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123.徐氏

    荆州,襄阳城,孙府中。

    孙策匆匆忙忙跑回府中,吩咐下人取来肉食,自取甲胃兵刃。战甲名白虎吞月,兵刃为呼风七煞枪。

    正在吃食之际,母亲徐氏领着小女儿孙尚香走过,随即目光一凝,问道,“伯符,你这是?”

    孙策看到徐氏连忙行礼,回答道,“阿母,文聘将军领了军令出征交州,我刚刚遇上他了,他出言考察了我的军略,等等还想在城北校场考验我的武艺。若是可为,便会选我为将,一起兵伐交州。”

    “嗯?”徐氏闻言,放下正在怀中闹腾的孙尚香,邹眉道,“交州山高地险,更有蛇虫鼠蚁,你已在江东之中立了功劳,何必再跑去交州?”

    孙策闻言,连忙回答道,“阿母!江东之战,我只是在渡海奇袭中取了个先锋之功,就算叔父再爱护我,也不能肆意提拔。我想了想,还是得跟着文聘将军去征战交州。”

    徐氏有些担忧道,“江东初定,必有山越作乱,不如你请命去平定山越蛮人。”

    “阿母!”孙策闻言,苦笑道,“那些山越人一无兵甲,二无战略,只是仗着山高林险,不断流窜罢了!我就算打上个两三年,也不见得比找个说客去安抚拉拢。”

    徐氏见孙策意志坚定,非要去交州,便叹了口气道,“真是和你父亲一个样,认准得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孙策闻言嘿嘿一笑,将抱着自己大腿的孙尚香一把拎起。

    却听徐氏又言语道,“你韩当叔父镇守卜已县,调不开身。但黄盖和程普两位叔父已经回到襄阳续职了。你去试试能不能让他们随着一起去交州。”

    “啊?”孙策闻言一愣,立马道,“择将选兵之事皆是由主公和文聘将军负责的,我哪能随意谏言。”

    “什么谏言?”徐氏从孙策手中接过孙尚香,继续道,“只是让你在文聘将军那里提起一下,用不用自有他去操心。”

    “好,那我试试!”孙策点点头道。

    拨开孙尚香捏向自己鼻子的小手,徐氏又问道,“你自小天生神力,又从小随你父亲习练武艺,如今黄盖、韩当、程普三位将军都已经逊你一筹了。文聘之名我亦有耳闻,其人治军行事稳重妥当,但武艺却不属顶尖,怕是非你之敌。”

    孙策看着母亲徐氏说起这些,估摸道,“阿母,你是要我故意收力,惜败于文聘将军之手?”

    “怎么?你很想赢?”徐氏不答反问道。

    孙策犹豫道,“阿母,我看文聘将军非是那种人?”

    徐氏正声道,“若是私下切磋,自是无碍!但你可知城北校场是为何地,他文聘文仲业欲再校场之上点兵选将,若众目睽睽败于你一员小将之手,你让他如何服众?”

    “这”孙策闻言一愣,连忙说道,“多谢阿母提点,却是孩儿想差了!”

    徐氏叹声道,“伯符,对你的武艺我倒是不怎么担心,但是你和你父亲太像了,勇猛无畏,身先士卒。你需谨记刚而易折,遇事多问多看,多学。”

    “阿母,我知道了!”孙策闻言连忙点头,随即又塞了几块肉食进嘴里,大口就着汤水咽下,便拿起一旁的兵刃甲胃,往门卫跑去。

    徐氏高声喊道,“伯符,小心点!切记不要逞强!”

    看着孙策远去的背影,徐氏不由得把怀中的孙尚香搂得更紧了。四岁的孙尚香可不懂些什么,大叫道,“阿母,我饿!”

    “哦,好!”徐氏闻言看着孙尚香如星空般纯净的眼睛,一个愣神,随即点点头道。

    喂完孩子,刚想回屋歇息一二,才过正厅,却听到后院空地上传来的一阵打斗声,徐氏立马都想到了孙权和孙翎,想了想便朝后院空地走去。

    “二哥,你这武艺怎得都没什么长进啊?”孙翎和孙权交击了几手,纳闷的问道。

    孙权闻言脸色一黑,没好气的喊道,“你当谁都跟你一样,天天在家练武!今时不同往日,我们孙家既然迁移到了襄阳,那么总得跟襄阳大小世家豪族打好交道才是。”

    “不是有大哥和阿母在吗?”孙翎疑惑道。

    孙权叹声道,“阿母毕竟是女人,有些事情哪好亲自出面。大哥他走得路和父亲一样,可惜我们在襄阳并无根基,哪会这般容易?”

    “哦?那你觉得要如何行事?”徐氏也在壁柱后面听完了孙权的话语,不由得出声问道。

    “阿母!”“阿母!”孙权和孙翎两人闻言一惊,随即连忙躬身施礼道。

    “阿权,孙家以武传家。此时此刻,却是因故迁移来了襄阳,你走文臣一道或许也是好事!”徐氏轻叹了口气道。

    孙权放下兵刃,整了整衣冠,开口说道,“阿母,服孝之后,我多往城中酒肆茶馆走动,打听了不少襄阳往事。如今孙家没落,仅有大兄从军,我若上门拜访,怕是那些个顶尖世家并不会真心接待。故此我打算先从那些个小世家和乡绅子弟入手,尝试相交,或许可搭上关系。”

    徐氏闻言微微颔首道,“你父亲昔日留下了三员旧将,皆是你父亲的生死之交,如今除了韩当正在卜已县驻守之外,黄盖程普已经从江东返回。若是有暇,你需上门拜访,可持子侄之礼!”

    孙权点头道,“阿母,我知道了。”

    徐氏见状,又望向三子孙翎,看着他手中的长刀,轻笑道,“阿翎,你今年也有十二岁了吧,老呆在家里,闭门造车也不是个事!”

    孙翎连忙道,“阿母,我在襄阳无有熟识,又不像二哥那样能言善辩,实在不知该往何处?”

    徐氏淡笑道,“你路章叔父的嫡长子今年也有二岁了,我正欲拜访馨月妹子,打算让尚香与路明一道也好有个玩伴,你且与我一起拜访你家叔母,到时候也好向她讨个去处。”

    孙权突然插言道,“阿母,我常听闻路家叔父找了周瑜、刘贤、黄射、刘琦为佐吏,随侍在侧。不知,我能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