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122.挂帅伐交

    荆州,襄阳,征南将军府中。

    “主公,末将文聘奉命前来,还请主公吩咐!”上将文聘快步走入大厅,朝路章抱拳道。

    路章抬头看了看文聘,言语道,“天下皆知,我路章自洛阳而出,携有五员上将,高顺、徐鹏、文聘、王康、刘磐。”

    缓缓放下笔墨,路章继续说道,“如今王康先破上庸,再袭松江,履历奇功。徐鹏兵进江陵,数战南阳。刘磐奇袭南乡,新野大破纪灵。高顺更是平定江东。”

    说到这里,路章望向文聘道,“只有你,我常令你为镇守,守卫四方,战功不显。你可怨我?”

    文聘闻言,连忙抱拳回答道,“出征是责,镇守亦是。主公所令,末将无有不从,不敢生怨。”

    “哈哈哈哈!”路章大笑几声道,“不敢,那就是有一点点咯!”

    “末将不敢!”

    路章起身走下几步,拉住文聘右臂走向边侧,指着案上地图道,“仲业,如今荆州已安,江东已平,下一步便是南下交州,彻底将南方掌控。我欲以你为帅,出征交州,你可敢接此重任。”

    文聘闻言浑身一震,目光中焕发出惊人的风采,直接后退一步,单膝跪地抱拳,道,“末将愿立下军令状,不破交州,誓不回返!”

    “好!”路章闻言,一把扶起文聘,大赞道,“仲业将军壮志凌云,我相信你!不过交州山高地险,进兵不易,军令状就不必了。”

    随即吩咐道,“苍梧已在我手。此次出征,我只要你拿下南海,郁林,合蒲,交趾四郡即可。至于九真、日南、珠崖、儋耳四郡,人言稀少,穷山恶水,取之无益。”

    文聘闻言抱拳应道,“末将领命!”

    “嗯,”路章随即回身坐会案前,又问道,“大军在外,随军幕僚将校,绝不可少,你可先行回去,考虑三日。再来此处,告知与我!”

    “喏!”

    路章接着又拿起桌案上角的虎符,递向文聘,“你凭此虎符,可从虎翼、解烦、鱼龙三大军团中调军五万。”

    文聘连忙上前,双手恭敬的接过虎符,随即回到原位,“主公,鱼龙军团在交州施展不便,我打算在虎翼、解烦军团中调兵。还有山越蛮人或许很适合征伐交州。”

    “嗯!”路章闻言微微颔首道,“我知晓你行事稳重,且去吧!”

    “喏!”文聘连忙应了一声,随即缓缓后退几步,转身走出征南将军府。

    就算心性再稳重,终究还没到暮年,文聘走出征南将军府,满面红光,神采奕奕,忍不住想要放声大啸,不过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还是忍了下来。

    嗯,要稳住,我文聘,行事稳重。

    大步流星的正往家中走去,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喊叫声,“文将军!文将军!”

    “嗯?”文聘闻言一愣,转头一看,却是一个英姿勃发的少年郎,正快步跑向自己,还不时喊叫。

    待他走至身前,文聘好奇道,“公子,你是在叫我?”

    “文将军,我是孙策孙伯符。听闻将军要调集将兵出征交州,特来请命,”孙策连忙说道。

    “孙伯符?”文聘听得,看着眼前的少年郎低声呢喃了几遍,脑中慢慢浮现出了另一个身影,便出声询问道,“江东猛虎孙坚孙文台,是你何人?”

    孙策连忙回答道,“乃是家父!”

    文聘又问,“挂帅征伐交州之事,我也才刚刚接到命令,你从何得知?”

    “啊?额我嗯那个”孙策一时欲言又止,不知如何作答。

    文聘瞥了眼征南将军府的方向,早闻孙坚曾与主公八拜为交义结金兰,想必是有意培养孙策。故此也不欲再问,轻笑道,“伯符,先与我走上几步如何?”

    “啊?”孙策闻言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连忙开口道,“好,好!”

    两人走出十余步,文聘突然提问道,“你若领军三千,大败敌军。追敌之时,需要注意些什么?”

    孙策闻言一喜,知道这是文聘想考验自己的军事常识,于是连忙接口道,“上雨,水沫至,欲涉者,待其定也!敌近而静者,恃其险也;远而挑战者,欲人之进也;其所居易者,利也。”

    文聘呵呵一笑道,“孙子兵法背的不错。你可知其中之意?”

    孙策思忖道,“军行有险阻、潢井、葭苇、山林、蘙荟者,必谨覆索之,此伏奸之所处也。敌人逼近而能保持安静,是因为占据着险要地形;敌人远道而来向我们挑衅,是想引诱我军前进;敌人不抢占险要地形而在平地驻扎,定有它的好处和用意。”

    文聘闻言看了眼孙策,叹声道,“这种程度的注释,孙家果然不凡。”

    随即又问了句,“若予你一万军马,行军之时,要注意些什么?”

    孙策眉心一邹,思忖了一会儿,才回答道,“若无地图,行军之时,当要保持合理的速度,保证士兵的饮食适度以及士兵有充足的体力。且多派斥候考察地形,时刻保持警惕,随时为进入战斗而准备。”

    刚说完,孙策看了眼文聘,好像又想到了什么,连忙又补了句,“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文聘闻言一愣,淡笑道,“看来主公很看重你啊!”

    孙策脸色一红,低声道,“叔父就提了一句,没有多说,真的!!”

    文聘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继续问道,“你刚刚说的是没有地图的情况,那要是有地图呢?”

    孙策思索道,“凡兵主者必先审知地图轘辕之险。滥车之水名山通谷经川陵陆丘阜之所在,苴草林木蒲苇之所茂道里之远近,城郭之大小,名邑废邑困殖之地必尽知之。地形之出入相错者尽藏之然后可以行军袭邑,举错知先后,不失地利,此地图之常也。”

    “其意,你可知晓?”文聘闻言眼神一闪,问道。

    孙策连忙回答道,“凡军中主帅,必首先详知地图。盘旋的险路,覆车的大水,名山、大谷、大川、高原、丘陵所在的地方,枯草、林木、蒲苇茂密的地方,道里的远近,城郭的大小,名城、废邑、贫瘠之地及可耕之田等等,都必须完全了解。地形的出入交错,也必须心中完全有数。然后,就可以行军袭邑,举措先后得宜而不失地利,这都是地图的意义。”

    文聘听得,不断点头,随即又问道,“孙文台骁勇善战,却不知你武艺如何?得了汝父几分本事?”

    “策从小习武,时至今日,从未停歇!”孙策回答道。

    “嗯,”文聘抬头看了看太阳的位置,吩咐道,“快临近午时,你回家食些肉食,带上兵甲战马,来城北校场等我。”

    “谢将军!”孙策闻言一喜,连忙抱拳道。

    文聘呵呵笑道,“先不忙谢,若是你武艺不过关,就算主公塞你进我军中,我也不会用你!”

    “将军放心,策对自己的武艺绝对有信心!”孙策拍着胸脯道。

    “嗯,去吧!”文聘微笑着点点头,遂与孙策分开两边,各自回府。

    一二分钟后,缓步而行的文聘微微撇过头,朝身后看去,发现孙策已经跑远。顿时也连忙往家中跑去,心中暗道,那两段注释,当真是精妙得很!得快些回家抄录下来,足以传家呐!

    (独战东南地,人称小霸王。运筹如虎踞,决策似鹰扬。威镇三江靖,名闻四海香。临终遗大事,专意属周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