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109.流民

    荆州,襄阳城,征南将军府中。

    路章看着双眼发黑,面容憔悴的赵累,惊异道,“秀忠,我离开不过两旬,你这是怎么了?”

    赵累揉了揉眼睛,苦笑道,“主公,流民日渐增多,粮食方面倒还跟得上,但是大半流民都无有事做,常有无端闹事者,我这些日子里常在巡视,实在是安排不易呐!”

    “哦?”路章闻听此言,眼神一肃,低语道,“这倒是是个问题。”

    路章看着憔悴的赵累,立马起身扶住他坐下,又问道,“除了安排好的流民外,剩下的那些都安置在何处?一日施多少粮食?”

    赵累连忙回答道,“主公,还没安置的流民尚有六万,我怕他们被有心人煽动,故此将那些流民分做十队,分开施粥。襄阳城外两处,江陵城外两处,新野城外两处”

    “嗯!”路章闻言微微颔首道,“秀忠安排的很是妥当。”

    赵累担忧道,“主公,流民日多,若是处置不当,我担心会有暴动啊!”

    路章点头道,“这确实是个问题。这样吧,我明日去视察一番,其后要怎么做,看情形再说。”

    “喏!”赵累闻言一喜,“臣下这就去安排!”

    第二日午时,路章跟着赵累已经走过襄阳城、樊城,下午就能到第三个地点,新野城。

    沿途的情况,似乎比想象中还要严峻。

    官府的重视还不够,动作也太迟了,好些流民在荆州境内已流窜半年,早已处处安营扎寨,大有留下来生根的架势。

    此前路章在时,还时常出城探查,严查各地村镇收纳流民。但自路章去往南阳郡后,官府却只管施粥。

    路章邹眉道,“秀忠,为何不登记户籍,将他们编入周遭村镇?”

    赵累闻言,哭笑道,“主公,您前面的手段,我岂会不知。但地方就这么点大,这次流民太多,各地乡老也不敢吸纳过多。我也曾试着下令让一些流民就地建乡,安定下来。但”

    见赵累欲言又止,路章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连忙问道,“可是发生了何事??才让你不敢妄动?”

    赵累看着远方杂乱的流民,缓缓说道,“村庄是建立起来了,但粮食又不是谁有就有的,而且在村中也几无事做。刚开始还好,到后来里面有些青壮便开始拉帮结派,欺压妇孺,更有甚者,还会去做盗窃强抢之举,边上乡村苦不堪言很多乡老纷纷来襄阳城告状。”

    路章听得,眉心紧锁,随即一指流民队伍边上的军伍士卒,沉声道,“所以你就让士卒镇压看守?”

    赵累躬身道,“主公,情势颇有愈演愈烈之感,我实在不冒险,才让士卒出面,军管之策虽然严厉,但胜在保险。”

    “嗯!”路章点点头,不置可否,继续往新野城而去。

    新野郡守蔡常早已接到了消息,早早便已经在府中备好酒菜。此时连忙将路章迎到主座,见过礼后,又端了一杯酒敬路章道,“恭喜主公一战大败刘繇王朗严白虎三方联盟,江东大半尽入掌中,军威赫赫,大业已成!”

    路章笑着饮完杯中酒,还未问话。

    就听到蔡常叹一口气,接着道,“主公所为何来,赵大人已经告知。您有所不知,本来我是想去安丰亭迎接您的,无奈这新野城外的流民尤其刁钻,施粥的时候,不接受不说,还往里头扔沙石树枝,一受人鼓动就聚众闹事,尤其是最近,他们还联合起来组成了一个什么抢粮帮。”

    见路章没有说话,蔡常晃着脑袋,气得不行道,“您听听,这名字都敢叫,这和匪类有什么区别?搞得城里外的富裕人家户户紧张,已经有三户人家被抢了,其中一户还是年前回来养老的崔度老大人,他家连围墙都被推到一半,粮仓被劫,马棚还被放火烧了,崔老大人气得扭了腰,这样的刁民,就该调兵来将他们一气儿给灭了。”

    这蔡常已有六旬,正是当年路章初来荆州之际,与荆襄世家达成协议,坐上的这位置,当了快三年的新野郡守了,还没挪过这油水窝,圆脸大肚子,嘴皮子倒是利索,还是个话多的,举着酒杯呢,呱呱呱不停就说开了去,听得路章耳朵直嗡嗡。

    微不可查皱了皱眉,路章瞥了眼旁座的赵累。

    赵累会意,连忙提起筷子,敲敲桌沿,咳了两声道,“哎哟,蔡老哥,菜要凉了。”

    蔡常这才一顿,脸上堆着笑,不好意思呵呵两声,回到自己座位。

    其他众人敬过路章,又敬了赵累。

    路章心中一叹,也下定了决心,手握着酒杯,缓缓转圈,微侧过头看着满面红光的蔡常,冷声道,“你说的倒是没做假。不过若那粥不是麦皮麦麸熬成,实在难以下咽,灾民们又为何会饿着肚子还往里扔石头呢?”

    蔡常脸色顿时变青,主公刚来,怎么就知道这事儿。

    路章似察觉不到桌上的尴尬气氛,接着道,“还有那崔家,是他们家的人先抢了几个流民中的年轻女子,才惹得灾民群起而攻之的,对吧?”

    蔡常的脸色已青中泛白。

    崔家也是荆州世家之一,又是蔡家姻亲,出了事儿他当然得帮着兜着。

    蔡常想着,荆州世家和路章处的不错,应该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曾想尽是这般场景!

    蔡常连忙道,“主公,我”

    路章直接挥手打断,起身道,“某出身不佳,借董卓之势,携兵入主荆州。为掌控荆州,与你们荆州世家达成协议不假,若是有些事也就罢了,但你现在所做之事,可是在败我名声呐!那些个流民可不知道这是谁的手笔,只知道是我路章下得令,施粥安民。可是你安的好一手民呐!!”

    见蔡常还欲解释,路章低喝道,“你捞的也够多了,回去看望一下蔡老家主吧,也替我传句话回去。我无意过河拆桥,但基业初立,还容不得祸国殃民之徒。我相信蔡家人杰不少,再荐一人给我!”

    见蔡常还欲解释,路章冷哼一声,挥手边往府外走去,赵累和林耐急忙跟上。

    骑上马匹,回转襄阳城。半路上,路章瞥了眼赵累,冷声道,“你的意思我知道了。下次明言便是,不要再施这些个小手段!”

    赵累闻言,抹了抹额间冷汗,咽了口口水道,“主公,我实在是不知道主公心思,才试探一二,请主公降罪!”

    “罪什么罪?”路章邹眉道,“倒是我的过错了,也是时候整顿一下那些年老的世家官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