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90.受创

    荆州,南阳郡,宛城外,路章大营。

    “主公,不如由我去会会那具装骑兵吧!”李通突然出声道。

    “文达,不可啊!那具装骑兵无论是人还是战马皆身披铁甲,刀枪不入,一旦陷入其中,恐有生命之危啊!”路章连忙摆手拒绝道。

    李通再言,“主公!某将惭愧,自投效主公后,寸功未立,却官居偏将。这回就让某将走一遭吧!”

    “这?”路章见李通求战心切,不好再拒,便下令道,“我予你三千虎翼铁骑,再让周陌、刘磐各令一千兵马,为你掠阵。”

    “喏!”李通、周陌、刘磐闻言,立马出声应道。

    路章又看向贾诩、吴冲、蒯良几人道,“几位先生可于高处观望,思量破阵之策!”

    “我等领命!”贾诩、吴冲、蒯良几人纷纷应道。

    “报!!!”

    斥候快步走入帐内,跪地喊道,“主公,敌军正在营寨外挑战!胡言乱语,粗鄙不堪!”

    “哦?”路章闻言冷笑道,“看来之前一战给了梁刚很大的信心啊!竟敢趁势邀战了!呵呵文达,你且出阵!”

    “喏!”

    半盏茶后,两军营前对望。

    路章在后头观望,看着梁刚身前的军马,被阳光照耀的闪闪发光,果然是人马具装,威风凛凛。

    “架!架!”李通见状,也不惧怕,挥动手中偃月刀,拍马就上,“随我冲阵!”

    “杀啊!”

    看着冲杀而来的李通大军,梁刚神情冷漠,令旗一挥,具装骑兵纷纷举起长毛,向前挺近。共分五排,无有领军者,完全是无锋阵。

    不过十息,两军相撞,李通挥刀便砍,一刀就砍在了身前敌军士卒的胸口处,然那人竟是毫发无损,仅仅是被逼退了三五步。

    李通大惊,手持偃月刀再度向前,双眼一眯,勒马错过此人长枪,翻身一拍其人后背,一把将他拍下马来。扬骑马头,欲要踩踏将其杀死。

    然,边上已有其他敌军士卒冲涌了上来,他们挺枪便刺,丝毫不做防御。

    李通见状一惊,只得放过地上那人,拍马后撤了几步,又挥动着偃月刀与其交战。

    “噹!噹!噹!”刀枪交击声不断,李通三番两次砍中敌方士卒,但是敌方具装护体,始终杀伤不得,一退再退。

    此时,又有三位具装骑兵冲向李通,李通大惊,挥刀挡开。撇眼望向己方大军,顿时心乱如麻,目眦欲裂。原来三千大军已经死伤过半,剩下大都冲破了具装骑兵,但又迎面撞上了梁刚的重甲铁骑。纷纷陷在其中,生死两难!

    李通心急,一时不察,被五根长枪压在了马背之上,战马前腿顶不住,一个仓促,险些将李通直接摔落马下。

    李通双目通红,大喝一声,使劲全力鼎开众多长矛,勒马便退。也顾不得什么颜面了,放声大喊,“伯侦、黑虎,快来助我!!”

    “文达!”声音已在近前,原来两军一个对撞,刘磐和周陌便早已发现完全不是对手,对视一眼后,二话不说,直接就挥军来攻。

    梁刚见状,也不忧虑,再次挥动令旗,却是想照单全收。

    “叮叮挡挡!”刀枪交击声不绝于耳。刘磐周陌所部冲入具装骑兵与重甲铁骑之中,却是丝毫没泛起什么水花来。

    路章看着心惊肉跳,大喝道,“快取我兵器来!”

    “不可啊!”边上赵累立马大喊道,“主公,你怎可亲身犯险?”

    路章恼怒道,“我若不去,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伯侦他们身死敌阵不成??”

    赵累再言,“不如全军突进,梁刚此次出城者不过八千,就算具装骑兵再是勇猛,也抵挡不住我两万大军吧?”

    路章摇头道,“若是全军出击,不是把我军兵马劣势尽显于梁刚眼下嘛??”

    此时,亲卫已经将画杆描金戟取了来,路章一把接过,见赵累还要再劝,立马喊道,“秀忠勿要再言!我视之如草芥尔,去去就回!”

    话音未落,战马已经呼啸而过,赵累心忧不已,但是哪赶得上路章呢。

    在看路章,他手持画杆描金戟,领着亲卫队直插敌军。仗着天赋神通电灯,上方有着上帝视角。他直接冲向被围困的李通刘磐三人。

    不断舞动手中的画杆描金戟,也不硬来,直接仗着太极阴阳戟的柔劲,接力打力。一接一引,将身前的具装骑兵纷纷打下马来,在远处看来,却是势如破竹,无可匹敌。

    梁刚本来看见路章冲阵,还心神大喜,欲要诛杀路章,立下奇功。但不过片刻,便是目瞪口呆,看着如入无人之境的路章,梁刚浑身一颤,不由得咽了口口水。

    “我本以为皆是汉家老臣传出来的虚言!没想到这路章真这般勇猛!!”梁刚不由呢喃道。

    这时,路章也已经知道了李通刘磐周陌三人,见三人浑身是血,但手脚齐全,顿时心安了不少。

    “快!跟着我!先杀出去再说!”路章也不多言,直接大声高喝道。

    李通刘磐周陌三人自然应命,连带着仅剩的几百虎翼铁骑,狼狈的跟在路章身后。

    梁刚看着路章引军突出重围,思虑片刻,没有挥动令旗。只是心忧的看向自己阵中,直到发现倒地的具装士卒死伤不多后,才松了口气。

    才回到自己营寨,李通便倒地不起,原来已经是精疲力尽了,刘磐和周陌亦是不断喘着粗气,眼中不由闪过几丝惊惧。

    “哈哈哈哈!”路章将手中画杆描金戟插入土石之中,放声大笑。

    赵累看着路章安然返回,大松了口气。又听到路章放声大笑,疑惑道,“主公何故大笑?”

    路章回答道,“袁术于我阵前,送来五百具装骑具,千余重甲,只待我等去取!为何不喜呀??”

    赵累、刘磐几人闻言,不由看向路章,内心却是有些惦记那些具装了。

    一时间,却是有些忘了他们刚刚损失了七八千虎翼铁骑。

    路章看着刘磐周陌李通几人,一个个的将他们扶起,“且去休息,明日于我破敌!”

    赵累小声的道,“主公已有计策在胸?”

    路章微微摇头,“一败再败,我若不如此说,如何稳定军心?”

    随即又哈哈大笑着走向自己大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