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19.军令

    洛阳城相国府中,董卓正在聚将议事。

    董卓扫视诸将后,大声说道,“如今虎牢关外,袁绍集结三十多万大军虎视眈眈。汜水关被袁术掘水而破,其正聚兵围攻成皋城。诸君,何以教我?”

    “报!”不等众人说话,有一士卒快步跑来,跪地报道,“徐荣将军于昨夜袭破袁术大营,其人率领溃兵逃亡虎牢关方向。”

    “好,好啊!”董卓闻言大喜道,“如此说来,诸侯联军皆在虎牢关下,你们谁愿去支援虎牢关胡轸将军?”

    李儒出列说道,“相国大人,既然他袁绍全军突进虎牢关,那您不能堕了气势啊!”

    “嗯?”董卓闻言一愣,问道,“你是想让我领兵与他决战于虎牢关下?”

    “不错,相国大人尚有西凉铁骑二十五万,并州狼骑八万,何惧袁绍麾下那诸侯杂军!”李儒轻笑道。

    董卓略一思索,拍了拍桌案道,“好!樊稠,你即刻调集西凉军全部兵马,本相要亲自出战!”

    “樊稠领命!”

    看着樊稠退下,李儒又出声说道,“相国既要亲自率军出战,那当然是能马到成功。不过臣担心,如果这次相国倾城出兵的话,城中恐有不虞啊!”

    董卓闻言一愣,坐下问道,“文忧啊,你什么都好!就是说话文邹邹的,老夫听不懂呐!”

    李儒轻笑一声道,“相国,你是知道的,现在的朝中大臣大半都是前朝公卿,他们对相国大人一直是虚与委蛇,表面恭顺,其心叵测啊!”

    李儒见董卓微微颔首,继续说道,“比如说袁绍的叔父,现为朝中太傅的袁隗,当他得知前线兵败后,喜得是手舞足蹈啊!”

    “相国大人!你想一想,如果你统军倾城出兵。一旦那些大臣们要是与袁绍里应外合的话,多有不便啊!”

    董卓闻言,眼神闪动许久后,犹豫道,“袁家四世三公,名满天下,要是对袁家动手,我怕天下士人心寒呐!”

    李儒冷笑道,“那袁隗怕也是这么想的。相国大人,你且看信,”说着他从衣袖中取出一份裹布,亲自上前递给董卓。

    董卓有些疑惑的接过裹布,打开一开,突然脸色铁青,急忙问道,“此事当真?”

    李儒点头道,“我已经探查过了,路府之中那人已非本人!”

    董卓眼神一冷,看向王当道,“王当!”

    “末将在!”

    “即刻拿下袁隗全家老少,明日出征时,城门下全部斩首祭旗,为我西凉大军壮行!”董卓面色冷淡的喊道,“也让那些个前朝公卿大臣们看看,这就是和我董卓暗中为敌的下场!”

    “遵令!”王当连忙说道,随即快步跑下堂去。

    “传令,本相出征后,五日内斩袁术首级,十日内取袁绍首级!”

    “遵令!”众将纷纷下堂整军而去。

    李儒继续说道,“相国,臣还有一个建议。”

    “说!”

    李儒淡笑道,“相国此次缴贼,未必一定要力战啊!”

    董卓闻言一把站起,连忙走到李儒身边,“哎呀,李儒!我的好女婿啊!你就不能把话说明白了嘛?”

    李儒竖起两根手指道,“我有两计可助相国平贼。一为奇袭敌后,扰乱盟军粮道。二为离心之策,那十八路诸侯中彼此勾心斗角,今日又岂会同心同德?”

    董卓听到此言大喜,继续追问道,“快快与我说来!”

    李儒拉走董卓走至左侧地图处,指着地图道,“相国请看,袁术会盟之前,暗令孙坚击杀荆州刺史王睿、南阳太守张咨,所为何事?为的是粮道问题啊。他们要经过南阳郡为十八路诸侯运送粮草。”

    “嗯”董卓闻言细细观看地图,点点头道,“不错!”随即又想到了什么,突然问道,“我前些日子让刘表任荆州刺史,他怎么样了?”

    “额,”李儒面有难色,低声回答道,“刘表在豫州被阻,他不得已换了衣装,匿名后与家卜几人前去上任。谁知在南阳郡被贼寇所杀,家卜慌乱之中逃回洛阳,我也是方才得知的。”

    “景升死了?”董卓闻言一愣,随即叹道,“哎,真是可惜了,难得有汉室宗亲还与我亲近的。”

    挥了挥手,董卓继续问道,“我军离南阳甚远,你想让谁去奇袭南阳郡?”

    李儒又从衣袖中掏出一封信,递给董卓道,“这是路将军传回来的第二份书信。他在诸侯联军中有一位义兄,已经探得其妻正在南阳郡南乡县中。路将军请命奇袭南阳。”

    董卓看罢书信,又问道,“少秋他还愿听我号令?”

    李儒笑道,“相国大人!不管如何,路章将军都已经连破孔柚、孙坚、公孙瓒三路兵马,杀敌无数。您觉得,他与您更亲近,还是与诸侯联军更亲近些?”

    “哈哈哈哈!”董卓闻言哈哈大笑。

    “好,那就令路章奇袭南阳郡。我再加封他为荆州刺史,让他给老夫狠狠的袭击盟军后方!”

    李儒等董卓定下心来,又继续说道,“十八路诸侯之间必然非是同心同德。相国大人何不使些离间计,让诸侯联军土崩瓦解呢!”

    “好,此计由你负责!”董卓吩咐道。

    “臣遵令!”

    珏山,路章大营之中。

    孙坚偷偷带着两人进入了路章大寨。

    “义弟,你看此人是谁?”孙坚让开身形,笑呵呵的问道。

    “馨月!”路章一见来人浑身一颤,快步跑了上去,紧紧的握住周馨月之手道,“我还以为还以为”

    孙坚接话道,“你是以为馨月妹子被关在南乡?”

    “嗯,这不是你昨夜传给我的消息吗?”路章没好气的说道。

    周馨月连忙说道,“不怪义兄!我本来是被袁术遣人送往南乡去的。只是我让小柔下药迷翻了那些士卒,然后我们逃了出来。又撞上了义兄的人,所以他就将我们送来了。”

    路章这时也看到了周馨月身后的瘦弱女子,感激道,“多谢姑娘相助,路某感激不尽!”

    那女孩很怕生,看了一眼路章后,又躲到了周馨月身后。

    周馨月低声叹道,“小柔是袁隗酒后乱性,与府中歌姬所生。袁隗天下名士,不愿污名。故此小柔常年被限制在府中偏僻小院,很怕生人。这次我身份保密,袁隗将我与她关在一处。前些日子送我出了洛阳,我执意要柔儿一起,袁隗也没拒绝。”

    路章有些差异的看了看袁柔,“我只是有些好奇,她这个样子是怎么把一队士卒药翻的。”

    周馨月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路章,“不是你在临走前,交给我的一瓶药嘛,让我有机会可以逃出袁隗的掌控。”

    路章闻言嘴角一抽,看向孙坚。

    “咳!咳!”孙坚咳嗽了两声,东瞅瞅西看看,正了正身子道,“你看我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