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80.长安来的情报

    兖州,陈留城太守府中。

    曹操正在与夫人丁氏、长子曹昂、次女曹节、幼女曹宪吃晚饭。

    晚饭后,曹操对着曹昂轻笑道,“妙才等人来信,濮阳的贼寇你处理的不错!”

    曹昂闻言一喜,连忙说道,“都是妙才叔父的帮忙,子修才能安心施展!”

    曹操微微点头,轻叹道,“如今汉室衰弱,天下诸侯争雄。你虽年少,但也需早早接触些军政,否则我若遭了变故,曹家危矣!”

    曹昂急切道,“父亲雄才大略,方才平定兖州,怎能说这些丧气话!”

    看着边上夫人丁氏的目光,曹操摇头苦笑道,“兖州地处中原,四战之地也。豫州袁术、徐州陶谦、并州张扬、关中董卓,他们哪一阵都是兵精粮足。可我呢?自从收编了青州十万黄巾军后,缺粮少甲,还内有世家不服,难矣!”

    曹昂神色一动,提议道,“自古以来,乱世都是远交近攻。父亲向来与冀州袁绍、荆州路章交好,不如向他们求些援助。”

    曹操闻言,呵呵笑道,“我儿能看得广阔,我甚欣慰。那你觉得我该如何求助?”

    曹昂思忖了近半盏茶的功夫,才开口说道,“冀州袁绍与幽州公孙瓒在北方四州大大出手,但屡战屡败,不过以我观之,公孙瓒完全是凭借着征战北疆的精锐才得以占优,如今他拓展太快,败亡不远已。父亲当书信袁绍,让袁绍正面严防死守,可凭着民声威望不断打散公孙瓒派往其他三洲的部将精锐。”

    曹操眼神闪过一丝欣慰,继续问道,“此策不错,但袁本初麾下文臣众多,又怎会想不到呢?”

    曹昂连忙说道,“袁绍有没有这般计划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借着这份书信,表示与冀州袁绍交好。冀州袁绍财大气粗,随便援助些,都可以令我们受益不少。”

    曹操点头,又问道,“那荆州路章处,我该如何?”

    曹昂听到父亲换了个方向,嘴角微扬,“荆州路章两败袁术,又与蜀州刘焉交好,其余江东刘繇、严白虎、王朗,交州张津绝非其对手。”

    “哦?”曹操似笑非笑道,“那路章为何要助我?”

    曹昂双眼一亮道,“原因有二。卞姨娘和丕弟名为托养,实为质子,此其一也!”

    “另外。袁术本就与路章交恶,若是袁术得了中原,荆州难安。徐州陶谦垂垂老矣,无意争雄,袁绍和公孙瓒不得北方四州,也无力南下中原。故此路章若没有自己进取中原之心的话,只能相助父亲,以为盟友。此其二也!”

    曹操面露微笑,却不言语,而是低头吩咐家卜取来一盘书简,叫他递于曹昂。随后曹操又与丁氏交谈了几句,便去了正厅,处理公务去了。

    曹昂打开书简,低声道,“孟子??”

    丁氏挥退家卜,笑道,“子修无须多想,你父亲既然送你孟子,你这些日子便细细研读就是。”

    “是,母亲!”曹昂一时也未想透,应声道。

    曹操来到了自己的政房之中处理政务,此时一名身穿着朴素的男子匆匆踏入房间,在看到步入正坐的曹操后,单膝下跪抱拳道,“参见主公!”

    “恩!”曹操让这名男子起身之后,继续拿起一旁那些未处理事情的竹简,一边翻开来,一边问道,“长安那边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竟然要你亲自从长安回来?”

    曹操的语气虽然十分的平和,但是却是让这名男子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不顾头上的冷汗,连忙躬身道,“主公,长安王允和吕布近日来,来往密切,同时有传闻,董卓准备废掉天子,自立为皇!”

    闻听此言,手捧着竹简的曹操僵硬了一下,随即缓缓的将手中竹简合上,放到一旁。

    起身来到这名男子的面前,曹操肃容问道,“消息确切吗?还有吕布为何和王允突然来往密切,董卓又为何突然准备废帝自立?”

    感觉到曹操身上那近年来因为身居上位,执掌数十万人的生死而逐渐养起来的威严,这名男子额头之上的冷汗流的更多了,“回主公,听闻王允府中有一养女在宫中做貂蝉,竟被吕布所钟情,因此两人逐渐的来往密切。而董卓废帝自立的消息,是一个人找百姓传给属下的,因此属下也不知是真是假,还有这事那人所写信件,他要求属下交给主公。”

    说着从袖中取出书信递给曹操,随后跪地喊道,“属下办事不力,请主公降罪!”

    曹操接过这名男子手上的书信,仔仔细细的看起来,这越看,曹操的脸色变的越奇怪,似惊讶、似喜悦、似深思。

    将手中信件叠起,曹操双手放到身后,看着此时一脸冷汗的男子,曹操想了想道,“你在长安的居住地换了吗?”

    原本以为必死无疑的这名男子,此时听到此句话后,一下子就像是在黑暗之中看到了光芒一样,忙不迭的回答道,“换了,属下在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把长安城之中所有的暗探全部都移到了其他地方!”

    听到此话,曹操点了点头道,“起来吧,你这次还算是干得不错,第一时间就转移了地点,只不过功是功,过是过,我罚你一年的俸禄,你可服气?”

    只不过是一年的俸禄,相比起自己的生命,那当然没有什么了,因此这名男子立刻说道,“属下多谢主公不杀之恩!”

    曹操沉声道,“你回长安,想办法告诉他,就说我曹操接受了!”

    看着下跪男子那似乎有些犹疑、想要问什么的样子,曹操直接说道,“放心,等你回到长安的时候,那个人自然还会来找你。”

    “是,属下告退!”既然曹操此时已经怎么说了,那么不管心中有多少的疑惑,这名男子还是将其压倒在了心中,缓缓的退下了。

    而在这人退下之后,曹操又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这一份信件,走出门外,看着守卫在门外的两名曹军士卒道,“传荀彧、戏志才、程昱、毛玠前来见我!”

    “喏!”

    看着远去的曹军士卒,曹操望向了长安方向的天空,心中暗道,机会终于来了。

    当身处兖州的曹操,正在和自己的谋士商量面对那有可能到来的巨变的时候,长安也是逐渐的生起了波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