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79.天子

    荆州襄阳城,镇南将军府。

    卢植走后,又一盏茶的功夫。

    吴冲拄着拐杖快步走入镇南将军府,赵累一把扶住吴冲,与他一同走向路章的书房。不多时,贾诩蒯良陈宫一一到来。

    众人齐聚书房,路章招手让家卜拿来几张椅子和茶水。

    路章开口说道,“关中事起,董卓或许不日就要亡故。长安帝党来人,请我领兵进入关中,相助天子。你等觉得如何?”

    蒯良先言道,“来人就找了主公一阵诸侯,还是天下诸侯?”

    路章嘴角一动,“天下各镇诸侯,由近及远。”

    看着默默沉思的众人,路章又开口问道,“你们说,我是应该奉诏呢?还是不奉诏呐?”

    吴冲杵了杵拐杖,拱手道,“主公,依吴冲之见,主公非但应该奉诏赶去护驾,还必须要抢先一步。因为当今天下纷乱动荡,诸侯争雄,但都只是各霸一方。在这种时候,谁要是能把天子握于掌中,谁就可以执天下之牛耳已!”

    路章闻言,眼神一动,还没有说话。

    便看到蒯良出列拱手道,“主公,孟达之言,某不赞同!”

    “哦?”路章听言,笑问道,“既然如此,子柔且试言之!”

    吴冲亦是看向蒯良微微点头,侧耳倾听。

    蒯良见状,又拱手施礼道,“主公,孟达!现如今天下大势,可谓是一目了然,那昔日天子不过是徒有虚名尔!汉室摇摇欲坠,主公若真的领兵去相助天子。那事成之后,是想把天子接来荆州呢?还是打算驻扎在长安?”

    路章闻言眉心一邹,蒯良观之,继续说道,“若是就此驻扎在长安,天子身侧。时间一久,臣怕主公会和董卓一个下场啊!”

    “若是接来荆州襄阳城呢?”路章问道。

    蒯良淡笑着回答道,“那无疑是给自己添了个累赘啊!试问,天子若是来了,这荆州谁是主人呐?是主公你?还是那个小天子呢?”

    “再说了,若是那些帝党也都跟来荆州,前期尚可太平。但随着天子渐渐长大,这荆州内部必然会再起风云呐!”

    听到这里,赵累也起身赞同道,“子柔兄之见,我亦赞同。若是那天子摆起谱来,今日一诏明日一旨,主公您是听是不听,从是不从呐?”

    路章听着,心思千转,还是没拿定主意,只是说道,“来传旨试探的是前尚书卢植卢公。他于我恩情深重,这诏书我必须接下,但其后如何行事,还需要诸君献策教我!”

    吴冲拄着拐杖,上前几步道,“主公,方才子柔所言,听着有理,但实乃短视,与大局无益。”

    说着又觉得有些无礼,连忙对着蒯良致歉道,“孟达心切,心直口快!无礼之处,望子柔兄原谅。”

    “无碍无碍!孟达兄请继续,”蒯良面露笑意,摆摆手道,“请继续!”

    吴冲拄着拐杖转身继续说道,“大汉传世四百载,虽然此时已是摇摇欲坠,但并未崩溃啊!那天子虽然年少无为,且徒有虚名,但他仍为汉帝啊!主公你虽然贵为荆州之主,可你仍是汉帝之臣呐!”

    看到路章若有所思,吴冲杵了杵拐杖,又说道,“有道是,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败矣。主公!天子可不是累赘啊,他乃是一面号召天下诸侯的皇旗,一面统领三军的大纛啊!其作用可限量乎?”

    “孟达实在担忧,若是主公弃而不取,那定会落入他人之手啊!”吴冲郑重的喊道。

    此时还一言未发的陈宫突然问道,“孟达兄以为,还有谁会应诏?”

    吴冲直接说道,“兖州曹操,冀州袁绍,豫州袁术,他们都会去取!”

    听到曹操二字,路章双眼一眯,“袁家两兄弟会不会如你所言,我不知晓。但说起孟德兄的话,我认为他不但会去取,甚至还会去抢!”

    吴冲闻言,欣喜道,“那主公您决定了”

    路章伸手一压,打断了吴冲接下来的话语。随即看向一如既往假寐着的贾诩,问道,“文和,该你了!”

    贾诩闻言苦笑一声,但还是开口说道,“孟达和子柔之见其实皆可。天子胜在大义,可以调动天下各镇诸侯,让他们有苦难言。但既然得了好处,也必然要接受汉室底蕴的反扑,既有可能陷入内乱。”

    路章微微颔首道,“说得不错。但没说到我想听得地方。”

    贾诩笑问道,“主公意在关中否?”

    众人纷纷看向路章,路章略一思索后,言语道,“除非蜀州在手,否则关中取之无益,只会拖累荆州。”

    贾诩再问,“主公意在中原否?”

    路章笑道,“中原可是好地方,我自然想取。但五年内我不会动手。”

    贾诩继续问道,“主公取江东与交州,需要天子么?”

    路章闻言恍然大悟,双眼闪过丝丝精光,“镇南将军之名也够用了,若是征南将军则更佳!至于天下各镇诸侯?除了袁术,能不能号召,对我无有用处!”

    “哎,还是文和兄看得清晰!”吴冲这时脸上神色变化不定,最终深叹道,“是我想”

    贾诩轻笑道,“孟达兄所言本就不差,何须感叹?”

    蒯良笑呵呵的称赞道,“文和大才,子柔叹服!”

    路章伸手打断他们的互相吹捧,问道,“卢公的诏书,我已经接下。现在应当如何?”

    贾诩淡笑道,“主公要入关中,必要经过南阳郡,可现在南阳郡还真袁术之手。主公觉得袁公路会如何做?”

    “要没阻止我进军关中。要么放我进入关中后,断我退路。”路章思忖片刻后,皱着眉头说道。

    贾诩点头道,“依我之见,主公可率领大军驻扎在南阳郡与新野郡之间,令一员上将代表主公进入关中相助天子。”

    路章再问,“文和觉得我帐下何人能当此重任。”

    贾诩淡笑道,“都可。但是有一人最佳。”

    “谁?”

    “陆慷公!”

    路章闻言一愣,随即说道,“陆慷此时虽然在襄阳城中修养,但非我之臣呐!”

    贾诩笑道,“主公执此诏书前往陆慷公处,直言相告,则此事必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