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107.见解

    荆州,江夏境内,长江支流之上。

    新的船舱内,路章将长剑重新挂起,坐在床榻之上。闭目沉思。

    半个时辰之后,贾诩、吴冲、蒯良被林耐引来此间。

    路章挥手示意他们三人一一坐下。直接朝蒯良问道,“那刺客临死之前,自称是应荆州世家之命而来!你怎么看?”

    “什么???”蒯良闻言浑身一颤,连忙喊道,“主公,此贼险恶呐!主公你入主荆州后,我等从未于你为难,万事皆会知会与您。如今主公您更是蒸蒸日上,我们又怎会刺杀您呢!?”

    路章闻言,微微颔首道,“子柔所言与我相合。再说了,哪有刺客会在刺杀前,告知主家是谁的!”

    蒯良抹了抹额间冷汗,连忙躬身道,“主公英明!必不会使此贼奸计得逞。”

    路章示意蒯良重新入座。又转头看向吴冲,问道,“孟达,依你所见,这是何人想要置我于死地呐!”

    吴冲拄着拐杖缓缓起身道,“主公即将平定江东,天下诸侯中想杀死主公的人绝然不少。但此时动手,我认为动机最大的应当有三。”

    “哦?”路章听得,神情微动,淡笑道,“且说来听听?”

    吴冲杵了杵拐杖,言语道,“第一个像杀主公的,自然是扬州刺史刘繇了。刘繇日前为主公所败,盟友皆失,损兵折将,如今所据之地,不过吴郡,武昌一带,已然是笼中之鸟,不值一提。但若是主公突然故去,刘繇就又有机会了,要知道少主今年还未满两岁啊。”

    “有理!”路章听得,点了点头道,“继续说,第二个又是谁?”

    吴冲神色一闪,瞥了眼蒯良,冷声道,“主公,其实荆州世家可不止蔡蒯庞马黄五家,零零散散的亦是不少,其中不满主公政策的也不少啊!”

    蒯良听到此言,急蹿而起,也顾不得世家子弟的蕴养了,指着吴冲便骂道,“混账!吴孟达,你这是何意?我知道你因为当年之事,对荆州世家怨恨不满,但你亦是荆州人氏,何必事事针对我们!!”

    吴冲嗤笑一声道,“主公,当年那批被杀的宗贼,与那些个世家豪族盘根错节,虽然被主公和五大世家压了下去,可难免不会铤而走险呐!”

    路章闻言若有所思,蒯良见状,也顾不得与吴冲扯皮了,立马说道,“主公,当年被杀的宗贼,老家主们都已经一一校对过了,绝无吴冲所言之事!!”

    “子柔安心,这只不过是孟达的推测罢了,勿要恼怒,我自有思量,绝不会凭空怪罪你等的!”路章抚慰了一番有些急躁的蒯良,示意吴冲继续说第三个。

    吴冲会意,别过蒯良,继续说道,“这第三位么?我认为是袁绍。此人月前大败公孙瓒,围困易京城,不日便可彻底拿下幽州。至于边上的并州之地,几无诸侯,张扬之辈那会是袁绍的对手,反掌之间便可取下并州大半!”

    “我与袁本初素未门面,我据南方,他据河北,为何杀我?”

    吴冲淡笑道,“若是袁绍统慑幽冀并三洲,青州必不可抗,到时候河北四洲皆入其手,必望中原。简单的来说,主公起势太快,袁绍怕自己统一河北四洲之时,主公也平定了南方。”

    路章闻言,思忖良久。想到了黑衣人提起自己是袁绍的人,没想到还真有这可能,一时之间并无答话。

    “胡言乱语!”蒯良冷哼一声,见吴冲言闭,出声道,“主公,除了刘繇之外,孟达说得另外两人理由太过牵强,在下实在不敢苟同!”

    路章轻笑道,“那子柔又有何人选,也说来听听?”

    蒯良听言,起身道,“主公,我认为除了刘繇外,可能性最大的当属袁术,袁公路。从意图上看,袁家两兄弟各自鼎立一方,一南一北,即为明显。如今袁绍统一河北在即,袁术却连续败于主公之手,难免于狗急跳墙,行专诸之举。”

    路章闻言神情微动,这可能还真不小,袁公路对袁绍这个名义上的兄长还不对付,处处攀比,也极有可能刺杀自己,好重新打开南方战局。

    见路章对自己所说意动,蒯良继续道,“至于排在第三位的,在下以为当是朝廷,至于是天子属臣的建议,还是曹操的幕僚提议的,就不好说了。理由么,自然是很不希望南方这么快就出现一个统一的大诸侯。”

    路章闻言,眉头微眺,“子柔之意我已知晓,先坐下吧!”

    随即转头看向还未发言的贾诩,轻哼一声道,“文和,你的看法呢!”

    贾诩缓缓起身道,“主公,臣认为真正的凶手是谁,此时并不重要,可以慢慢调查。此时此刻,主公应该考虑得是,应该把这次刺杀事件按在哪家头上!”

    路章闻言一愣,身子微微前倾道,“文和见解倒是独特的紧,你继续说!”

    贾诩淡笑道,“如果主公对外传出被刘繇刺杀,那么前线将士必然同仇敌忾,欲要为主公报仇,次军心可用。若是主公传出是被蜀州刘焉刺杀,不究原因,刘焉为了主公手中的幼子刘璋,必然会遣使前来解释,到时候钱粮绝对不少。”

    “要是按在其他诸侯头上,效果各异。主公作为南方此时最大的诸侯,刺杀一事可大可小,就看主公下一步想如何行事了?”

    “听我文和此言,是我茅塞顿开,”路章听完贾诩所言,眼中精光闪动,显然是真在思考哪一种情况对自己更有利,至于真正凶手是谁,自然是需要继续调查的,但此时却已经不是头等大事了。

    “主公,不如直接按在刘繇头上,再加把力一举拿下江东!”蒯良起身提议道。

    “不妥!”吴冲反驳道,“主公,江东我等已经掌控大半,万万不可逼之过甚,到时候刘繇鱼死网玻,只会令寿春袁术占得便宜。”

    “我认为应当按在交州张津,或者是士家头上,好为之后讨伐交州先定下个基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