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14.酣战

    汜水关外三十里外。

    又一日,路章和孙坚大军云集,对阵而立,寒风瑟瑟,陹旗潇潇。

    路章接过亲卫递来的战戟,勒马踏步而出,朝着孙坚军阵大喊道,“义兄,我自黄巾之战后,坐守于洛阳。而兄长南征西讨,打出了好大的名声,少秋实在羡慕。”

    孙坚持刀策马而出,亦是高声回应道,“还是比不得贤弟呐!辛辛苦苦打了三五年,为兄才当上长沙太守,乌程侯之位。然,贤弟端坐于帝都,不声不响,却已经当上了平南将军,关内侯。我更是羡慕啊!”

    不等路章再言,孙坚持刀大吼道,“多说无益,让为兄来看看你武艺这些年有没有退步!”

    “好啊!”路章也不废话,拔起杵在地上的画杆描金戟,冲锋而上。

    “噹!噹!”错马而过,瞬息之间,两人已经交换了三招。

    “噹!”又是一声大响,不过这一下明显是孙坚抢到了先机,只见路章虽然接下了孙坚这一双手猛击,但胯下战马却是倒退了几步,反观孙坚坐骑却是像无事一般站着。

    若是从外界看来,却是孙坚借着马力在力量上压制了路章,而实际上路章此时抓着画杆描金戟的手臂已经完全麻木了,显然在力量上,路章完败于孙坚,若是单手持刀挥舞之时还好,可一旦孙坚双手持刀猛击,路章硬接不得。

    孙坚轻笑一声,“贤弟啊!你待在洛阳太平久了,武艺不见长啊!”

    路章也没有料到孙坚的进步会如此大,以前两人切磋之时,孙坚也没少用过突然双手持刀猛击,但那时候的孙坚马术还不精湛,而今在幽州凉州征战多年,竟然已是人马合一之境了。

    单双手持刀转换之妙,配上人马合一的打法,当真了得。

    路章强忍着手臂的麻木,却是说道,“几年不见,想不到义兄武艺进步如斯。”

    孙坚也没有出手,反而笑道,“怎么不用当年的那套戟法?你在洛阳闲了这么多年,想必已然纯熟了吧!”

    “不错!”路章听得此言微微点头,随后叹道,“想不到当年离别之时所说的话已成现实,少秋实不愿与义兄为敌。”

    孙坚却是答道,“为兄亦如此。”

    “义兄能否退兵?”路章高声道。

    孙坚摇了摇头说道,“为兄此次是为大义而来,不能因私人感情而忘却大义。董卓者乃是豺狼之辈,行废立之事,大逆不道。又擅杀大臣、女干淫宫女、夜宿龙床,已经犯下弥天大罪。少秋!你本就不是不义之人,观你当日为黄巾俘虏与皇甫将军据理力争,便可知你和董卓等人并不相同。”

    “贤弟,你还是弃暗投明,投效我联军。你我兄弟联手,铲除董贼,复兴汉室,如此你我皆可青史留名矣!”孙坚持刀于阵前款款而谈。

    路章听得,笑了笑道,“想不到义兄这些年不但练就了一身好武艺,连口才亦不遑多让呐!不过少秋心中另有所想,实在是恕难从命啊!”

    孙坚听得,重重地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如此,且战吧。”说完一夹马腹,挥刀直取路章。

    只见孙坚挥刀直取路章,路章怡然不惧,太极阴阳戟法自此展开。

    自下而上一挑,戟刃恰好勾在孙坚的古锭刀上,“嘶!”的一声,滑出一个圆环。单手持刀的孙坚一时不察,险些被引下马来,好在马术精湛,孙坚重新稳定了下来。

    一连两次持刀猛击,力道犹如犀牛入海一般,不起波澜,令得孙坚知道路章那套戟法已然纯熟,心中一沉,丝毫不敢大意。

    知道问题的所在后,孙坚决定策马围绕着路章打斗,试图找出路章的破绽,只见孙坚不停地挥舞着古锭刀,爆发出阵阵刀影。

    路章见状,略一思索,便知道了孙坚的想法,低笑一声,依然不动如山。

    只见他拿着画杆描金戟的手臂连续抖动,一团炫烂的金色圆球在周身若隐若现,任由孙坚肆意持刀猛攻,依然是水泼不进,倒是有几次双手持刀猛击,力道过大又为受力,险些扭伤自己,跌落下来。

    刀影和戟环看似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实则水滴入海,悄然无息,诡异至极。

    正在孙坚打得难受之际,路章突然变转攻势,画杆描金戟使得是刚猛凌利,发出那“叮、叮、噹、噹”如同雨打芭蕉一般连续不断的声响。不过这一次碰撞,明显还是孙坚更胜一筹。

    这些年的东征西讨,使得他的厮杀经验太丰富了,丰富到已经化为自身本能。

    只见金色戟刃,戟尖犹如穿环蝴蝶般点向孙坚周身要害,发出“嘤嘤!”萌响,孙坚见状瞳孔一缩“喝!”的一声,古锭刀精准如手术刀一般划向蝴蝶双翅,但是这回合,孙坚失了先手,终究是漏了两只蝴蝶。

    金色的蝴蝶看上去是美丽,但其中暗藏的杀机,孙坚又岂能不知,面对这扑面而来的金色蝴蝶,孙坚左腿一松,右脚脚尖勾住马镫,然后顺势向右面一倒,左手则是拉住缰绳,使得孙坚整个人就藏在马腹之下。单看这一下藏马腹,就知道孙坚的马术何等了得。

    就在路章以为孙坚只是藏身马腹躲避自己这一击的时候,却是没想到孙坚捉住缰绳的左手一松,同时一摆,勾住马镫的右脚脚尖亦松开之后一踢马颈,持刀的右手将古锭刀拄地。他胯下战马吃痛之下稍微向右边移动了几步,这时孙坚整个人就到得其战马的左面。

    只见孙坚持刀的右手用力一顶,整个人骤然被顶起,凌空一个翻身之后双手持刀突然直劈路章。

    这一下却很是出乎了路章的意料,但路章身体不能地收回画杆描金戟,然后斜向上刺去,点在了孙坚古锭刀的一面,之后向古锭刀一压。

    一压之后路章就有借力的地方了,用力把古锭刀向上旁边一拨,化解了孙坚这一下势大力沉的下劈。

    这时孙坚已经下降,他的战马通灵,几步走了过来接住孙坚下降的身体,使得孙坚整个人又稳稳地坐在战马之上。这一下交手,双方都本领尽出,交手仍然算是平分秋色。

    路章和孙坚再次拉开距离,两人都凝重的看着对方。

    “再战!”

    路章大喝一声,抢先冲锋,一招寻常的直刺,孙坚见得,举刀相迎。

    刀戟交击之下又是发出一声轻响,不过孙坚的感受极为难受,他却是觉得自己这一刀仿佛劈在空气上一样,毫不受力,暗骂一声,又是这诡异的戟法!

    大战三百合,胜负未分,两人回营就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