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16.鞍山营寨

    又一日过去,路章眼看着这支公孙瓒与孙坚的斥候已经来到在鞍山大寨外探查一天了。却不敢出击斩杀这些斥候,因为他怕这是公孙瓒等人的诱敌之策,要知道白马义从威名赫赫,绝不逊于西凉并州或是羽林骑兵。

    路章又朝着这支诸侯联军中军旗帜所在的地方看去,一个个武将的身影跃然出现,皆非弱手,真真苦也。

    此时,两人的联合军队突然朝着一旁开去,营地悍然提前,只建在他的大寨五里外……

    路章心中一沉,看来鞍山周边已经被其探查清楚了,今夜亦或是明日就是总攻了。

    五千俘虏已经被他送去汜水关内,如今路章麾下大军一共一万三千人,已经被路章临时编成5队,负责轮换守卫军寨,分别由高顺、刘磐、徐鹏、王康、文聘负责,路章自己领亲卫营随时策应。

    第二日,由于没有护城河的阻挡,孙坚和公孙瓒的大军整合之后,便下令攻寨。

    六万联军朝着寨门处涌来,其手中竟然有着攻城用的云梯,想来是攻取汜水关所用,却是先用到了此处。

    “取油来!”路章皱着眉头,吩咐士兵将准备好的油脂洒在火把之上,等到云梯靠近军寨城墙,便把这些火把丢下。

    云梯全是木头制成,虽然这个时代的油脂质量一般,但云梯最关键处,便是靠在城寨上的那一段。

    “长枪准备!”

    路章将高顺士兵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在前面举着长枪,将从云梯爬上的敌人刺下;另外一部分,便是佩戴大刀,对付那些漏网之鱼。

    “两位将军,敌寨守卫的士兵,好生精锐!”边上刘备朝着孙坚和公孙瓒说道。

    “那可是皇城羽林军!”孙坚点点头,羽林军出自大汉各洲强军,精悍异常,别的军寨碰上他们这种阵势,寨墙上已经早就露出慌乱了,那时候他们只要要一个冲锋,或许就能够冲破军寨。

    哪像现在,第一波冲锋,云梯还未架上,抬着云梯的士卒就已经被射杀在地。还不容易有士卒将云梯架上,士卒还没有冲到城头,便有石块抛下,无数的士卒从云梯上被砸下。

    两个时辰后,方有侥幸登上军寨的诸侯联军,但是还没来得及得意,便已经被一支长枪洞穿,摔下军寨。

    “可恶!”刘备皱着眉头哀叹道,“皇都禁卫竟是为敌所用,我心震痛!”

    但诸侯联军他人多势众,只要能够顺利在军寨上撕开一道口子,后续的士卒便能快速涌上,彻底控制军寨城墙。

    “派人推车到寨门处防火,今日一定要攻破此地!”孙坚大吼道。

    路章站在上方,看到联军军中推出一辆辆小车,上面布满点火之物,便知道这些人想要做什么了。

    只不过,寨门虽然没有被封死,但路章早已准备了数缸水在寨墙之上,等到这些推车到达城门边上,将这些水从寨门上方的空隙灌下,便能扑灭推车上的火种。

    随着联军冲锋的进行,已经有不少联军悍卒跃上寨墙,但都被高顺埋伏在后边的刀斧手砍翻在地。

    “换!”约莫两个时辰的时间,路章大手一挥,两对士卒互换位置,刘磐替换高顺。

    望着军寨外,源源不断的诸侯联军,路章眉心更邹,郭汜和张济再想些什么,为何还不来支援,难道要直接放弃关外大营嘛??

    浴血厮杀,将整座鞍山军寨染成了赤红之色。

    随着时间的推移,如今军寨城墙上士卒伤亡越来越多,如今已经被冲击的诸侯联军撕开了一道口子。

    “拿我的战戟来!”路章大喝一声,接过画杆描金戟,带着十来个亲卫,扑上了裂口。

    画杆描金戟不断挥舞,联军士卒惨叫声连连,无数的尸首被路章挑下军寨城墙。

    “立刻补上!”如今不是顾忌伤亡的时候,路章的任务,依旧是在军寨城墙上指挥。

    “怎么回事?”眼看城墙上出现了一道裂口,瞬间这道裂口又消失,孙坚和公孙瓒皱起的眉头,脸上露出的一丝笑容,又渐渐阴沉了下来。

    此时日头已经开始西落,他们知道不能继续等下去了!

    “黄盖,程普,你二人亲自动手!”孙坚大吼道。

    “喏!”

    公孙瓒见状,也是看向麾下。刘备立马出列道,“兄长,我愿领云长、翼德为你开道!”

    “好!”

    举起手中兵刃,刘备等五人率领中军加入战斗。

    看到己方将军出现,诸侯联军中本已低落的士气,瞬间又高涨几分。

    “君侯!”文聘也看到联军中军出动,连忙赶到路章的身边问道,“我们要不要用弓箭压制一波!”

    路章仍然摇头,眼看刘备几将中军已经到了军寨城墙边上,路章知道,决定此寨生死的一刻来了。

    “把所有的石块抛下!”路章大声吼道。

    此刻再留着这些石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随着大量的石块被丢下,军寨城墙周边终于露出了一块满是尸首的空地。

    “两位将军!”在后军的营帐,一个斥候快步来到孙坚和公孙瓒的面前。

    “什么事?”孙坚皱着眉头问道。只要再有一到两个冲锋,便能彻底冲上军寨城墙。

    “鞍山东南十五里外发现一股大军,朝着此地而来!”这斥候急忙说道。

    “什么??”

    这时,前军亦有好消息传来。

    “轰!”

    “咯咔咔”

    削尖的树干所做成的冲车,狠狠地撞在营寨的大门上,木制大门发出令人牙齿发酸的声音,晃了几晃,摇摇欲坠。

    “小心!”

    后头有人专门盯着寨墙,看到檑木又开始往下砸,连忙大声呼喊道。

    诸侯联军经验丰富,立马四散开来。

    这一次的檑木只有廖廖的几个,没有前面那么密集,就连从上头落下来的箭羽也越发稀少,对攻打寨墙的联军士卒威胁越发地小了。

    寨墙不比城墙,再怎么坚固,也是临时用木头设立起来的,经不起敌人用冲车撞车连续的冲击。

    联军在付出近三千人的代价,填平壕沟、推平拒马,推毁了小隔城之后,寨墙也开始出现破损。

    “哗啦!”一声,有一处寨墙终于被撞出一个洞口,联军发出一阵欢呼,争先恐后地涌入。

    第一个踏入路章军营寨的联军士卒还没等看清里头的情况,早就等候在里头的徐鹏举着长戟长枪齐齐捅来,把他高高挑起,空中洒下一阵血雾。

    第一批进入的联军士卒由于太过于拥挤,一下子施展不开,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全部被捅翻在地。

    看到里头还有敌军埋伏,外头的联军士卒连忙持枪小心警戒。

    虽然这个洞口暂时受阻,但联军士卒仗着人多势众,很快又从别处破出大洞。

    路章军镇守此寨的人手伤亡过半,随着洞口渐渐增多,再没有足够的人手过来堵截。

    “君侯,寨城破了!”

    军寨之上,浑身血迹的徐鹏冲进来,对着路章说道。

    路章端坐这擦拭兵刃上的血渍,气势骇然。闻听此言,右手下意识地就握紧了画杆描金戟站起来,“联军攻入寨中了?”

    “君侯!如今寨墙多处被损,大伙已经堵不住了!”徐鹏满脸焦虑地回答道。

    路章连忙大踏步地跑下军寨,果见营寨里已经是一片混乱,双方的士卒已经杀得两眼发红。

    寨墙上不断有人掉落下来,最高处已经被联军占领。

    守不住了!路章看到这一切,暗叹一声,脸色悲苦。

    看着大军终于攻入了营寨,站在后方看着的孙坚和公孙瓒终于松了一口气。若不是他们击破了华雄王方一军,合力于此处,还真不敢这般不顾伤亡地攻打这个营寨。

    六万精兵攻打这营寨,短短两日,死伤不下一万。

    孙坚对着左右说道,“传令下去,若是能生擒吾义弟,最好生擒。他骁勇善战,若是不愿束手,那就罢了!”

    “诺!”

    不一会儿,传令兵又从营寨里飞奔回来,“禀将军,敌军的营寨颇为古怪,我们攻入后,再又发现了一座军寨。如今他们退守军寨之内,大军一时攻不下啊!”

    “嗯?还有一寨?”孙坚吃惊地嘘喻道,“当年义弟年幼,常问策于我,想不到多年不见,竟然成长至斯啊!”

    说罢,孙坚和公孙瓒两人亲自驱马进入营寨,只见里头果然还有一军寨屹立,路章仍在凭寨而守。

    原来路章设有阴阳两座军寨,寨中藏寨。

    阴寨虽然比不得外面那座明寨宏大,但对于攻城器械丢在营寨外头的诸侯联军来说,仍是一时难以翻越的。

    孙坚和公孙瓒对视一眼,苦笑不已。孙坚下令道,“暂停攻城。”

    鸣金声起,联军这才缓缓退下。

    营寨的地上,土地一时吸收不了这么多的血,在不断的踩踏下,已经变得有些泥泞。

    同时在地上不断呻吟的伤兵被联军不断地挑选区分了出来。

    “义弟,如今营寨已破,大势已定,你就算是死守此寨,亦不过是残喘一时,又何必枉费手下士卒性命?”孙坚亲自到阵前喊道,“再则,非是你不愿死战,而是那汜水关与孟津守将不来支援于你,想必董贼就算知晓了,也不会为难你之亲眷。”

    城上出现了几个人影,被护在最中间的正是路章。

    “哈哈哈哈!”只听得路章大声笑道,“若寨破,章唯有以死报董相耳!”

    心中却是暗道,老子头顶的神通明灯已经照亮了周边,郭汜张济援军已至,义兄这是要炸我啊。

    残阳如血,照在军寨上的几个人身上,巍巍如高山一般。

    只见城头又陆续冒出不少人,声浪震天,“愿随将军死战!”

    大部分身上皆是有伤,目光坚毅,甚至有残肢断足者,亦拄着兵器而立。

    孙坚长叹一声,看向公孙瓒,见其微微摇头,不由苦笑道,“全军听令,撤军!”

    身后赶来的刘备几将看着眼前的阴寨,亦是有苦难言,“如此良将,竟在董贼麾下,汉室之难呐!”

    “君侯!他们撤军了!他们撤军了!”刘磐突然大喊道。

    众人见状果真如此。

    然后他们就听到远方传来战马奔腾之声。

    徐鹏狂喜道,“是西凉铁骑!援军一定是援军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