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24.舌如利剑

    贾诩只身入新野。

    二日辰时,高顺和文聘终于带着后军赶来了宛城,路章令他们快去休息。下午一时,再行议事。

    高顺和文聘对视一眼,向着路章拜了声,“主公!”显然,他们二人虽在后军,但也得到了昨夜宛城发生的事情。

    路章连忙扶起他们两人,轻笑道,“快去休息!”

    送走高顺和文聘两人后,路章带着几个亲兵在宛城各处巡视,观察。显然,清晨的宛城亦是忙碌,百姓永远是最辛勤的,但在这个世家门阀的时代,他们的辛勤与收获注定了不成正比。

    “君侯大人,怎么起得这般早?”

    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路章转头看去,连忙快步走近了去,“文和先生不也是如此么?”

    贾诩微微摇头道,“属下是劳苦命,得负责些宛城政务,不然赵秀忠怕是又来唠叨我了。君侯可不一样,为人主者,还能早起巡查宛城军防,百姓生计的可不多见。”

    “文和先生妙赞了!”路章见贾诩夸赞自己,不由得咧嘴笑了笑。

    贾诩又说道,“君侯大人,宛城亦或者是南阳郡。这地方虽好,但若是没有整个荆州作为根基,怕是祸而非福啊!”

    路章闻言连忙正了正脸色,挽着贾诩的臂弯道,“文和先生,你我把臂同游,边走边说。”

    贾诩见状一愣,却是抽不出手来,笑着点了点头道,“荆州有九郡八十一县,唯有南阳郡地处中原,北可过汜水关,而望洛阳。东则为豫州人才辈出之地。西可过潼关,而望关中。自古以来,皆是兵家必争之地。”

    路章深以为然,点头道,“文和先生之意,是要我趁十八路诸侯攻伐董相之际,速取荆州以为根基?”

    贾诩闻言先是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道,“君侯大人,荆州之地虽然被孙坚诱杀了前任刺史,但各郡太守和名门望族尚在,取之亦是不易呐!”

    路章闻言有些邹眉,他和历史上的刘表有点不同,他是带着军队来的,自主性很大,但世家大族却仍不能太过得罪。

    “文和先生!你既然来寻我,必有良策教于我,望先生不吝赐教!”路章略一思索后,连忙向贾诩虚心问道。

    贾诩淡笑道,“君侯大人,你有精骑悍卒两万有余,又连败孔柚、孙坚、公孙瓒等天下闻名之士。威名以传遍天下九州。今,文和愿以一张利嘴,三寸不烂之舌,孤身入新野郡,为君侯劝降之。”

    路章连忙问道,“文和先生此去,所需何物?我这就去准备!”

    贾诩哈哈一笑,对路章说道,“君侯大人,你可令一员上将领五千羽林精骑兵进新野,一路上只需缓缓而行。到时,新野郡守必定已携户籍兵粮翘首以待。”

    “好!”路章闻言大喜,略一思索道,“我令徐鹏将军领五千羽林精骑随你出城。”

    贾诩点头道,“如此必然马到功成,文和先行一步!”

    看着贾诩缓缓离开视野,路章连忙招来徐鹏吩咐他依计行事。

    倒是赵累匆匆忙忙的跑了来,“主公,贾诩何在?为何不去郡衙理事?”

    路章闻言一愣,将贾诩之计告知赵累。

    赵累脸色一僵,没好气的说道,“好个贾文和,昨夜才问我新野郡守何许人也?行事如何?原来是为了此招!”

    “罢了,既是为了主公大业,晚些时候再寻他晦气!”赵累对着路章拱拱手,又匆匆忙忙的跑回了郡衙理事。

    时间流转

    新野郡首府。

    新野郡太守张潘带着一众文武官吏在大堂招待贾诩。

    张潘使了个眼色,下坐的一名官吏会意,直接问道,“贾先生,不知你此来所为何事啊?”

    贾诩缓缓的拿起茶杯茗了一口,直接了当的说道,“天子加封我家君侯为镇南将军,荆州刺史。现今我家君侯已经入驻到了南阳郡首府宛城之中。”

    不等其他人再问,贾诩继续说道,“我家君侯的下一站便是新野郡,不知道张太守意下如何?”

    张潘听到贾诩说得这么直接,顿时有些骑虎难下。边上倒是有一个小吏突然出声说道,“天子诏?我看未必吧?世人皆知董卓废立天子,倒行逆施,大肆封赏自己旧部。他路章到底是汉家天子的臣子,还是董卓的臣子呢?”

    贾诩闻言,眼中神色略有变化,看了看那名小吏道,“你这是想跟我辨一辩天子是否为正统呢?还是欲使你家太守为死地呢?”

    “报!”就在这时,府外突然有亲卫大喊着跑了进来。

    刚入大堂,就连忙跪倒在地焦急道,“禀太守大人,新野城外二十里发现大量骑兵!”

    太守张潘连忙起身问道,“有多少兵马?”

    “不下五千铁骑!”

    贾诩看着大堂内有些慌张的一众官吏,笑呵呵的说道,“唉!看来我家君侯是等不及了。”

    这时有人冷哼一声道,“太守大人勿须忧愁?我们新野城尚有五千战卒。兵法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他路章要想攻下我们新野城,哪有这么容易?再说了,襄阳郡离这不过两百里,骑兵一日可至。”

    张潘听到此话,心中略有放松。

    “呵呵!”却见贾诩一阵冷笑,“我家君侯自兵出汜水关后,一败孔柚,二败孙坚,三败公孙瓒,又有哪一次兵力是占优的?还不是以少击多,大败敌军!”

    贾诩见张潘眼神闪烁不定,又继续说道,“孔柚者天下名士,张太守可能比之?”

    张潘连忙摇头,“孔大人是孔圣之后,天下名流,我哪敢与之相比。”

    贾诩继续说道,“孙坚者骁勇善战,张太守可能比之?”

    张潘苦笑着又摇摇头,“孙坚号称江东猛虎,这些年更是东征匈奴西讨羌胡,我哪敢与之相比。”

    贾诩再说道,“公孙瓒者威震幽州,张太守可能比之?”

    张潘深叹了口气,“白马义从纵横北疆,鲜卑闻之丧胆,我可比不了!”

    在座众人面面相觑,没有再言,接下来的事只能看太守大人自己的选择了。

    贾诩紧追着问道,“那张太守凭什么觉得能挡住我家君侯的铁骑??”

    随即上前一步,直视其人道,“是觉得我家君侯之刀不利乎?”贾诩说完此言,转头冷眼扫视在场众人,大步流星走向堂外。

    “张太守既然不愿接受我家君侯的善意,那贾某走也!”

    “别!等等”张潘瞬间变得手足无措,“贾先生慢走,快快拦下贾先生!”

    贾诩转身道,“张太守欲要斩我祭旗乎?”

    张潘连忙拉住贾诩,苦笑道,“文和先生,你就绕了我吧!”

    不久后,新野城门洞开,徐鹏带军直接入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