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39.右四擂

    襄阳,城北校场。

    路章踏上中央观望台,看了眼早早候在擂台下的众人,挥手示意高顺。

    高顺聚气于胸,大声喊道,“右四擂,演武择将现在,开始!”

    “我先来!”高顺话音刚落,就有一个汉子大叫一声,跳上了擂台。其人身高八尺,虎背熊腰,手持一把斩马刀。

    “我来战你!”一个青衣汉子随后就踏上擂台。

    双方拱手见礼后,持刀对冲,“噹!”的一声巨响,两人各退五六步。力道不分胜负,双方面色一正,开始见招拆招,一时间打得如火如荼。

    此时,其他三座演武台,擂台之上,战况亦是如火如荼,充斥着血腥。

    第二座演武台,一个手持三尖两刃枪的汉子颤颤巍巍的站在台上,这汉子浑身上下沾满了鲜血,一件麻布衣袍被割裂成一条一条,透过这些缝隙,依稀可以看到汉子古铜色的肌肤上,一丝丝血珠渗透出来,将麻布衣袍侵染得一片血红。

    “我来战你!”这时候,一个手持一柄巨斧的精壮汉子冲了上来,他冲上台后,手中巨斧一横,作出防御的动作,然后才说道:“南阳,武布,前来讨教。”

    手持三尖两刃枪的汉子也是大声回道,“南郡,林耐!”

    “请!”武布右手拎着巨斧,直接说道。

    但是林耐却是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认输!”说完之后,他便拎着手中的三尖两刃枪,径自走下了演武台。

    一时间,周围的武者见林耐直接认输,都是唏嘘讽刺,没有一个出言安慰的,但是林耐却丝毫没有放在心上,而是作壁上观,等候着其他的人上去挑战武布。

    如此一来,第二座演武台便又陷入了血战当中。

    第三座演武台,没有一个人认输,全都是死战到底的勇士。一具又一具的尸体躺在了演武台边缘,猩红的鲜血已经将演武台沾染的一片血红。若是胆小之人,看到擂台上的血红之色,怕是心惊胆颤,惧怕不已了。

    第四座擂台,亦是如此。所有的人都是奋不顾身,即使浑身上下伤痕累累,也是不愿意认输下台,都选择了死战到底,没有人愿意似林耐一样做缩头乌龟,主动认输的。

    此时,第一座演武台上却出现了一个赤膊的壮汉,长得浓眉大眼,一双虎目精光闪烁,鼻梁高挺,颌下虬髯浓密,行走间,一股桀骜不驯的气息从壮汉身上散发开来,端的是剽悍无比。

    走动间,壮汉手中的长刀叮叮作响。那长刀与一般的窄身、直刃、环首长刀不同,刀身略显宽大,刀刃微微的弯曲着,刀长七尺,刀背非常厚,而且刀背上穿有九个铁环,长刀挥动的时候,叮叮叮的声音从刀背上传来,能够扰人心神。

    壮汉握住长刀刀柄,刀尖向下,朝站在台上的人拱了拱手,大声喊道,“九江,周泰!”

    擂台上的人听见周泰的名字后,冷哼一声道,“襄阳,张狞。”

    他还礼之后,便摆手大声道,“请!”

    “请!”

    话音刚落,只见周泰抡起横江刀,长刀挥动,顿时叮叮的声响自刀背上传来。但周泰仍旧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手中的七尺横江刀封在胸前,摆出了一副你不出手,我也不说出刀的模样。

    “杀!”张狞站在周泰对面,感觉周泰好似一条巨蟒一般凶猛冷厉,随时都可能发起致命一击,因此抡起手中的钢刀便冲了过去。

    周泰见钢刀劈来,淡淡一笑,手中的横江刀瞬间向前推去。顿时,一股巨大的力量自钢刀之上传递出来,虽然横江刀的速度不快,但是却能够感觉到横江刀朝张狞钢刀削去的时候,一股轻微的嘶啸声自横江刀刀刃上传递出来,这是刀刃划破空气,发出的刺耳声。

    这么慢的速度,却能做到这种地步。当真是骇人听闻,厉害无比。

    “铛!”

    霎时,横江刀与钢刀碰撞,发出金铁交击的碰撞声,但是这一瞬间,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横江刀刀刃上迸发出来,巨大的力量直接将张狞手中的钢刀磕飞了出去,而张狞本人更是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双臂上传过过来,使得五内俱焚,“哇!”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脚下一软,直接瘫倒在地上,浑身颤抖,虎口流血,看张狞的模样惨淡无比。

    “嘶,嘶”

    “好厉害!”

    “这人是哪里冒出来的,竟如此厉害!”擂台周围,观看的武者窃窃私语,讨论着周泰的事情。

    周泰却充耳不闻,目光落在了张狞的身上,问道,“你可愿认输?”

    “认输,我认输!”张狞没有犹豫连连点头,灰溜溜的下了擂台。

    周泰一招便解决了他,这样的实力已经不是他能够抗衡的了,若是还呆在擂台上就是找死了。下方的人看见张狞灰溜溜的下了擂台,顿时又是一阵窃窃私语,不过却没有讥讽张狞的,因为张狞先前也是连续五战五胜,可是现在居然一招不敌,如此情况,使得围观的武者有些心中发颤。

    中央观望台上,路章双眼精光闪烁,目光望向周泰,露出一丝欣喜的神色,既是周泰,那蒋钦应该也到场了。

    “九江,蒋钦!”果然,第二座擂台上一个大汉暴喝一声,手持一把钢叉,两三下就将对手捅死当场。

    擂台下,魏延和周陌对视一眼,低声讨论道,“如何?是自行动手?还是照商量的来?”

    魏延有些忌惮的看着周泰和蒋钦,低声道,“这次演武择将来的高手不少,我们还是稳妥点行事吧!”

    “呵呵,看你论兵总是喜欢出奇制胜,怎的这回老想着稳妥了?”周陌讥笑了两声,跳上了第三座擂台。

    魏延枣红色的脸微微犯青,低骂道,“你想的轻松?若是这次入不了镇南将军府,连领兵的机会都没有。读什么兵书都没用!”

    擂台上,你来我往,好不热闹!路章看的不住点头,“明俊,荆州之地人杰辈出,你觉得周泰、蒋钦、魏延、周陌四人如何?”

    高顺肃声道,“都不错!”虽是这般说着,但他的眼神却是看在擂台下。

    路章见状随之望去。是一个身穿麻布衣,手持三尖两刃枪的壮汉,上衣已经被划得不成型了,内里肌肤亦是划伤了不少,但此人仍是站的笔直,一双瞳孔坚定的观察着四座擂台。

    “此人应该是叫林耐吧,我记得!”路章神思一转,也是略带欣赏的说道,“识时务知进退,他已经上了九次擂台了吧,全身而退,仍有余力。不错!”

    高顺低声道,“他可为我副将!”

    路章闻言一愣,又仔细的看了看台下的林耐,惊异道,“除了张辽和文聘外,这么多年来,我还没见过你如此看重一人。”

    “我看到了曾经的自己!”高顺回答的还是一如既往的简洁明了。

    路章闻言微微颔首,招来一名亲卫低语了几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