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25.新野议政

    又一日,路章令文聘领兵五千镇守宛城,随后自己率领大军入主新野郡。

    不得不说上次路章割发代首的事做的不错,再加上其后对百姓秋毫无犯,又分粮给他们,使得南阳百姓听闻路章要往新野而去,不少人都携老扶幼紧随在后。深怕袁术打回来,他们的日子又变得跟以前一样。

    新野郡郡守府大堂。路章将自己手下以及新野官员聚在此处。

    贾诩正在给路章介绍新野郡的郡吏属官,“这位是太守张潘,兵曹张腊,贼曹林式,主薄步坤,长史杨连典史伊籍”

    路章一边听一边笑着举酒相邀,唯有说到伊籍时,路章心中一动,不由得留意了一下,随后暗暗点头。

    “诸位,路某蒙天子厚爱,封领荆州刺史,镇南将军,汉牟亭侯之位。今次初来贵郡,以后共事还望多多指教!”路章举起酒樽,向着下座诸人想邀道。

    下手的武将官吏们闻言,连忙举起酒樽,一饮而尽,连忙称道,“今后唯君侯之命是从。”

    “好!”路章放下酒樽,大声笑道,“我路章一介武夫,麾下人杰虽然不少,但多是武将,文吏稀少。不知新野郡内可有良才美玉?我愿亲往请之!”

    太守张潘先行说道,“禀君侯大人,自一十八路诸侯联盟起兵以来,多有中原文士忧心乱兵之祸,纷纷避入我荆州境内。但大都居于襄阳、南郡之地。新野郡小民寡,潘倒是未曾听闻有人居于此处。”

    路章淡笑道,“张太守何忧新野民寡地狭。今次我兵驻新野,与我同行者有南阳郡民不小五万,还望太守早晚登记,勿要使民无居。”

    张潘闻言,连忙起身道,“君侯大人!我早已让郝校尉加班加点,为远道而来的百姓们登记名册,安排居处。”

    “好!”路章挥手赞道,又引他重新坐下。

    末位的典史伊籍犹豫再三,还是起身施礼道,“卑职有一人愿荐于君侯大人。”

    路章正在饮酒,见到伊籍起身说话,连忙将酒樽放下,问道,“快快说来!”

    伊籍说道,“君侯大人,在新野郡之北二十里处,众安县中正有一贤才困居于内。此人姓吴,名冲,表字孟琼。其人昔日武艺高强,有众安之虎之称。只是在黄巾之乱初期,因战而伤,左腿伤重难治,只能拄着拐杖瘸腿度日。整日借酒消愁,生活也变得困顿不堪,然家有贤妻良母苦苦相劝,最终幡然醒悟,弃武从文,日夜苦读不缀。”

    见路章面露沉思,伊籍继续说道,“我曾慕名而往,与之交谈。其人纵略南北,言辞犀利,时至今日,犹在耳畔。”

    太守张潘轻叹了口气,对路章说道,“这众安之虎的事我亦有所听闻,但我大汉选官讲究’身言书判’四字,其人是否有真材实料我不知,但就身有腿疾拄杖而行,用之恐影响我大汉官员之威仪呐!”

    路章又看向新野郡内的其他官员,见他们皆是如此心思,不由感叹昔日庞统之痛,以及曹操唯才是举的远见。

    路章起身喊道,“既有贤才,为何不用?若此人真有贤才,能造福黎民百姓,路某就敢冒着影响汉官威仪之恶,亦要请他出山。”

    众人见路章已经下了决心,自然齐声道,“君侯明鉴!”也有几人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此行过后,路君侯礼贤下士,求贤若渴之名就要传将开来了。

    “报!”此时府门外有马蹄声突然响起,伴随而来的还有一声大喊。

    路章等人往大门看去,有一士卒下马之后,快步跑了进来,跪倒在大堂之中,“禀主公,虎牢关传来战报。”

    路章闻言连忙说道,“快快说来!”

    “董相国兵临虎牢关后,令上将军吕布关前挑战,诸侯不应,吕将军在诸侯联军寨前大骂,随后神箭出手射断一十八杆军旗。诸侯震怒,联军上将终于出战,步涉、潘凤、方悦、武安国连续出手,却没有人能在吕将军麾下走过三合,尽皆被斩落马下。”

    路章听到此处,不由得哈哈大笑,“奉先吾兄,当真是神威盖世!”

    那士卒继续说道,“诸侯羞怒之际,有一员将领只身出战,其人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声若巨雷,势如奔马。与吕将军大战八十个合才稍落下风。后又有两人人前来相助,三人和马而围,酣战不休,吕将军不敌,勒马而回。”

    贾诩闻言饮罢杯中酒,冷笑道,“君侯大人,十八路诸侯名为讨贼勤王,实则争权夺利,野心勃勃!”

    路章挥退堂下传信士卒,沉思片刻,问道,“文和,你觉得此番十八路诸侯能胜否?”

    贾诩放下筷子,淡然道,“以我观之,此战无论谁胜谁负,只要是那些活下来的都算是胜者。皆能都到他们所想。只有一方已经确定了是输家。”

    路章闻言一愣,仍有些疑惑,不由得再次问道,“文和先生,我知你才高智高,不知能否明言之?”

    贾诩慢悠悠的擦了擦嘴角,开口说道,“此战若是董相胜了,兵马必然也会损失极大。此时董相亦无力征伐撤退的诸侯。以李文忧之能,必然会建议董相下令加封各地诸侯,已安诸侯之心,待到董相缓过神来,方能再行征伐。既是如此,那些个各地诸侯既得封赏,又的名声,谁能言他们是输家??”

    见路章和其他众人若有所思,贾诩默默的又拿起筷子夹了几块鸡肉放入嘴中。

    等路章又看向他,贾诩才继续说道,“此战若是诸侯胜了,兵马也必然损失惨重。这时,董相亦可裹挟天子以及朝中文武百官,西去长安旧都。那关中之地,有潼关和函谷关这两道天险,诸侯怕是也无有兵马粮草再次攻伐了。到了那时,情况类似,董相必然大肆封赏各地诸侯,引其互相征伐。而董相自己则虎踞关中,坐观关外诸侯狼烟四起,只待时机成熟,又能兵出中原,再伐天下。如此顺势而为,以退为进,诸君觉得董相输了么??”

    有官员问道,“那依先生之前所言,战局一开,有一方就注定是输者,那一方输家又是谁?”

    贾诩放下酒樽,悠悠叹道,“四百年之汉室,威严何在?”

    此话一出,整个大堂内突然一静!连呼吸都停顿了起来。汉室传世四百载,威望尚在人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