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76.修生养息

    伊籍成功说服袁术退军寿春。路章让出合肥,驻军庐江。

    又加封高顺为横江将军,驻扎在庐江郡,留下程普、黄盖、魏延、蒋钦、周泰五将听命于他,伺机攻取江东各郡县。

    随后,路章回军襄阳城,开始修身养息。

    因为路公犁和占城稻,今年对于荆州来说的确算得上丰年了,单就襄阳一郡今年的粮产,便足够养活前些年的荆州。但是如今天下战乱不休,每月逃来荆州的流民在太多,使得粮草还是囤积的不多。

    因为对占城稻效果不明,所以其他各郡一开始没有种植,起步有些晚了,但也能自给自足。

    总体而言,今年的下半年,在天下各州都陷入纷争之时,荆州却是在修身养息安稳度日,有了蒸蒸日上之意,荆州百姓家有余粮,除了江东,其他边郡也无战火。

    对于眼下的乱世来说,说是乐土可能过了,但生活在如今的荆州绝对比在大多数地方要安心几分。

    “夫君,下雪了!”年关将至,这个时候多数人都缩在家中避寒,如今的路家家境殷富,取暖的方式也比较多,屋里烧了炭盆,但空气着实不好,加上周馨月有身孕在身,所以袁柔将窗户打开,正看到外面飘起了雪。

    “下雪好啊!瑞雪兆丰年,明年百姓的收成肯定更好!”路章看了一眼窗外那纷纷扬扬的雪花,这种大雪,在雍洛一带时很难见到的,随即又叹了口气道,“只是不知这个冬季,又要冻死多少流民啊?”

    荆州本土百姓有屋有粮,还能烧些炭盆,但那些逃难来的流民又该如何过呢?

    路章自小生于微末之中,哪能体会不到百姓之苦,这天寒地冻的,很多人怕是会被这么活活给冻死。

    “夫君总是能怜百姓之苦!”周馨月有些好气,这等时候说这个,未免有些太过煞风景了些,却也有些佩服,她出生颖川丁酉周氏,见过很多士人,但能像路章这样能将百姓时刻挂在心头的,几近于无。

    周馨月又转念一想,或许是因为夫君本就出生中牟农民吧!

    “我非不知夫人心意,只是别的都好,这个时候为夫实在没有心情来颂雪!”路章拨弄着炭盆里的炭火道,“夫人有身孕在身,莫要着了风寒,快些到这边来!”

    “这炭火太过刺鼻了些!”周馨月点了点头,小步回到榻边。

    这个冬天,路章过得倒是舒心,但有些人可就不怎么舒心了,袁本初虽然逼降了韩馥,但接下来公孙瓒跟袁绍反目之后,从十一月开始几乎都是压着袁绍打。再加上公孙瓒刚刚大破青州黄巾,威名正盛,袁绍畏其兵威,又加上冀州新附,人心多少有些不稳,袁绍是一退再退,窝囊得很!

    “所以说,袁绍这次又妥协了?”镇南将军府前院,正跟众人议事的路章听着冀州的消息,不由得笑了起来,这公孙瓒不愧为白马将军之名,这一次打的真是漂亮!

    “不错,不止如此,袁绍还将公孙瓒之弟公孙范授予渤海太守,那公孙范到郡之后,又集结兵力攻打袁绍,公孙瓒声威极甚,冀州郡县官吏纷纷来投,如今公孙瓒封其麾下田楷为青州刺史、严纲为冀州刺史,冀州境内郡县官员尽被撤换,其势大盛!”伊籍有些感叹道。

    一开始,路章和一众谋士还听得频频点头,但听到后来,却是面色渐渐凝重了下来。

    “太急了!”吴冲杵了杵手中拐杖,皱眉道。

    蒯良也点点头道,“公孙瓒打得太顺,有些被冲昏头了!”

    贾诩淡笑道,“长此以往,公孙瓒危矣!”

    路章闻言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无奈道,“我本以为公孙瓒可以与袁绍抗衡一段时日,如今看来,却是我想多了!”

    “主公,这是何意?如今分明是公孙瓒占据上风呐!”文臣还好,多少会意了些,王康和刘磐等武将大都不解的看向路章。

    路章看向吴冲,吴冲会意,点了点拐杖,开口解释道,“公孙瓒不过一郡太守,其麾下又能有多少官吏?却妄想连青州也一并吞下??”

    看到刘磐、石岩若有所思,王康、周陌、李振等几位还有些不解,吴冲轻笑一声,继续摇头叹道,“田楷、严纲本事如何且不说,但这各郡太守、各县县令便是上任,那些个各地豪绅岂会同意??公孙瓒能胜袁绍,在其兵精!”

    王康眼神一闪,突然道,“但此时此刻,公孙瓒将麾下精锐,分散冀州、青州各地,便给了袁绍各个击破之机。”

    吴冲闻言一愣,随即笑道,“明达将军说得不差,正是此理!”

    要知道袁家四世三公,袁绍可是有着整个冀州豪族支持的,公孙瓒如果雷厉风行的找袁绍决战,这冀州完全可以一点点的吞下去。但现在的问题是,公孙瓒不但没有这般做,反而将兵马铺开,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占据冀州乃至青州。

    袁绍麾下文臣谋士不少,恐怕不是打不过,而是那些个谋臣献策故意退军分散公孙瓒的军队。而自己则快速整合好力量,欲要一击即中。

    “啧”路章揉了揉太阳穴,虽然冀州远在河北,但他是真的不希望袁绍大败公孙瓒,公孙瓒一败,冀州必将为袁绍执掌,以袁绍的名望,河北四洲谁能挡之??

    “稍后我书信一封,派人给我送到公孙瓒手中,”想了想,路章还是决定努力一下,公孙瓒前期打的很好,正掐住袁绍没能及时将冀州力量整合起来的命门,现在要做的不是一口把袁绍吞下,而是最大可能的占据中山、常山、河间这些地方。

    “主公,公孙瓒恐怕不会听主公的!”吴冲、蒯良、陈宫几人对视一眼,皆是苦笑道。

    现在的公孙瓒显然是有些膨胀了,别说路章这个曾经的敌人,恐怕就是他麾下的人,也未必能劝动这个时候的公孙瓒。

    “总该试试才行,尽人事听天命吧!”路章摇了摇头道,他何尝不知基本没用,但只要有机会,就要试试,万一有用呢!

    吴冲蒯良等人点点头,也都不再劝说。

    话题一转,路章又向吴冲问道,“关中长安情况如何?”

    吴冲呵呵一笑,眼神闪动道,“董卓看来是真的老了,长安城中暗流汹涌!尤其是王允皇甫嵩卢植等人,蠢蠢欲动。”

    这时,贾诩突然出声问道,“知道李文忧在做何事么?以他之能,怎么可能坐视不理!”

    路章闻言,也有些好奇。

    吴冲轻叹了一声道,“前些日子,吕布看上一位宫中貂蝉女官,董卓不知何故竟然抢先一步接回来府中。李儒闻听此事,劝说董卓将此女赐给吕布,已收其心。哪知董卓大怒,不但未听,还将李儒调去辅助潼关牛辅。”

    “好一条美人计!”贾诩闻言,双眼一睁,又笑问道,“想必年前,朝中大臣和关中世家对董卓很顺从吧!不然董卓可不会调走李文忧。”

    吴冲点头道,“确实!本来关中世家对董卓阴奉阳违,朝中大臣亦是。但年前五月,情势突变,他们对董卓言听计从,还献粮犒劳西凉军伍。”

    贾诩淡笑道,“终究是董卓老了,想安逸享乐了。要是二十年前,那位雷厉风行的北地飞熊还在,关中可翻不了天。”

    “廉颇尚老,汉武暮年亦是。如今董卓可惜了!”路章淡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