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133.遇袭

    荆州,襄阳郡。

    自张峰回军南海后,伐交大军捷报频传。

    三月十一,文聘接受赵锦的投降,平定古兰城。

    三月十五日,小将朱然领五百虎翼铁骑,占据瞿县,瞿县令仓忙的逃出瞿县。

    三月二十日,文聘令冯南和曹秙各率一千人马征伐堀县和煦堂县。十日后,捷报传回,两县皆已投降。

    至此,交州郁林郡之战结束,郁林郡八县全然落在了荆州军之手。

    清晨,坐在大椅路章翻看着交州前线传来的捷报,不由道,“仲业真大将之才也!”

    边上伊籍轻笑道,“就是太谦虚了点。”

    路章闻言微微颔首道,“也不怪他,毕竟前段时间张津竖壁清野,死守城池的战略确实够恶心人的!”

    “夫人!”

    “夫人!”

    门口突然传来仆人们的恭敬声。路章见到来人,放下竹简,轻笑着起身道,“馨月,你怎么来了?”

    “夫君,你还记不记得昨天答应了老夫人什么啊?”周馨月见路章全无印象,既无奈又无语的提醒道。

    “答应了什么啊?”路章闻言一愣,一时有些迷糊。

    “哼!”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冷哼,原来是路老夫人亲自来了。只是面色不善,伊籍见状连忙找了个由头,快步走出了大堂。

    路章见到母亲,连忙上前扶住她,又侧耳听到了周馨月的低语,立马恍然,赶紧道,“记起来了,阿母,馨月,给我半盏茶的时间,我马上吩咐下去。”

    “不影响你的公务?”路老夫人撇了眼桌案上的竹简,问道。

    “不影响,不影响!”路章招过几个亲兵进来,低语了几句。

    半个时辰之后,一辆大马车,承载着路章,周馨月,路老夫人,袁柔,还有八人侍女,一共十二人,离开了征南将军府,缓缓的向襄阳城外驶去,林耐率领着两百亲卫军,伴随左右。

    路章骑着一匹棕红色的高头大马,走在马车的最前面,这是一匹上好的西凉战马,比不上当年董卓赐给他的那匹,那匹宝马已经老得不再适合骑乘了。

    这一行人的目的地是城外的一座浮屠寺院。据路章所知,佛教在西汉末年就开始传入中原,经过这些年的传播,天南地北的浮屠寺院不少,也不算是陌生的教派。

    周馨月和路老夫人皆然都是信佛之人,古代小儿成长困难,很容易夭折,两人就想去给小路明上香祈福,保佑小路明平平安安的长大。袁柔前年也被路章收入了房中,她虽然不是信佛的人,但在家无事,故此同来和周馨月做伴。

    阳春三月,荆襄之地,到处都是一片勃然的生机,户外景色优美,春风和煦,百花绽放,幽幽的花香传播四方。

    襄阳城外约莫三十多里的一处不算高的山坡之上,一座浮屠寺院坐落在此。

    这座浮屠寺院不大,很新,建立不过十年左右,不过香火很盛,人来人往的,其中不少是盛装而行,明显是城中大户。

    南方信佛的本不多,但是最近这些年,丹阳有一人,名笮融,乃是佛门忠徒,不仅仅自己信佛,还到处传播佛道,大兴庙宇,所以江东信佛的人就多了起来。

    “阿母,馨月,小柔,浮屠寺到了,你们下来吧!”寺院门口,路章跃身下马,对着马车之上,朗声的道。

    “少秋,你前几年老是在外打打杀杀的,杀孽太多,也随阿母进去拜拜佛吧,消解些煞气吧!”路老夫人几人走下马车,看着这个寺院,眼眸闪闪,有一丝的虔诚。

    “我?”

    路章摇摇头道,“还是算了吧,我不信佛。阿母,命运都掌控在自己手中刀剑之中,不求天不求地,更不要说求佛了。”

    “少秋,你和你父亲太不一样了!我们两个都是老老实实的农民,都不知道怎么会生出你这种人物。”路老夫人看着路章说不出的感慨。

    又看了看眼前的浮屠寺,苦口婆心道,“你不相信,阿母相信,虽然说战场之上你死我活是必然的,但是毕竟是杀人,杀孽缠身,非好事。”

    “夫君,来都来了,拜一拜就算是随了我和阿母的心愿好吗?”周馨月也拉着路章劝说道,“前几年,你整天在外厮杀,我和阿母阿父就天天在家里担心。”

    “好!”路章闻言眼眶一酸,点了点头道。随即对着身后的林耐低语道,“寺院不大,你们就守在外面吧!”

    “诺!”林耐有些邹眉的看了看眼前的浮屠寺,随后还是恭敬的回应道。

    这个浮屠寺院还真的不大,供奉的佛像也不多,不过路老夫人,周馨月倒是很恭敬,很虔诚,一座一座佛像跪拜,为了让阿母安心,路章也装模作样,拜了一拜。

    等到几人把所有佛像拜完,这已经是大下午了,这时候浮屠寺里面的人流依旧还有不少,路老夫人添了点香油钱,想要祈福点长命香,于是一个高大的光头和尚接见的路老夫人。

    这个中年和尚很高大,虽然穿着一身袈裟,但是路章总是感觉有一丝不对劲。

    “老夫人好,我是这里的寺卿,玄慈!”中年和尚看着路老夫人,合手道。

    “玄慈大师,我想为我家儿子和小孙子祈福,点燃长命香,可以吗?”路老夫人看着中年和尚,恭敬的询问道。

    “当然可以,老夫人,请随我来!”中年和尚点点头,双眸之中却闪过一抹隐晦的寒芒。

    “等等!”

    路章突然心中一阵悸动,突然站了出来,轻声的问道,“我是征南将军路章。请问大师,你是什么时候在此浮屠寺,领寺卿的?”

    汉朝,佛寺的方丈必须得到官府的度牒,方能胜任寺卿。

    “回公子话,已有五载!”中年和尚凝视着路章,瞳孔微微有些收缩,但是面色很镇定,轻声的回答道。

    “哧!”

    路章听完,二话不说,直接拔出腰间佩剑,长剑寒芒闪烁,速度极快,一个简单的直砍而下,直娶中年和尚的项上人头。

    中年和尚没想到路章居然直接出剑,大吃一惊,有些抽手不及,但是反应很快,长长的袖子之中,一柄隐藏已久的匕首露出,挡住的路章的剑。

    “挡!”的一声,火星四射,震动了整个浮屠寺院,一个个拜佛的香客看到这个情形,立刻的一哄而散。

    “来人!”路章见状瞳孔一缩,剑势直压而下,爆喝一声道。

    “快,保护主公!!”寺院之外的林耐和亲卫们都身经百战之辈,一听到叫声,不到十息的功夫,直接闯进来,把路章几人团团围住,保护在中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