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10.斩将

    汜水关外三十里处,一座军寨巍然屹立,其内军旗飘扬,战马嘶鸣,十步一岗,百步一哨,帐分东西,宛若月缺,若从上方观之,俨然是一副阴阳太极图,其随战卒往来走动,流转不停。

    路章正在大帐内与几位下属交谈,突然有一斥候快马来报,“将军,十里外发现敌军。”

    “哦?”路章看着风尘仆仆的斥候问道,“敌军打得是什么旗号?兵马几何?”

    “禀将军,他们打得是孔字旗。兵马不下三万。”

    “再探!”路章挥手喝道。

    “喏!”

    刘磐起身说道,“将军,十八路诸侯之中,只有两家竖的是孔字旗号。豫州刺史孔柚,北海太守孔融。”

    “这二人皆是当世大儒,文采风流,天下名士,”路章先是夸奖了两句,随后画风一转,疑惑道,“就是不知道他们二人将兵之能如何?”

    王康冷笑道,“秀才酸儒罢了,哪知兵事耶!”听着语气,明显对名士大儒怨气极大。

    路章起身喝道,“诸君且随我阵前一观。再图其他。”

    羽林军乃天下精锐,很快就列好了阵型,路章和高顺等人架马在前。

    不消片刻,敌军渐渐到来,只是看着阵型略有些凌乱,依稀可以听到敌军阵中的几员武将在大声呵斥。

    领头的那人白脸短须,骑着一匹白马,一身靓丽的白色盔甲,腰间一柄镶着宝石的长剑。

    “呵呵!”王康讥笑道,“这厮一看就是不通兵事。将军,末将请命冲阵!”

    高顺肃声道,“将军,万万不可大意。或许此人是故意为之,要知道十八路诸侯中善战者不少,怎会派人前来送死?”

    “拿地图来,”路章闻言略一思索后,让亲卫取来地图,又言语道,“敌军兵力是我军三倍有余,何须如此?”

    “王将军,正面冲阵的确不妥。你可敢绕至敌军后方鞍山探查敌情?”

    “有何不敢!”王康直接回应道。

    路章闻言点头道,“好!我给你两千狼骑,绕道鞍山仅需一个时辰。你若是发现敌军伏兵,马上后撤,绝不可犹豫。若是无有伏兵在后,那么就直插敌军后方,此前我自会在阵前替你打掩护。”

    路章又转头对徐鹏和刘磐说道,“若是敌军被王康将军冲破,你二人各领两千兵马从正面杀入。无需斩将,我要你们见旗就砍,随后大喊其人已死,断其军心!”

    “喏!”

    看着王康退入阵中,路章接过亲卫递来的兵器,驱马上前,走至两军阵中,高声喝道,“我乃中牟路章,谁敢来战?”

    “无名之辈,也敢挑战?”对面阵中窜出一骑,持枪嘲讽也不报上名号,直接冲将了上来,嘴里大喊道,“拿命来!”

    “不知所谓!”看着冲过来的将领,路章不屑的冷笑一声,身形微侧,避开对方来枪,手中画杆描金戟随手一挥,一戟将其斩于马下,甚至连姓名都没来得及留下,便已经一命呜呼。

    重新将画杆描金戟杵在地上,路章朝着敌军冷声喊道,“下一个!”

    “安敢放肆!”又有一骑拍马而出,“今日斩你者,平舆严隆!”

    话音刚落,已经冲至路章身前,三尖两刃枪直劈脑门。路章持戟横架于胸前,左低右高,“嘶”的一声两把兵器摩擦而过。

    路章顺势反握画杆描金戟,后锥直刺严舆咽喉。

    严舆双目瞳孔一缩,左手猛的一拍马头,身形骤降,却是胯下战马前肢跪倒在地。

    路章撤回画杆描金戟,戟刃斜削严舆持枪的右手。严舆本想持枪格挡,谁知战马前肢突然站起,却是将整条右臂送了上来。路章毫不留情的砍下严舆右臂,严舆猛拽缰绳策马而行,急欲逃回军阵。

    路章冷笑着追上几步,将腰间长剑抽出,掷向严舆背后,严舆惨叫一声,倒地不起。

    路章驱马上前,随手抽回长剑,于身后披风上查干血迹。立于阵前继续喊道,“你们军中难道就只有这种插标卖首之徒嘛?!”

    “逆贼休得无礼!汝南李通在此!!”一声大喝,一员虎眼黑脸壮汉大叫着冲了出来。

    听到汝南李通四个字,路章微微一顿,脸色一肃。双手持戟一阵急舞,金色的戟刃化作一团巨大的金色幻影,犹如镜面,隐而不发,但也晃得两军将士只见其影,不见其刃。

    再看李通却是半眯着眼睛,凝视着路章的戟影,突然猛的睁大眼睛,偃月刀立劈而下。却是正好劈在了阴阳太极镜的中轴线上。路章一惊,连忙侧身闪避。

    两马交错而过,二十米后,两人勒马回身,再次突进。路章抢先一步,戟尖直刺李通咽喉。

    “叮,”李通用偃月刀的刀身挡住了路章画杆描金戟的尖端。又听见李通“喝”的一声,偃月刀横劈路章。路章反应亦不慢,立即收回了刺出的画杆描金戟,并顺势一圈将李通偃月刀拨开。

    随后侧转马匹,并驾齐驱,路章右臂又划个半圆,随意切入,不断荡开李通攻势,借力削划李通身侧要害,使得李通有些疲于奔命。

    李通爆喝一声,手臂青筋爆出,连连挥动。“叮、叮、叮”十数声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李通硬是用偃月刀的刀身将路章的攻势全数挡下。

    双马再次拉开了十米,只见李通大喝一声,再次突进,手中大刀挥舞的轨迹突然惊变,刀影纵横,劲气四射,劈出的刀风卷起地上的泥沙,可见力道之强,气势之烈。路章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李通,深吸一口气,立即左手握住戟头,右手一退握住戟尾,竖立在胸,撇开李通的第一刀。

    “噹!噹!”随后又是两下用画杆描金戟接住李通两刀,然后左手一松,只凭右手握住画杆描金戟的尾将架于李通的大刀之上,借力一牵,将大刀下劈之势向一旁引开,然后左手再握住戟身扫向李通握刀的右臂,画杆描金戟的长度,戟刃可挑向李通手臂,亦或是已经改扫为撩了,戟法运用显然已经轻重自如,可谓是出神入化。

    不过李通亦非常人可比,持刀的右手一扭,手中偃月刀从不可思议的角度挥来,将已经变向刺往李通胸口的画杆描金戟挡下,又趁路章旧力刚尽,新力未到之时一把将画杆描金戟送了开去。

    双方你来我往,交战近一百合,仍是胜负未分。路章不由得心中暗叹,不愧是能和猛张飞大战一百回合的人物犹能抽身而退的人物。

    不过,料想王康将军应该已经到鞍山后方了吧。呵呵,我看敌军主将明显是个文人雅士,不知兵事。领军的就是这个李通和几员战将,如今其麾下五员战将,被我斩了两人,李通又被我纠缠于阵前,剩下两人如何运转后军奇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