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100.决战

    荆州,夏口。

    在又一次投石车发射之后,路章看了看刘繇的营寨,见其中的营垒箭楼已经轰碎了近半,当下盘算着什么时候才能正式发动总攻。

    正在此时,就听刘繇营中鼓角齐鸣,大军一队队调度出营,最后竟连刘繇的大旗都出来了,路章心知刘繇这是知道守不住营,又不甘心退走,故而想要孤注一掷了。

    当下路章对众将喊道,“刘繇想要做困兽之斗!正好,我也很想正面会一会他!命令全军向前,在投石车阵地之前二十步重新列阵。虎翼骑兵绕到战场侧翼。我们就在这里与刘繇决一死战。”

    众将得令,迅速整备完毕。刘繇望见路章大军调整阵型,却并不推走投石车,顿时知道路章也是打着半步不退,决死一战的主意。

    当下刘繇深吸了一口气,见麾下大军都已出营列阵,于是挥了挥手,传令众军进攻。

    攻守双方顿时完成了身份转换,此时路章占据优势,列阵防守,信心满满。

    眼见刘繇大军进入一百五十步的距离内,路章一挥手,军阵之中二百张蹶张弩开始发射,而等刘繇大军进入一百步的距离内,踏张弩射出了第二波弩矢。

    等到刘繇大军进入八十步的距离内,臂张弩和强弓也开始倾泻箭雨。直到双方相距六十步后,数量最多的长弓陡然发射,天空中顿时箭雨往来,宛如飞蝗一般,每时每刻都有人被射中倒地,血洒疆场。

    眼见刘繇大军进入了三十步内,路章再次一声令下,虎翼甲士、解烦轻卫两部兵马顿时从腰间囊中取出扎马钉,用力往阵前一甩,数千枚扎马钉纷纷飞落,密密麻麻地铺排了地面。这是路章在解烦军团初建之时,给予他们的随军武器。

    庞博率领铁甲军冲在最前,眼见就要与敌军接战,庞博正传令众军小心藤网,就见敌军突然抛出了许多寒光闪烁的小玩意儿?

    暗器?这是庞博的第一个想法,但随即就给否决了。

    哪有暗器铺天盖地洒下来的?况且自己率领的是铁甲军,区区暗器只不过能给自己挠痒痒罢了。

    铁蒺藜?但看形状大小却又不像!容不得庞博多想,前排甲士已经冲进了三十步的距离内,就听众军痛呼之声此起彼伏,许多士兵莫名其妙地惨叫着跳脚坐倒在地,阵型顿时散乱不堪。

    庞博见状大惊,急忙低头一看,就见地上密密麻麻布满了四角铁钉,当即倒抽了口凉气。

    然而此时后阵之中战鼓催的甚急,庞博虽然看到了满地的铁钉,却也不能让士兵止步,只得大声呼喝道想,“众军听令,小心地上铁钉。前进之时只许贴地缓行,不可踏步。”

    扬州甲士闻言,当即依令行事,只以脚板贴地往前挪行,果然不再被扎马钉所伤。然而挪行速度极慢,庞博之军又白白承受了一波箭雨打击,死伤数十人方才冲到虎翼甲士身前。

    而趁着扬州甲士行动迟缓的有利时机,早已准备好的虎翼甲士按照平时训练的动作整齐地上前一步,长矛迅猛往前突刺,一举将前排的扬州甲士刺翻在地。

    庞博见状大怒,大喝一声,双脚猛蹬地面,跃进虎翼甲士阵中,手中铁脊蛇矛连连挥舞,接连刺杀了三名身着铁甲的虎翼军卒,勇不可挡。

    旁边李振看的大怒,奋勇挥刀来战庞博,一刀接着一刀,势大力沉,狂若疯虎,直往庞博劈砍而去。

    庞博被李振疯狂的打法给缠住,再也无法抽出空去指挥大军了。

    此时双方铁甲军对战在了一起,虎翼甲士身后的解烦轻卫纷纷取出藤网,往阵前丢去,不断将扬州将士网住,帮助虎翼甲士扰乱敌军的进攻。

    与此同时,许祥见庞博的铁甲兵死伤惨重仍旧未能占据上风,当即领着二千刀盾兵冲来助战。

    路章看见,即命林耐领一千长枪兵,协同解烦军卒一道也上前协助。

    同时,命令左右两翼徐鹏和蔡越领着虎翼铁骑向中间靠拢,夹击扬州刘繇军。

    待左右两翼都混战在了一起,路章一边命令弓箭手靠前牵制扬州军的弓箭手,一边命令掌旗官挥动令旗,命令早已迂回到了侧翼的轻甲骑兵纵马冲击刘繇亲领的弓弩方阵。

    这一下截击正中刘繇军要害,骑兵冲锋那震耳欲聋的马蹄声让人听得心惊胆战,此时刘繇身边仅有三千弓弩手,且都在与路章军中的弓弩手对射,面对突然杀来的骑兵众人都慌了神。

    刘繇身边的亲卫纷纷请刘繇退回营寨躲避。

    刘繇闻言心下犹豫了一阵,随即道,“如今双方大军激战正酣,我若退走,全军岂不崩溃?我意已决,有再敢言退者皆斩!”

    当下刘繇命令分出一千五百弓弩手阻拦徐鹏率领的骑兵,随后命令鼓手大力击鼓,催促前方各军死战。

    路章见骑兵顶着箭雨冲进弓弩阵中大肆劈砍,刘繇虽然伤亡惨重,但仍旧死战不退,当下也有些佩服刘繇的胆气。

    眼见前方各军战得十分激烈,路章回顾左右,身边仅剩下近百名亲卫和操作投石车的工匠。

    当下路章问工匠道,“石弹可曾上弦完毕?”

    工匠禀告道,“已经准备好了,但如今敌我两军混战在一起,石弹也无法发射啊。”

    路章淡笑道,“这却未必!”

    当下路章命令亲卫去后阵将运输辎重的骡车前来,解开挽绳,那两轮板车便如跷跷板一般一头触到地上。

    路章令亲卫固定住板车,随后与众军一道将一门投石车顺着斜面推上了板车,又用绳索将投石车与板车固定住。

    至此,一辆大仰角的车载投石机便完工了。

    路章冷笑一声,神通电灯开启,顿时获得了战场上方的上帝视角。

    又粗略计算了一下刘繇的位置和投石车的仰角,随后令亲卫装上石弹,路章则亲自手持木锤,锤开扳机,只听“嘣!”的一声,巨大的石弹顿时呼啸而出,飞上半空之后,复又迅猛掉落,轰的一声砸进了刘繇所在的弓弩军阵之中。

    弓弩阵十分密集,石弹落下,直接将一个不走运的士兵从头到胸砸成肉酱,并将其后的另一名士兵从小腹砸碎,四肢纷飞。

    而后余势不息,又落到地上,砸进土中二尺有余,飞溅起的碎石泥块打伤了周围七八人。

    刘繇及一众弓弩手都被这突然而来的打击惊呆了,人人心惊,一时士气大跌。

    刘繇身边一众亲卫再次劝刘繇退回营寨。

    刘繇此时也有些胆寒,听得周围亲卫齐声劝退,不禁面露犹豫之色。

    亲卫见状,当即不由分说拉着刘繇便往后走,其余亲卫见状恍然大悟,纷纷拥着刘繇撤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