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17.兵无常势

    联军大营中。

    孙坚和公孙瓒相对而坐,孙坚说道,“公孙将军,现在我们孤军深入数百里,已经远离了盟军大营。可袁绍答应的粮草却是迟迟不见踪影。你如何看?”

    公孙瓒闻言冷哼一声,“我也如是,现在用的粮草还是我自己带来的那批。”

    孙坚言语道,“公孙将军,我决定先在此地休整,派人回去催促军粮,亦或是等盟军大军齐至!到时候齐攻汜水关亦或是虎牢关。”

    “可,”公孙瓒举杯回应道,“我也有此意!”

    此时,路章军帐中。

    张济举杯向着路章敬酒道,“路将军,我等接到你的传信后,本应该马上来援。但以防诸侯联军围点打援,意图夺关。所以在汜水关外搜查了半日,方才来援。恕罪!恕罪!”

    路章自顾自拿起酒坛,一饮而尽,面无表情的笑道,“你们意在守关,我哪敢怪罪你们。只是我羽林军所部死伤过半,此仇不得不报。”

    郭汜和张济对视一眼,郭汜出声问道,“路将军,你欲何为?”

    路章挥退侍从,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来,眯眼扫视帐内众将,“明日我就整军随你们回汜水关,但行至夜间,我们抽身再至,奇袭孙坚公孙瓒所部,必能大败敌军!”

    郭汜听得,眼中神色变化道,“少秋,你何以断定我等此次必胜?”

    路章笑道,“我已探得消息,此次负责供应联军粮草的就是袁绍之弟袁术,此人心胸甚是狭隘。如今公孙瓒、孙坚大军进展顺利,其必妒之。”

    路章摇摇晃晃的走至郭汜身旁,搂住他的肩膀,肯定道,“故此我以为袁术必定克扣孙坚与公孙瓒的粮草,如今他们军中无粮,故此在击败路章所部后,只得退后下寨。”

    拉着郭汜和张济来到大帐左侧的地图处,路章又道,“此时若我等回兵汜水关,他们必定是松了口气啊!然后我等突然率军夜袭,孙坚、公孙瓒未有提防,岂能不败??”

    郭汜听得路章所说,句句在理,亦没有深究,便问道,“既是如此,还请路将军安排。”

    路章又看向张济,点他点头,才继续说道,“如今郭兄所部五千西凉铁骑,张兄所部两万西凉铁骑,我还有五千羽林军精锐。”

    路章指着地图中联军大营道,“我率羽林军精骑先从东南侧进攻,郭汜兄到时率人从其后营袭入,不管其他,四处放火。然后张济兄弟再从西南侧突然冲击敌军中营,孙坚、公孙瓒无备,此战必胜。”

    郭汜和张济听得,却是奇怪地问道,“就如此简单?”路章点头。

    之后三人又相谈了一些细节之后,张济和郭汜才离开。

    第二日午时,郭汜张济路章一同领兵回军汜水关。

    乃至傍晚时候,大军饱食一顿,静待天色完全黑了下来之后,又偷偷返回,向孙坚、公孙瓒大营处摸去。

    此时孙坚公孙瓒的大营离汜水关有五十多里路,路章等三人各率一队人马,人含枚马摘铃,马匹的四蹄还有布包住,使得马匹跑动的时候减少声音,马的口部又用布扎住,使得战马不能发出嘶叫。

    就这样,三万大军在午夜之前偷偷摸到了孙坚公孙瓒大寨边上,而路章三人亦见到联军大营果然无备,虽然有士卒不断地巡逻,也有士卒紧守寨门,只不过知道两人大军已经无粮,再见到敌军回汜水关后,必定回消减食量,以待袁术粮草,故其士卒多半处于半饿状态,战斗力大幅削弱。

    但路章没有急于进攻,反而是让大军休息了半个时辰,恢复了体力之后,才让郭汜率军到公孙瓒的后寨,并约定半个时辰之后自己领军,杀入前边孙坚的大营中,郭汜则是杀入后寨公孙瓒的大营放火。

    半个时辰之后,路章一马当先杀入孙坚大营,立马就知道袁隗前些日子射来的裹布信息不差!孙坚大军都处于半饿状态,那些士卒看似雄壮,但和已经休息好,恢复了体力的羽林军对上之后,完全不是对手,就这么看去,十数名羽林军就可以追杀着一群江东士卒了,而且羽林军人人有马,战斗力更是比孙坚的江东士卒强上不少。

    有路章领头冲杀,羽林军将士们更是士气大增。而这时联军的后寨亦发生了大火,显然是郭汜听得前营的喊杀声传来,知道是路章有所行动,立即率军进攻联军后寨,并且四周放火。

    联军大营受到路章和郭汜的前后夹击,顿时变得混乱不堪,这时张济领着两万西凉铁骑突袭而至,更是雪上加霜。

    如此情况下,路章率军轻易攻入了联军的中军大营,撞入中军大营之后,却是见到披挂的孙坚正欲逃跑,路章立即持戟上前,孙坚只是挡了几招之后就纵马逃跑。

    此时大帐已经空无一人,显然孙坚麾下几人也已经逃走了。路章随便命令部分士卒打扫战场,收缴降卒兵器,然后自己则领着剩余人马朝孙坚追去。

    孙坚知道路章等人所领的士卒都是骑兵,于是直接往鞍山群岭而去,骑兵于平原之上所向披靡,但碰到山地就有些无能为力了,前进受到不少的阻拦。

    但路章还是很快就追上了孙坚。孙坚见得后面有人追来,定睛一看正是路章,暗道一声,“苦也!”

    便立即取出背后宝弓,朝着路章连放两箭。但是路章已经使用了神通点灯,视野开阔,两支箭矢都被路章轻易躲过。待得孙坚要再射第三箭的时候,却是慌乱之中用力过大,将宝弓弄折了。孙坚见弓折,只得弃弓纵马狂奔。

    这时,一直紧跟着孙坚的黄盖却是对孙坚说道,“主公头上赤帻太过显眼,且换与盖,盖去引开路章,主公且从小路逃跑。”

    孙坚听得,亦顾不上许多,立即将头上赤帻交给黄盖,并嘱咐了一下让黄盖小心,万不得已可以向路章请降,自己则是从小路逃跑。

    黄盖戴上孙坚赤帻之后却是堕后了一点吸引一下路章,才向另外一边跑去。

    不过路章早就给了孙坚一盏明灯,哪会被欺瞒?不管黄盖,还是追着孙坚而去。黄盖见状又惊又怒,只得继续护在孙坚之后。

    三人在山林间跑了几里,见得四处无人,路章连忙朝孙坚喊道,“义兄,我不欲拿你,且住!”

    孙坚听得路章所言,气喘吁吁的靠着一颗大树道,“少秋,为兄也跑不动了,性命你且拿去向董贼请功吧!”虽是如此说的,但是孙坚右手还是紧紧的握着古锭刀。

    边上黄盖冷哼一声,怒视路章。

    路章听得,无奈的说道,“我早已将父母亲眷托于曹操,只是家妻馨月尚在洛阳,才不得已为董卓效力。又何必拿义兄你去向董卓邀功呢!”

    孙坚听得,犹豫道,“那你为何”

    路章将怀中两份书信,以及袁隗所托直接告知孙坚。孙坚闻言,拿过两份书信一看,顿时目眦欲裂,“袁隗堂堂天下名士,竟然如此无耻?”

    这时黄盖也在一旁看到了两份书信,亦是怒不可言。

    孙坚思索片刻,朝路章问道,“少秋!你既然不惜追至深山,相必是有事相托,还望如实相告。”

    路章连忙说道,“若我所料不差,我妻馨月已经被袁家救出了洛阳,我想请兄长探查联军。”

    孙坚会意,“你怀疑”

    “不错!”路章赶忙点头道。

    随即双方告别。

    当路章寻回大军之后,就率军回到原来孙坚公孙瓒的大营中,不久就见到郭汜张济亦率军回来了。见到两人一面郁闷的样子,便问道,“两位将军,这是怎么了?”

    郭汜叹了口气道,“公孙瓒麾下有三人好生勇猛,若不是大军在侧,张济兄又来援我。我险些就被他们斩杀当场了!”

    路章闻言立马就想到了三人,关羽、张飞、赵云,你竟然还能活着,佩服,佩服!

    路章三人大破孙坚公孙瓒,战报送给董卓后,董卓自然大喜。加封路章为镇南将军,汉牟亭侯,羽林军大统领,又支援了一万羽林军。

    这边路章三人受到嘉奖,孙坚公孙瓒收拢了残部之后,回到联军大营,自然就是指着袁术骂道,“我们出兵,上为国家社稷,下为黎民百姓,今日你竟然克扣我等大军粮草,使我与公孙将军大败,如此内部不和,岂能胜得了董卓,救出陛下。”

    这么一骂,各诸侯自然都出来相劝了,袁术亦是聪明,立即就寻了一个替死鬼出来,将他砍了以泄孙坚公孙瓒怒火,两人见得袁术如此,亦是无奈,且众诸侯相劝,便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平息了孙坚公孙瓒的怒火之后,盟主袁绍却是说道,“诸位,之前鲍信孔柚大军败了一阵,折了我军锐气。如今文台、伯圭又败了一阵,贼军势大,如之奈何啊?”

    众诸侯听得,均是面面相俱。这时曹操却是出列道,“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十八路诸侯一同进逼虎牢关,立下立寨,以堂堂正正之师大战董卓。”

    众诸侯听得,纷纷点头称好,袁绍见得大家都同意了,便说道,“既然如此,明日我联军就到虎牢关下立寨吧!”

    倒是袁术突然说道,“兄长且去破虎牢关,弟来破汜水关!”

    众诸侯闻言一愣,差异的看着袁术。

    孙坚端着酒樽的手突然一顿,神思一动,马上就想到了路章给自己看的那两份书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