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125.运粮

    交州,苍梧郡。

    仓岚城校军场上,孙策面无变情的带领着五百兵马,前来向王威报到。

    “末将孙策,见过王将军,不知此次押运粮草,王将军可有什么安排?”

    王威看着眼前的孙策,呵呵笑道,“伯符,文聘将军所选八个青年将官之中,无论是武艺还是军略,你都是最好的。但文将军出征在外,却点名要你在后压粮,你可有不服?”

    孙策抱拳道,“末将不敢!”

    王威见状,便知他还是不服气,遂微微摇头道,“交州张津非是敢战之主。文聘将军和蒋干、马良两位先生一致认为,因为前番苍梧郡之败,张津极有可能会放弃正面对敌的打算,死守城池。”

    孙策闻言眼神微动,但还是没能抓住要点,立马问道,“那个王将军,可否明言?”

    王威一边指挥辅兵将粮草运送上车,一边拉过孙策,低声道,“张津要想打败我们,却不敢出城迎战,那就只能打消耗了。要打消耗,除了死守城池不让我们前进之外,自然要袭扰粮道。前线要是断粮,文聘将军就不得不退兵,那张津就算赢了。”

    孙策闻言,惊喜道,“那我此次运粮去前线,岂不是”

    王威拽了拽孙策的衣袖,打断了他的话语,又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四周,低语道,“这些征调来的辅兵,都是苍梧郡本地人,怕是有张津的细作在其中。”

    孙策听得,暗暗羞愧,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沉不住气。

    这一会的功夫,粮车上已经装满了粮草,王威大声吩咐道,“伯符,粮草已经装载完毕。事不宜迟,快些上路!”

    孙策立马抱拳道,“末将遵命!”

    当即一声令下,队伍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运粮马车有一百多辆,排成一条逶迤的长龙。

    押送的队伍有五百步卒,又有二三十个枪骑兵来回穿梭照应。

    孙策一马当先,走在烈烈风中。望苍天,四方云动。

    马拉着车走的很慢,一天行了才不到百里,到了苍梧郡的边境,再往前走便是郁林郡的粟县了。

    此时太阳已经落山,队伍只能在这野地里安营扎寨,军兵也开始埋锅做饭。

    此地距离与交州军对峙的祁隆县前线还有不到百里的样子,所以就算休息一晚,明天天黑之前粮草也能运到了。

    孙策布下主帐,但自己却坐在一个普通军帐里,有亲兵鬼鬼祟祟的溜进来,小声道,“将军,有人在跟着咱们,极有可能是敌方细作。看来有人想要对咱们军粮图谋不轨,要不要我等去除掉?”

    孙策闻言眼中精光闪动,还真被文将军和两位先生猜中了,张津确实想斩断我军粮道,逼迫我们不得不退兵。如此说来,此战在前线反而比不得后方运粮啊。

    “去吧,”孙策本欲亲自动手,但想了想,还是算了。又吩咐亲兵道,“再等等!天色黑了再动手,务必一网打尽,不要留下漏网之鱼。”

    “得令,”亲兵信心满满的道,“还请将军放心,一个也跑不了。”

    为防万一,孙策让运粮的马车聚集到一起,军兵们围成个大圈,将马车围在中间。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空中新月如勾,夜凉如水。

    距离孙策的运粮军营地二里左右有一片小树林,旁边有多条壕沟。

    此时沟里围坐了十个黑影。

    他们都是清一色的健壮青年,身着黑色衣服,其中有五个人腰中挂着数个瓷罐,瓷罐里面盛满了火油。

    另有五个人背着弓箭,腰间箭囊的羽箭头上都绑着油浸的麻布,只要点燃麻布,射出去就是火箭。

    十几个人低声窃窃私语,摩拳擦掌,显得颇为兴奋。

    这时候突然有人道,“我想去解手,谁跟我一块儿去?”

    “我也要去,一起吧。”

    两个人同时站了起来,向旁边走去。

    他们这些人都很警惕,按照规矩,无论谁离开,都需要两个人互相监督。

    要不然万一某个人跑出去告密,所有人就全军覆没了。

    见两人同时去解手,其他人也没有什么怀疑。

    可是过了足足一刻钟,也没见两人回来。

    “怎么这么久?”

    这帮人的头目,皱着眉头呲着大黄牙,指着旁边两人道,“你们过去看看,这俩家伙是屁股紧了还是松了。”

    “呵呵!”

    两人发出一声嘲笑,起身向着刚才那两人走的方向寻了过去。

    可是又过了一刻钟,那寻人的竟然也是一去不返了。

    所有人都意识到不对劲,这么长时间,四个人一个都没回来,恐怕是出了意外。

    奇怪的是,黑灯瞎火的,出去解手能走多远,可他们却没有听见任何动静。

    大黄牙头目脸色冷峻,指着身旁两人道,“咱们三个过去看看,剩下你们三个留在这里不要动。要是有什么事,就发出暗号。”

    三人都感觉很紧张,从腰间拔出短刀握在手里,蹑手蹑脚的寻了过去。

    向前走了三五十步,大黄牙突然间感觉脚底下踩了软绵绵的东西,差点让他摔倒。

    借着昏暗的月光仔细一看,顿时吓得魂飞天外。

    只见地下倒着四具尸体,正是他们那四个兄弟。

    只不过有的脑袋以极度夸张的角度转到了后面,有的喉咙被击碎,满口的血沫子。

    “谁谁干的?”

    大黄牙感到头皮发麻,看了看四周,沉声道。

    此地距离他们躲藏的壕沟这么近,可是四个兄弟被杀,他们竟然没有听见,这杀人者是什么手段?

    周围除了呜呜的山风,没人回答他。

    大黄牙凛然道,“咱们暴露了,快撤!”

    三人连忙赶回到壕沟,可是惊奇的发现,等在壕沟里的三人,不知什么时候脖子也已经被扭断了,脑袋以奇怪的姿势耷拉着。

    大黄牙吓得魂飞天外,对方竟然能杀人于无形之中,以至于同伴连暗号都发不出来。

    “分开跑!”

    他顾不得其他了,大吼一声,转身就跑。

    可是转身的工夫,却见昏暗的月光下有个身高九尺的汉子,两只胳膊夹住了他仅剩下的两个手下。

    那两个兄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汉子松开双臂,那两个兄弟的尸体像破布袋一样摔在地上,早已气绝身亡。

    大黄牙吓得转身就跑,可是跑了十来步,却发现又来了个高大的汉子堵在了他的前面。

    大黄牙意识到,自己是逃不出对方的控制了,果断的跪在地下,连连磕头道,“英雄,饶命!我上有老下有小,求求你了?”

    “呵呵!”对面那汉子冷笑着上前,一把扭断了大黄牙的脖子。

    确定身边再无他们同伙了,亲兵们对视一眼,赶回到营地,向孙策报信。

    “既然敌方细作已经寻到了咱们的运粮队,应当不会只派这么几个人前来,”孙策思索道,“说不定对方还有后手。”

    孙策吩咐道,“今夜辛苦一下,让几队士兵巡夜,等明天粮草送到,有的是时间休息。”

    “诺!”亲兵点头答应。

    这一夜孙策也没敢睡,在帐篷里始终精神紧绷着,感觉就像被一群狼给盯上了,不知什么时候狼群就会冲过来咬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