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74.千骑劫营

    自从纪灵收到路章兵出夏口的消息之后,便已经连夜书信袁术让人前来支援。当然,书信递往寿春需要花费的时间不少,抽调兵马和战备物资时间也要一两天。

    纪灵在庐江郡留下了两万大军驻守重要县乡,袭扰拖延路章来军。自己则领着三万大军围攻合肥县城。然,徐鹏守的很坚决稳当,又有蒋钦周泰查漏补缺,纪灵一连攻了五日,都不见成效。

    庐江郡,合同县。

    这是路章攻下了的第三座县城。路章几次向长驱直路,攻向庐江城,或是直插合肥,但驻守在附近县乡的袁军总是避实就虚,让过他的主力,袭扰夏口而来的运粮队,这令路章有苦难言,只得一路攻打,稳步推进。

    路章闻得徐鹏没有依计行事,惊退袁军,立马就知道了徐鹏的心思。这是想要在庐江郡战后,用以逼退袁术大军呐。

    路章不用问也想得到,此时合肥县城的徐鹏守得有多艰难,但他几次三番都没能加快行军。羞怒不已,此时随军祭酒陈宫想出了一道妙计。假意突进,诱敌袭粮,伏之敌后,快速斩断袁军在庐江各县乡的有生力量。

    路章闻言大喜,依计行事。

    果然,两日之后,成效显著,进兵速度徒然加快。并且虚实难测,纪灵留守在各县乡的袁军怕了,深怕再中伏,不敢肆意袭扰荆州的运粮队。

    此时此刻,已是路章进兵庐江的第五日了,同时也是合肥易手的第七日了。想起徐鹏等人的艰苦,路章派遣大将魏延和黄盖,各自率领一千虎翼轻骑先行突进,袭扰合肥大营。

    时光流转。

    合肥县城北面二十里,一处旷野之上,天色将近黄昏。

    魏延率领着麾下六百骑兵正在休息。周围倒着许多袁军骑兵斥候的尸体,一骑将脸色阴沉道,“魏将军,这已经是咱们歼灭的第五股袁军斥候了,一日下来起码杀了上百人,再加上黄盖将军那边遇上的。这袁军有多少骑兵,恐怕都派出来了吧?”

    “不错!合肥易手,袁军通往淮南的道路被封锁近半。粮草更是运转艰难,纪灵明显不敢跟咱们正面对敌,却使得这些阴招,真真可恨!”黄盖领军快马而来,听闻此言,亦是冷声喊道。

    魏延脸色铁青,望着合肥方向神色渂灭不定。陡然看向黄盖和一众骑兵,低喝道,“公覆将军!兄弟们!敢不敢跟我干场大的?”

    黄盖闻言一愣,连忙问道,“文长!你可是想到什么办法对付袁军了?”

    魏延眼神闪动,言语道,“袁军不断袭扰我军,自然是为了阻挠我军支援合肥,至于纪灵快速攻破合肥,便能与我军再争庐江郡归属。我想他们每日皆要围攻合肥县城,连日之下,士卒们必然疲惫不堪。”

    黄盖闻言会意,连忙道,“文长是想说,纪灵的大本营防御不足,我等趁夜突袭?”

    “不错!公覆将军,咱们合力尚有骑兵一千二百有余。且来去如风,今晚又月黑风高,正适合劫营啊!”魏延沉声道。

    黄盖沉默片刻,又看向身后兴奋不已的士卒,长吸了口气道,“好!咱们今晚就去劫营!!”

    魏延听到黄盖赞同了自己的计策,顿时欣喜道,“他们骑兵不停袭扰咱们,也该是时候让他们知道我们骑兵的厉害了!”

    两将身后,一众骑兵皆是点头附和。

    黄盖看到神情激昂的士卒们,轻笑着压了压手掌,“兄弟们!现在天色还早,咱们再休息一个时辰,在向北袭击纪灵营寨。”

    有魏延和黄盖这两员猛将,虽然今日杀了不少袁军斥候,但地形不熟,亦是伤亡了不少弟兄。故此厮杀下来,这群士兵正积攒着不少火气。大家吃饱喝足,一个时辰之后,这千余骑兵休息好了,便一路纵马向北准备袭击袁军纪灵大营。

    待到深夜之时,魏延和黄盖才带着骑兵来到了袁军营寨之外。此时已经将近子时,兵马本就劳累,在傍晚用过饭之后便休息了。

    如今已经是深夜,袁军正值困乏之时!

    魏延猜的没错,纪灵他们确实没有料到荆州军会赶来袭营,更何况劫营之事,也是魏延和黄盖临时起意。

    不过纪灵征战多年,能被袁术引为心腹,能力确实出众!从外观之,用兵谨慎,营寨之外还是防备森严。

    可惜这个时候袁军却是疲倦不堪,一个个巡逻的士卒都在打着盹儿。

    更何况这支袁军还混编了不少庐江士卒,有些军纪不明,就算纪灵用兵谨慎,但命令下达之后,下面也只是领命,却不实行。

    弓箭亦是骑兵的基础武器,魏延和黄盖商量一番后,千余骑兵皆是携带弓箭,在两人的带领下,他们轻手轻脚的来到袁军营寨之外。

    “放箭!”魏延冲着黄盖点了点头,突然一声令下,箭雨徒起。

    “兄弟们,随我冲锋!!”箭雨既下,黄盖也是随后大吼道。

    荆州军一面向纪灵营寨之中发起冲锋,一面放箭能。

    顿时一阵阵惨叫声响起,魏延和黄盖一马当先,手中长刀大锏将围栏挑飞,冲入袁军营寨之中。

    “文长!重在放火烧营!莫要贪心!!”黄盖怕魏延年轻气盛,立马大喊着提醒道。

    “公覆将军放心!我自省得!”魏延闻言,咧嘴一笑,不断用手中长刀,挑翻营中用来照明的火盆。

    火盆之中柴火四处纷飞,落入营寨之中,很快便将军帐点燃。

    不过一会,袁营之中便已经火光冲天,袁军皆是惊慌失措从军营之中奔逃而出,淮南军还好,可不久前混编而来的庐江士卒就不行了,遭遇如此大的混乱,立马便成了无头的苍蝇,四处乱飞。

    若是军纪严明的军队,发生了这种情况士卒肯定会去寻找上官,层层上报来恢复秩序。而袁军却是在一颗老鼠屎毁了全军。但看营中四处奔逃,毫无秩序。

    如此,可是大大便宜了魏延和黄盖他们了,两将一路畅通无阻,一面杀戮着混乱的袁军,一面肆无忌惮的放起火来,制造混乱。

    袁军混乱不堪,有的袁军想要寻找制造混乱者,却因为兵马太过混乱而无果。

    巨大的混乱很快惊动了身处中军的纪灵,纪灵身着单衣出了营帐,只见自家兵马混乱不堪,四处奔跑,火光冲天。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大股兵马厮杀过来了。

    纪灵见状,大声怒喝道,“敌军连夜攻击我军,为何不见斥候传来消息??”

    “没有啊,荆州军仍是驻扎在庐江肥夷县那边,只有少数骑兵出来攻击我军斥候!”纪灵身后一个将士连忙回答道。

    “一群废物!!”纪灵冷喝道,“来袭敌军主力何在??”

    “兵马太过混乱,根本不知道来了多少兵马!”

    纪灵闻言顿时满头的黑线,他便是用兵堪比韩白,此时也带不动了。

    “这分明是路章遣人袭营,不是让你们加强防备吗?你们是干什么吃的?”纪灵气急败坏道。

    一众兵将顿时低头不语。

    这时,阎象也是衣冠不整,匆匆赶来,“纪灵将军,勿要再骂了!快下令兵马向中军聚集!”

    兵马太过混乱,纪灵深吸了口气,也只能照着阎象所言行事了。

    一时间,中军大帐外敲锣打鼓,袁军这才向中军聚集过来。但还是太过混乱,短时间兵马也无法聚集,魏延和黄盖此时也是杀得兴起,袁军无法阻止攻击,他便率领着骑兵在袁军之中一顿厮杀,两人浑身浴血,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手却快砍麻了。

    这个时候,兵马集合之后,混乱稍止,袁军才发现虎翼轻骑所在。

    不过一股骑兵,近千人,却让袁军如临大敌,如此混乱。纪灵和阎象几人远远望着魏延和黄盖率领的骑兵,气的胡子一阵颤抖,高声喝问道,“来将何人,报上名来!”

    “吾乃义阳魏延魏文长是也!”魏延又是一刀砍翻一个袁兵,回头高声回应道。

    “九江黄盖黄公覆!”黄盖勒马踏步,亦是冷声喊道。

    “好!魏文长、黄公覆,本将记住你们了,给我杀!”纪灵大手一挥,下令兵马围杀魏延和黄盖。

    但黄盖和魏延早有准备,战马一转,便向着营外杀去,骑兵来去如风,很快便冲出营寨之中,向着庐江方向赶回。

    却是打着游拽合肥地域,截制纪灵攻城力量的打算。

    庐江,肥夷县城中。

    魏延和黄盖彻夜未回,路章担心无比,一大早便在城头上等待,待到将近天明时分,才有斥候赶回。

    路章连忙招入询问。见得此人浑身浴血,不由得问道,“怎么回事?你们遭遇袁军埋伏了??”

    “主公,昨夜魏延将军和黄盖将军领着我们一路向北追杀袁军斥候,待到傍晚临时起意,决定趁夜袭营,一个晚上却是好一番厮杀,砍得我等手都麻了!”斥候立马回答道。

    路章闻言却是脸色一沉,面不表情的询问道,“袁军没有防备,被你们袭击成功了?”

    “袁军何止没有防备,我军厮杀进去,他们便混乱不堪,让我们好一阵杀戮。烧毁军帐辎重无数,袁军更是被我军踩踏致死不计其数,而我们杀了的更是数不清啊,”那斥候闻言,立即兴奋的回答道。

    路章闻言一惊,随即喜笑颜开,“好啊,只是可惜我没有率领大军趁机进攻,长驱直路。否则此战已定!可惜可惜”

    魏延喜行险,早该想到他会主动出击了,但路章怎么都没想到会取得如此大的战果。路章想了想,没有责怪,毕竟战机本就是稍纵即逝的。但路章此时所想的却是要把魏延丢给高顺或是文聘,好好历练历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