命,这厮便下了黄泉也不服气,我与他也终究要有个了断!”

    周遭围杀上来的诸部荆州军将士听得蒋钦高声喊罢,也都了解到了这自家蒋钦将军那股说干就干的热血豪气。

    且眼见袁军将领方贤苦苦抵挡,已然是落了下风,众多将官军卒遂也不插手助阵,只除蒋钦所部亲军一营亲随军骑之外,其余各部军旅便继续往城内冲杀,继续四处搜索扫荡合肥县城中袁军的残余兵马

    而发扬蹈厉的蒋钦完全杀得起了兴致,一招快过一招,一刀狠过一刀!蒋钦抡舞得手中斩马刀似是惊雷狂电肆虐、狂风暴雨交衮!

    “铛!铛!铛!铛!铛!铛!铛”

    连环不绝于耳的激促金铁交鸣声中,时不时还有利刃狠狠切割血肉的闷响声混杂在内。

    方贤左肩、胸脯、腰肋数处被蒋钦挥刀掠过的寒芒切割的鲜血激溅,他终究是再难以抵挡住这昔日同袍迅猛霸道的攻势。

    也已是黔驴技穷,不由下意识癫狂的捅出一枪后,却露出老大破绽。而这个时候的蒋钦却似是沉着冷静、料敌先机,他先一步扬起双臂,而紧绰的斩马刀刀锋,也正对准了招式用老而收势不及的方贤脖颈处!

    红光一闪,成埃落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