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101.大胜

    荆州,夏口。

    路章站在板车之上,看见这一发石弹未能击中刘繇,心下暗叫可惜,正要命令亲卫将其余石弹都推过来继续轰击刘繇,就见敌军之中,一伙亲卫拥着一名身穿金丝鱼鳞甲的大将往营寨撤去。

    路章心念一动,随即大喜,高声叫道,“刘繇跑了,将士们冲啊!!活捉刘繇,全歼敌军!”

    荆州众军闻言,士气大振,双臂仿佛平添千钧之力,人人奋勇向前。

    而刘繇军却士气大跌,众军回头一看,果然见到刘繇先撤回了营寨。于是兵无战心,纷纷转头逃跑。

    所谓兵败如山倒,刘繇军本就在对战中落入下风,全靠一股死战不退的士气撑着,如今士气已泄,再被路章大军奋力一冲,全军顿时崩溃。

    路章见敌军纷纷败逃,当即挥动令旗,命虎翼铁骑抢营,又命其余各军全军压上,一边追杀刘繇军,一边高喊道,“降者免死!”

    “降者免死!”

    一众扬州兵见混战之中,无路可逃,丢下兵器就地投降者极多。且说刘繇军铁甲兵因身穿铁甲,行动不便,尽皆或死或降。

    混乱之中,许祥见庞博被李振率领的虎翼甲士围杀甚急,当下率领亲兵奋力杀上前来救了庞博,一路护送着杀回营寨去了。

    路章领兵掩杀进营,紧紧追赶,直杀到江边,就见刘繇早已在亲卫的护送下登上了一艘艨艟,其余许昭、庞博、胡丹、许祥等人也都纷纷抢上了岸边的船只,路章当即命令众军抢船,又命弓弩手前突至岸边对着刘繇及扬州众将的坐船放箭。

    刘繇见状,只得命令开船,将水寨之中其余船只以及岸上未及登船之军尽皆抛弃了。

    此时蔡瑁督率鱼龙水军正与刘繇先前留下的三千水军对峙,眼见刘繇大败,蔡瑁急忙挥军冲击刘繇军船队。

    正战之间,刘繇领着败军已经冲出水寨,往南岸的武昌去了。三千水军也是且战且走,护着刘繇往南而去。

    蔡瑁直追到武昌岸边,眼见刘繇上了岸,追之不及了,这才命令众军敲锣打鼓,耀武扬威而还。

    回到夏口,蔡瑁远远就看见路章站在岸边,正对着停在水寨之中的三艘楼船。

    蔡瑁见状,看了看那三艘楼船,自己也经不住久久凝视,舍不得移开目光。

    那真是好大的船啊!长有二十余丈,宽有近三丈,在首层甲板之上,又建起了五层高楼,每层高有近丈,整艏船仅只水面部分就有近六丈高,远远望去,宛如一座水上城堡。

    这么好的船真真是军国重器,也难怪主公这么紧盯着了。

    当下蔡瑁快步走到路章面前,向路章汇报战损。

    却听路章口中喃喃自语着算道,“长四十五米左右,宽有七米五,船舷以下至少也该有两米吧,算起来排水量该有六七百吨!唔,这却也不算大啊!怎么看起来这船却巨大无比呢?”

    吴冲此时也拄着拐杖跑了过来,恰巧听到这里,不由咳了一声,轻声唤道,“主公,你这是在算什么呢?”

    路章听见呼唤,这才回过神来,转头看是吴冲,当即兴奋地道,“孟达,大胜啊!你可知我们这次缴获了多少军资?”

    吴冲闻言,看了看停在水寨之中的三艘楼船以及十几艘艨艟,二三百艘大翼、中翼、小翼、走舸等战船,和其他数百艘趸船、先登、突冒等各类船只,当下也情不自禁地叹道,“是啊,这次的缴获真多啊!我荆州的鱼龙军团初建,最缺的就是舟船战具。如今有了这些战船,鱼龙军团蔡算是真正组建完毕了,只需再训练一阵,便足以硬碰硬地与任何水军主力正面作战了。”

    路章听得不断点头,道,“中原流民不断,我军因为钱粮和工匠能力所限,一直未能大力建造战船,如今有了这些船只,总算是解了燃眉之急了。”

    吴冲拄着拐杖紧盯着身前的巨船,轻叹道,“是啊!从此之后水军实力大增,再也不必如以前那般忌惮扬州刘繇和蜀州刘焉了。这且不算,这回我军夺回了夏口,还在营寨之中发现了三万石粮草,二十万支箭矢,两千顶帐篷,一万余件备用的兵器衣甲。”

    蒯良和贾诩也缓缓走来,“主公,我想刘繇这次是想将夏口打造成坚固的据点,倚仗营垒作长垣抵抗,故而虽才数日,却搬来了这么多的粮草军资。只是可惜他没这本事守住啊!”

    贾诩闻言点头笑道,“有这么多军资,倒是省了我军重建夏口营寨的麻烦。却不知我军伤亡如何?”

    路章道,“战果和伤亡都还在清点,一时半会儿难以得到确切数字。不过此次战斗虽然短暂,但却十分激烈,我粗略算了一下,恐怕我军的伤亡也不会小。”

    正说之间,就见参军手捧簿册来向路章禀报道,“主公,战果和伤亡都统计出来了。”

    路章点头道,“伤亡多少?”

    参军回答道,“虎翼甲士战死一百五十二人,另有数十人受伤。解烦轻卫在混战之中也伤亡了近百人。解烦弓手虽然一直在阵后放箭,但也有近百人被流矢所伤。此外,虎翼骑兵前后冲阵,虽给敌军造成重大杀伤,但也伤亡了近二百人,鱼龙军也有四五百人的伤亡。到目前为止,我军各部共计战死七百余人,另有近八百人受伤。”

    路章叹了口气,道,“算上第一次接战的伤亡,弟兄们今日竟然战死近半了!务必收敛,有家人的连同抚恤金一起送还回家。没有家人的,全部带回江陵集中安葬,我要亲自祭奠他们。”

    参军闻言,点头记下了。

    路章这才又问道,“刘繇军伤亡如何?”

    参军回答道,“刘繇军战死一千五百余人,另有近千人受伤,其中重伤三百。此外,因为我军骑兵及时截断了敌军回营的道路,全军又迅猛压上,致使刘繇军士气全失,兵无战心,因此俘获极多。各军上报的俘虏人数加起来约有六千。”

    路章闻言,默算了一下,道,“也就是说刘繇只领着一千五百余人逃走了?”

    参军点头道,“加上水军三千,刘繇进攻夏口的一万五千大军只回去了四千五百余人,损失上万!”

    路章点头道,“刘繇面对我精锐大军的进攻,明明已经落入了下风,却又舍不得果断放弃夏口,反要勉强作战,有此一败,也是理所当然。”

    贾诩突然提议道,“主公,如今我军夺回了夏口,刘繇又惨败而回,我料刘繇军南、北两路兵马也将后撤。以我之见,当传令北线石岩、南线霍峻,叫他们死死咬住敌军,这次定要夺下武昌,给刘繇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路章闻言,惊讶道,“文和是想我军顺势进取江东?”

    贾诩摇头道,“非也!只想拿下武昌、蕲春,再联合庐江高顺将军,进取建业郡。如此可将王朗斩除,也可彻底斩断刘繇和严白虎的联系。”

    路章闻言眼前一亮,“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