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91.上将梁刚

    荆州,南阳郡,宛城。

    梁刚看着人马具在的五百骑兵,不由得赞道,“这秘密武器果真厉害!”

    雷薄亦是高兴不已,嘘喻道,“可惜最后被路章把三将全救了出去,不然今次我们就能一鼓作气打败荆州军了!”

    梁刚闻言,邹眉道,“那路章也不知道使得什么手段,竟然能接连把士卒从战马上打了下来。虽然那些个具装骑兵都无碍,但这阵势却是挡之不住啊!”

    雷薄淡然道,“许是兄弟们打得太累了,才被路章捡了个便宜罢了。我就不信他次次都能进出犹如无人之境!”

    梁刚闻言点头道,“也对,他作为一洲之主,也不可能次次都是自己动手。”

    路章大营之中。

    路章刚刚下令,立刻抜寨,退营五里。又看着贾诩吴冲几人问道,“几位军师,今日观望可有收获?”

    蒯良先行说道,“主公,敌方军马负重太多,无法进行远程攻击,不如我们以轻骑来回散射,耗他精力。”

    路章听得,微微摇头道,“此举不妥!我们能以轻骑骚扰,这宛城军就不会派弓弩营掩护具装骑兵吗??”

    陈宫出言道,“具装可防刀枪剑戟,但对钝器似乎力有不逮呐。主公!不如我们让士卒们手持重锤,大力锤击,或可震杀敌军。”

    路章苦笑道,“若是使用钝器,效果或许不差。但问题是多次挥舞钝器,需要的力量和耐力要求太高,短时间内又能找来多少士卒?还有要如此成军的话还需要多久才能形成有效战力??”

    见陈宫不语,路章又再看向吴冲,“孟达可有高策教我?”

    吴冲淡笑道,“主公,如今已过了初夏,天气炎热了不少,我见营中甲士多有半开战甲者,以防中暑。我又想那些个具装骑兵,他们阵前作战就不热么??”

    路章闻言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思量道,“此法倒是有些意思。只是得找个闷热大暑之日。”

    赵累笑道,“这个好办。南阳本地有不少靠天吃饭的农户,他们对天时颇有见解,我马上去找几个来。”

    路章点头,又邹眉道,“此法虽好,但还是无法解决那些个具装骑兵呐!”

    贾诩此时突然出声问道,“主公可知战马长途奔袭最怕什么?”

    路章思忖片刻道,“路途颠簸,马蹄损耗,有马失前蹄之忧。”

    贾诩轻笑道,“无论是具装骑兵还是重装骑兵,皆是战马披甲,负担甚重,要是马蹄受创,骑兵也就废了。到时候任宰任割,皆在主公之手矣。”

    路章闻言,双眼微眯,沉声道,“就依文和先生之法,再会会梁刚的具装骑阵!”

    “诺!”

    又两日,众人又聚于中军大帐之中。

    赵累先行开口道,“主公,我已经连续闻寻了五批当地老者了,他们一直认为今日大暑,是当月最闷热的日子。”

    路章点头,转头看向王康,问道,“要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妥当了么?”

    王康连忙回答道,“回禀主公,我已经将新野郡所有当月水果都收集了来,只待分发了。”

    “嗯!等等出军之前,给每个士兵都准备一袋,”路章吩咐道,随即又好像想起了什么,追问道,“收集水果的时候,可给了百姓钱财?”

    王康立马叫道,“给了,一分不少!”

    “嗯!”路章郑重道,“百姓乃我等执政立足之本,务必重视。”

    说完,又看向刘磐和周陌两人,吩咐道,“等等出兵,务必看我令旗行事,若敢违背,军法处置。”

    “喏!”

    一盏茶后,王康领军三千,于宛城阵前挑战,一时间擂鼓齐名,喝骂声不绝于耳。

    梁刚雷薄正值优势,哪能忍得,大怒。领军打开宛城城门,与王康对歭于战场之上,相隔不过百余步。

    此时正值午时,太阳高照,炎热难当。

    路章挥动令旗,王康见之,双眼一红,手持长枪大喝一声,“随我杀!!!”

    梁刚亦是一声令下,具装骑兵在前,重甲铁骑在后,迎面而冲,丝毫不惧。

    “叮叮!当当!”兵器交击声立即响起,惨叫声,厮杀声,还有军士跌落战马的动静,屡屡发生,场面残酷至极。

    王康吸取了之前的教训,也不使用枪尖挑杀点冲,而是换成用枪杆东捎西扫,使劲将马匹上军卒打落下来。

    不过片刻,路章又挥动令旗,且鸣金示意。王康听得,虽有不甘,但还是老老实实的领军退却了下来。

    也不等那些个具装骑兵和重甲铁骑歇息,路章就又一次舞动令旗。

    这次是周陌,周陌见到路章舞动令旗,顿时驾马大喝着向着眼前的袁军冲杀而去。

    “杀啊啊!”

    梁刚见状,冷笑一声道,“路章技穷矣,今日竟然用起车轮阵来了。”随即又是一舞令旗,示意具装骑兵和重甲铁骑再度出击。

    “叮叮当当!”又是一阵熟悉的声音响起,那些个具装骑兵仗着全身战甲,冲杀之势,有攻无守,悍勇至极。

    周陌知道具装骑兵的厉害,也不硬碰,就在边缘踏马打转,手中兵器连打带削,却是以守待攻,不求杀敌,只是耗着。

    “叮叮叮!”路章又是一挥令旗,鸣金收兵。周陌会意,丝毫不欲多待,一枪扫开地方骑卒,领着己方骑兵快速后撤。

    梁刚见状,眉心一邹,正欲直接攻杀上去,但看到路章所部严整的军势,还是没敢直接动手,有挥舞令旗,让具装骑兵回到阵前。

    时间流转,阳光照耀着大地,炎热炙烤。

    双方对歭不退,路章又不断换着武将轮流上前挑战。使得梁刚有些恼怒,进退两难。

    王康又出手抹了抹脸上的汗水,眼睛也被汗水泾的有些酸疼。与之相对,那些个具装骑兵和其身后的重甲铁骑更是热得不断抖动身上衣甲,借此转换空气,求得丝丝凉爽。

    路章嘴角一动,示意兄弟们可以各自吞吃水果。王康神色一喜,直接就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生梨,一口咬下,滋水肆意。显然,这批生梨甜润多汁,味道不错。

    看着路章所部竟然都准备了水果解渴,梁刚眉头紧锁,内心有些忧虑。雷薄见到阵前大军酷热难当,提议道,“梁将军,不如让兄弟们先喝点水,解解暑?不然怕是还未开战,将士们就先虚脱了啊!”

    梁刚闻言,忧心道,“路章怕是算准了今日大暑,才敢如此肆意啊!雷将军,我意回军宛城,不与之战,你意如何?”

    雷薄听得,眼神一闪道,“梁将军,你是此战主将,我没意见!”

    “嗯!”梁刚又看了眼正要挥动令旗的路章,大喊道,“铁骑变阵,徐徐退后,回师宛城!”

    路章见状,不由赞道,“难怪袁术会将南阳郡交给此人驻守。胜不骄败不馁,行事稳重,真上将之才也。”

    边上贾诩淡笑道,“听闻袁术拍了雷薄前来支援,或许可以施以离间。”

    路章笑道,“那便再试试吧!”随即又问,“陆慷和李傕郭汜两边可有消息传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