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106.遇刺

    荆州,夏口。

    又过了五日,把江东事宜处理完毕后,路章一行准备离开夏口,回转襄阳。

    这一次的收获很大的,打败了刘繇王朗严白虎三人的联军,攻下了建业郡和新都郡,并且打残了严白虎,赶走了王朗,刘繇已经不足为惧了。

    对于如今这局面,路章还是相当满意的。

    大船航行在长江支流之中,一路东上,畅通无阻碍,很快要就出江夏郡了,这一夜江风很急,吹着有些刮脸。

    战旗发出了像要撕裂般的声响,凛冽江风仿佛要吞噬人心。

    江水的波纹一浪高过一浪。

    正是月黑风高之时。

    暮然一道炭黑的影子在船仓内油灯的映射之下,一闪而过。

    值守的两个前卫将士朝着窗外瞄了一眼,发现没有什么事之后,摇摇头,又揉了揉眼睛。

    待他转身回来之时,赫然看到一个黑衣人出现,刚要做出反应,便被一剑划过咽喉,又被背后拖住,缓缓放倒在地。

    接着黑衣人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摸了进去,很快到来路章睡觉的船仓。

    用剑微微挑开,尽量不发出一叮点声音,黑衣人很快接近了床榻边,看着床上正睡得极香的路章,眸光射出一抹杀意,嘴角同时勾勒出一道弧线。然后运剑,使出最快的一击刺向路章的咽喉。

    世人皆知,路章路少秋武艺极高,天赋异禀,黑衣人既然敢孤身来刺,当然对他做了足够的了解,此时哪会去刺路章的心脏?

    因为常年做杀手的刺客都知道,有些人的心脏不一定在右边。

    没有人可以告诉他路章的心脏跟正常人一样。所以一击必杀的下剑之处,当然不让的是在脖颈的咽喉处了。

    不管多么强大的生命力,没了头颅那就真的是死了。咽喉是人最薄弱处之一,只要这里被划出一道口子,神仙都救不活。

    而且黑衣人非常相信自己的实力还有剑的锋利。

    只是剑锋快要刺到路章脖子处时,沉睡的路章身体猛然消失在了床塌之上,接着一道劲风突然扫来。

    黑衣人惊骇之余,连忙收剑回挡。

    他的剑法快而狠,看似不救,却实实在在的逼着路章收回了拳脚。

    “你是何人?”立在仓们前的路章冷声问道,同时将黑衣人的退路挡住。

    黑衣人露出一抹邪笑,调整了站立的姿势与方位回答道,“我是袁绍的人!”

    “哈哈哈,袁本初的人,有趣!”路章听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是笑问道,“我问的是你自己!”

    黑衣人愣了一下,旋即沉声道,“少说废话,路贼,拿命来!!”

    “不知所谓!”路章拔出衣架处的长剑,抽身而上。

    “呲!”的一声,两剑交错而过。路章眼神一闪,搭剑引向左侧木桌,黑衣人一时不察,被牵引长剑划过木桌,“噗!”的一声大响。

    黑衣人心中一惊,惊得不只是路章得剑法,还有路章的冷静,不是欲要擒杀或者逃跑,而是冷静的在第一时间,作出声响,这是要引来船上卫队啊!

    “哼!”黑衣人意识到此节之时,显然已经晚了,冷哼一声,挺剑加速,剑光流转,招招皆指向路章致命之处。

    路章见状,毫不慌张,嗤笑一声,挥剑一一招教,也不急切。

    “叮叮叮!”

    两剑交击声不断响起。方寸之间,杀机密布,座椅衣架已然破碎一地。

    “叮叮!”声音不断,但黑衣人的剑招已经开始乱了,因为路章的亲卫队已然听到了此处的动静,在快速赶来。

    “你没机会了,束手就擒吧!”路章一剑击退黑衣人,沉声道,“说出幕后黑手,我或可饶你不死!”

    “哈哈哈哈!路贼,你当我三岁小儿么??”大笑数声之后,黑衣人步伐再次加快,身如鬼魅一般,继续刺向路章。

    路章早已发动天赋神通点灯,对周围环境了若指掌,只见他身形未动,挥起手中的剑左右不断舞动,顿时仓内火星四溅,魅影闪来闪去,寒光掠掠,剑影飘飘,煞似凶猛。

    短促的兵刃交接之声响过,很快仓室内安静了下来。

    唯有滴答滴答的血珠落木板之中,映红一朵朵血花。

    “有负所托,先走一步!”黑衣人眼见不是路章对手,低喃一声,决然提剑抹过自己脖颈。路章根本反应不及,只得看着黑衣人倒在了眼前。

    “主公!!”此时仓门口,林耐领着亲卫队已经赶到,看着凌乱的仓屋,颤声问道,“主公!您没事吧?”

    路章随手拿起一块锦帛,缓缓擦拭剑上血迹,沉声道,“今夜值守的是谁?还能让人悄无声息的窜进我的船舱??”

    林耐小心跨过黑衣人的尸首,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路章真的没受伤后,松了口气。随即回答道,“是于轻和洛行,我刚在外面看到他们的尸首了,一剑封喉,而且看起衣裳,应该是被抱着缓缓放到在地的!”

    “嗯!”路章微微邹眉,随即吩咐道,“既是为我而死,抚恤加倍,家老儿女,我自养之!”

    “主公仁善!”林耐小心接口道。

    路章看着凌乱的船舱,眉心一邹,又吩咐道,“收拾一下,换个船舱,今夜你亲自值守。”

    “喏!”林耐闻言,立马应声道。

    “再过半个时辰,让贾诩、吴冲、蒯良来见我!”路章继续说道,“再热几壶温酒!”

    “诺!”

    一夜的插曲很快过去,天明之后战船行到南郡,到了这里路章等人也就没再坐船了,打算骑马走陆路回转襄阳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