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77.嫡长子

    荆州襄阳城,镇南将军府中。

    一年已经走到尾声,纷纷扬扬的战事也随着天气转寒而逐渐冷清了下来,天下大势在这一年变幻莫测,诸侯在相互吞并中逐渐开始整合,有灭亡的,也有兴起的,不过在这些兴衰之中,若论耀眼,路章是比不上一口气拿下兖州的曹操,也比不横跨幽冀青三洲的公孙瓒。

    但荆州军亦有所获,到年底为止,路章留在庐江郡的大军,在高顺的带领下,攻下了柴桑城和整个豫章郡,彻底把交州张津隔在了路章的势力之外。要交州所能进兵处只有桂阳、豫章以及蜀州髬瀮一带。

    所以说,要论收获的话,路章可一点不比曹操公孙瓒少,只是路章前两年动作太大,相比较之下今年显得太安静了。看起来自然是不如曹操这般一口吞并一州来的壮观,也比不上打得四世三公的袁绍避门不出的公孙瓒来得霸道。

    此时此刻,镇南将军府后院

    这里已经忙成了一团,路母和赶来的周异之妻指挥着一众婢女进进出出,袁柔和其他婢女也被使唤的跑来跑去。

    “别杵在这里,碍眼!”路章想要帮忙,却被母亲一把拨开道,“叫厨工煮些粟米粥备着。”

    路章有些尴尬的被母亲拨开,心中又颇为着急,担心夫人周馨月,也有些期待孩子的降临。路章知道,这个年代生孩子基本就是在鬼门关走一遭,所以哪怕路章已经请来了在这方面最有经验的妇人,还是不免担心。

    “去,让人准备些粟米粥来。”路章有些无奈的走到一边,对着站在门口的家仆喊道。

    “喏!”那家仆见路章脸色不好,不敢多问,小跑着快步离开。

    “主公,周异大人和瑜公子来了!”林耐从门外低声看着路章道。

    “我去迎接!”路章看了看忙碌的众人,点头答应了一声,快步往外走去。

    “少秋,我与你同去!”路章之父路南喊了一声,也与路章一同走了出去。

    周瑜早想跑进府内了,但被周异瞪了一眼,才安静了下来。虽是亲眷,但更是主臣,周异拉着周瑜静待在府门口。

    此时,路章和路南已经迎上前来,周异这才担忧的回了一礼道,“馨月妹子进去多长时间了?”

    “堂兄不必担心,不过半个时辰。”路章听到周异的称呼后,也换了个称谓道。

    “这女人生产,时间越久危险便越大,得问问那稳婆,馨月妹子有无危险!”周异与路南松了口气,又与路南也见了一礼,拉着周瑜一边走一边嘱咐道。

    路章陪着周家父子来到后院,看着进进出出的婢女,隐隐间还能闻到房间里弥漫出来的腥气。路南虽然岁数最大,但定性最弱,心急的拉住一名刚刚出来的婢女问道,“情况如何?”

    “回路公,奴婢也不知道啊!”那婢女摇摇头道。

    路南愣了一下,又立马吩咐道,“那你一会儿进去问问稳婆。”

    周异低声道,“整个荆州最有经验的稳婆都来了,馨月妹子一定会母子平安的。”

    “嗯!”路章微微颔首,但还是紧盯着稳房。

    不一会儿,路章也是按捺不住拉住一个婢女问了相同的问题。一开始,路母见周异在,也不好多言,比较周氏一早就来帮了不少忙。但看着自己家的两个大男人不时拉住婢女问东问西,路母有些忍不住了,直接将两人给轰出了后院。

    一个一州之主,一个已经因为路公犁名扬海内的大贤,两人最终还是到了外面,面对路母不耐烦的驱赶,两人却只能乖乖的退出来,一老一少相视一眼,有些尴尬。

    周异和夫人聊了几句,确定了状况稳定,也拉着周瑜走了出来。

    看着路南和路章有些尴尬的状况,轻咳一声道,“路公、贤弟,可有为孩儿取名了?”

    路章闻言点头道,“若为男,便名明,明者,日月也,日出月落,始终光耀大地万物,堂兄以为如何?”

    “路明?”周异听言,品味了一番,点点头道,“不错。日月中时,徧照天下,无幽不烛,故云明。日月成者,亦明也。但若是女儿,贤弟可曾想过?”

    “若是女儿,便取名娴。娴,雅也!”路章笑道。

    “娴?”周异满意的点点头道,“文静大方,举止娴雅。若夫青琴宓妃,绝殊离俗,姣冶娴都。”

    “蕙仙婉嫕,已随烟态而却。小宛媖娴,亦趋清魂而绝!”路章亦淡笑道。

    这般呀文嚼字,听着雅致,却是苦了站在旁侧的路南,路南摇了摇头道,“都好,都好!少秋且把这些都写下了给我,省得友人问起,我答之不出。”

    路章和周异闻言,苦笑不得。

    周馨月这次生产还是颇为顺利的,不到一个时辰就出来了,路章以从未有过的速度冲了进去。

    “恭喜使君,喜得麟儿。”一名稳婆抱着刚刚包好的襁褓,见到路章连忙躬身道。

    “赏!”路章挥了挥手,直接来到榻边,看着发丝已经被汗水濡湿,一脸虚弱的妻子,有些心疼的握着她的手道,“夫人辛苦了。”

    “为路家延续血脉,本就是妾身之责!”周馨月摇了摇头。

    “我刚才问过医工,姐姐如今虽然疲惫,但最好吃些东西再睡。”一旁的袁柔已经将熬好的米粥端上来,路章顺手接过,将周馨月扶起来道,“以前都是你伺候我,今日便让为夫服侍一回。”

    将妻子扶起来,让她靠在自己身上,一口口的喂着米粥,一旁的袁柔看的有些羡慕,乖乖的立在一旁。

    这时,一阵异香突然传来,满室皆闻,瞬间遮盖了稳房内的腥味。

    “咦?”路章嗅了嗅,向周异拱手道,“倒是我忘了,多谢堂兄安排!”

    周异闻言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连忙道,“这香味不是贤弟的安排么?”

    路章脸色一怔,又看向父亲路南和母亲路氏,见他们都摇摇头,顿时邹眉。

    周瑜却轻笑道,“刚刚出生,便使得满室异香,可见非凡!”

    路章闻言一喜,正欲夸赞。却听到屋外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何事慌张?”

    五个亲卫一字排开。

    “主公!荆州城内突然天降桃花,花瓣漫天呐!”

    “主公,江陵有七色鹿叼着一朵灵芝越上城头,冲着襄阳城方向轻声鸣叫”

    “主公,上庸城外密林突然霞光迭起,王康将军亲自前往,发现一块无暇宝玉。”

    “主公,江夏城外河域出现七色彩虹,无数红鲤逆流而上。”

    “主公,豫章城白雾绕城,迟迟不散,龙吟虎啸不绝于耳。”

    路章听得有些无语,沉声道,“消息还真灵通啊,就是太闲了点。看来今年他们都过得太平静了。”

    周异笑道,“异象频出,足见不凡!”

    路章苦笑道,“堂兄也来调侃我。”

    “好了,馨月刚刚生产完,需要休息,大家先出去,让这房间里通通气,柔儿留下来照看便是。”路母见到周馨月有些昏昏欲睡,挥手开始赶人。

    路章这个时候可不敢违背,低头看着襁褓中的儿子,一双明晃晃的眼睛盯着自己,也不哭闹,皱巴巴的,但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却让路章心中生出难言的喜悦感。

    路母瞪了路章一眼,连忙从他怀中小心翼翼的接过孩子,“以后没事别抱,这抱孩子也是学问,抱不好能把孩子抱坏了。”

    “我可以学!”路章连忙道。

    “学会了再来!”路母瞪了他一眼道,“出去!”

    “喏!”路章只能灰溜溜的离开,没法反驳。

    “阿翁、堂兄!你们说这抱孩子真能把孩子抱坏?”出了房门,路章小心的看了房间一眼,跟父亲和周异一边往外走,一边询问道。

    “谁知道?”周异看了周瑜一眼,摇了摇头道。当年周瑜生下来的时候,那可是隔了很久才让自己抱的,他虽然学贯古今,但这方面,真不太清楚。

    “需得找寻医匠问一问!”路章思索道,“以后有了孩儿总不能都是这般毫无所知吧?”

    周异看着屋外天色,“我也该走了,政务还没处理完。”

    “我送堂兄!”路章点点头,“阿翁,母亲可能还有事嘱咐,你在等等。”

    “好!”路南对着周异拱了拱手。

    送走了周异,路章向那些请来的稳婆一一谢过,又送上谢礼,还有府中婢女、家仆,路府添丁,对于路家来说可是大喜事,自然不能吝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