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13.江东猛虎

    孔柚战败的消息,在其后面不远的孙坚自然是收到了,得知孔柚不知死活摆开架势和路章斗将的时候,心中暗笑不已。

    而孔柚大军溃败,孙坚亦收拢了不少孔柚所部士卒,编入自己所部以增强军力。如此孙坚大军又休息了一夜,才进军到路章大寨前十五里处。

    只见孙坚在路章大寨前排开阵势之后,却是在不停地叫阵。

    孙坚在关下叫阵,路章麾下众将自然不忿,王康、刘磐几人当即就要请战。

    路章应允,带着众将一起来到阵前。

    “我乃平南将军麾下大将王康,”王康大喝一声,策马冲向孙坚。

    如此情况之下,两人就交上了手。孙坚手上的古锭刀乃是一把单手长刀,长度自然比不上王康的红缨枪,但胜在灵活多变。

    孙坚被称为江东猛虎,多年来东征西讨,亦对上过不少用红鹦枪的对手,以前最厉害的一个就是黄巾军波才了,如今对上的王康要比波才强上不少。

    只见孙坚当先一刀劈向王康,王康双手持枪将孙坚这一击架住,然后大力将孙坚的古锭刀顶开,顺势横扫孙坚。

    王康横扫这一下势大力沉,孙坚单手握刀自然在力量上不如双手持枪的王康。

    只见孙坚单手持刀一架,然后一夹坐骑,他的坐骑会意向后退了几步,孙坚顺势收回古锭刀,使得王康这一下横扫落空。

    双方你来我往,交战三十合,王康落败,文聘匹马而上,接过战斗。

    文聘用的是一杆马槊,寒光凛冽,直取孙坚咽喉。

    孙坚丝毫不惧,侧刀一拨,策马就要近身厮杀。文聘用的是长兵器,若是被孙坚近身那还得了,慌忙勒马踏步拉开距离。但孙坚古锭刀施展开来,犹如孔雀开屏,步步紧逼二十合后,文聘已是有些招架不住了。

    “仲业勿忧,我来助你!”刘磐手持红鹦枪大吼一声,也冲了上去。

    刘磐见孙坚这一下横劈落空之后,却是看到了空当,立即一夹马腹,胯下战马立即上前几步,和文聘联手夹攻孙坚。

    孙坚大喝一声,顺势展开刀势直取刘磐,原来刚刚露出来的空挡竟是陷阱,本想引诱文聘上前哪知刘磐阴差阳错插手了进来。

    孙坚的时机把握得很好,而且可能是由于平羌的时候见识到北地汉子骑术精湛,往往凭借骑术可以扭转战局或是救得性命,所以孙坚任长沙太守期间苦练骑术,刘磐无备之下却是被孙坚抢得了先机。

    孙坚虽然抢得先机,古锭刀直取刘磐,但文聘也在身侧,他又岂是轻与之辈,稳了稳心神,手中马槊直插地上,槊尾竖起,替刘磐架住孙坚这一刀,继而双手用力一顶,将孙坚的古锭刀顶起,借力挥槊扫向孙坚。

    孙坚见得,只得暂时放过刘磐,单手持古锭刀劈向文聘的马槊。

    “当!”一声大响,两人坐骑受到巨力之下各倒退了几步。

    路章远远观望着阵中交战,不由得感叹道,“这些年来义兄东征西讨,武艺真是越来越厉害了!江东猛虎,他当之无愧!”

    边上的徐鹏,高顺等人闻言,纷纷转过头来,“君侯,你认识孙坚?”

    “认识?”路章闻言,哈哈笑道,“我不但认识他,还曾与他同生共死并肩杀敌,两个人都险些战死在颖川。”

    见众将好奇,路章看着眼前战况焦灼的三人,继续说道,“黄巾起义时,义兄追随朱携南征北战,其作战勇猛,常以命相搏,夺下宛城后被任命别部司马。之后义兄他前来讨伐颖川黄巾贼,校尉穆卜让我和其他两个屯的士卒跟随在他身后。”

    路章继续回忆道,“义兄他作战真的极为悍猛,常置生死于度外。那一次,他乘胜追敌,单骑深入,失利,受伤堕马,我和其他百来个弟兄们离他最近,纷纷赶去护在他的身侧。但是那时黄巾势大,我们被团团围住。当时军众又大都分散,不知其他人都在什么地方,所以只能硬打硬开。”

    “不知方向,从下午杀到晚上,还是没能杀出重围,最后只剩下我和义兄两人,我们相互搀扶着,趁着夜色,躲在了路边草丛中。也亏得义兄他所乘战马跑回军营,咆哮嘶鸣。将士们随马找来,才在草中发现了义兄和我。义兄伤的比我轻,回营养了十来天,伤势略好,就又奔赴疆场杀黄巾去了,我修养了足足一月,最后我跟着他平定了颖川黄巾,又赶往河北邺城,巨鹿征讨黄巾,途中我们二人义结金兰。”

    路章说完他和孙坚的故事后,发现场中三人交手仍然是势均力敌,孙坚单手持刀虽然在力量上不如刘磐和文聘,但在骑术和武艺上面却是补救了这一点不足,而刘磐和文聘打了这么久,配合倒是娴熟来不少,

    一百合还是斗了个旗鼓相当。三人就这样又斗了二十多个回合,后面压阵的徐鹏等人却是看得心痒难耐,显然是也想找孙坚一试身手了。

    路章略过阵中交战的三人,望见黄盖,程普以及三位不认识的将领,他们也在跃跃欲试。

    路章轻笑一声,“鸣金收兵,让他们回来!”

    “喏!”虽然疑惑,但军令如山,金锣响起,刘磐和文聘用力荡开孙坚的古锭刀,抽身后撤。

    孙坚见状也没有追赶,而是立于场中静静的看着路章,双方久久无言。

    最终还是路章忍不住开口道,“义兄,想不到我们再次见面会是这般情形!”

    “我也不曾想到,”孙坚高声道,“为何从贼?”

    路章闻言轻笑道,“天子在洛阳城内,我统帅羽林军在外御敌,何曰从贼??”

    孙坚冷哼一声,“那就与我一战!让我看看这些年,你长了多少本事?”

    路章高声道,“义兄,你今日已经打了这么久了,且歇息歇息吧。明日我等再战!”

    “好!”孙坚二话不说,转身撤回自家军营。

    路章低声道,“文将军,你守上半夜。高将军,你守下半夜。小心孙坚夜袭。”

    “喏!”

    孙坚一回到军帐,对程普吩咐道,“晚上再加两班子巡逻,当心着小子夜袭。”

    “喏!”程普闻言回应道,边上黄盖提议道,“不如我等今夜来个夜袭?”

    “好主意!”孙坚转身拍了拍黄盖的肩膀道,“这任务就交给你了。”

    黄盖连忙说道,“这会不会太草率了?路章那小子奸滑的很!”

    孙坚一本正经的说道,“不草率,明日阵上我就把你赎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