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9.军议

    蔡邕诗会过后,又过了三日。

    路章接到命令匆匆赶来相国府中。看到满堂的西凉武将和并州将领,以及由李儒为首的十来位文人军吏,顿时心中一动,看来曹操等人已经开始起兵讨董了。

    董卓满脸怒火的将一卷竹简扔在大堂之上,粗喘了两口气,冷声道,“李肃,你把这份竹简上的东西念给大家听听!”

    李肃闻言,有些凝重的拿起竹简,打开一看,顿时浑身一颤,失声道,“相国大人,这”

    “念啊!!”董卓双目一瞪,大吼道。

    “是是是!”李肃连忙说道。

    “余尝闻逆逆贼起而贤人生。昔诸吕为乱,平勃奋起;莽逆篡朝,窦融忧心。盖因其忠臣不发,则社稷难安。余曾读秦纪,赵高跋扈而李斯附逆,则百二秦关一朝易主,非丧于楚汉,但毁于权奸而已。”

    “西凉董董贼:尝自称忠良之臣,然细数其实,大谬而非;其黄巾之时,兵败河北,贿赂阉宦,得免其罪。后获先帝器重,拜陇西太守。然不思报恩,结托朝贵,遂任显官,统大军五十万,尝有不臣之心,饕餮放横,伤化虐民,为君子所不齿也。”

    “方以卓为诸侯,辄承资跋扈,肆行凶忒。故尚书丁管,英才俊伟,天下知名,直言正色,论不阿谄,身首被枭悬之诛,妻孥受灰灭之咎。自是士林愤痛,民怨弥重。一夫奋臂,举州同声,故躬破於徐方,彷徨东裔,蹈据无所。自群凶犯驾,天子势弱,卓行废立之举。”

    “豺狼野心潜包祸谋,卑侮王室,败法乱纪,坐领三台,专制朝政,爵赏由心,刑戮在口,所喜光五宗,所恶灭三族。群谈者受显诛,腹议者蒙隐戮,百寮钳口,道路以目,尚书记朝会,公卿充员品而已。”

    “杜绝言路,擅收立杀,不俟报闻。身处相国之位,而行桀虏之态,污国虐民,毒施人鬼,加其细政苛惨。”

    “历观载籍,暴逆不臣,贪残酷烈,於卓为甚。幕府奋长戟百万,胡骑千群,中黄育获之士,良弓劲弩之势。州郡当各整戎马,陈兵待发,以挽将倾,并匡社稷,以立贤名,於是乎著。如律令!”

    “哈哈哈哈,都是一群养不熟的白眼狼,”董卓怒极反笑,“袁绍当着金銮殿大骂于我,又挂印而去。我未出兵追捕,还加封他为渤海太守,以示恩宠。”

    “而他呐竟然让陈琳拟这缴文,要号召天下诸侯讨伐我!”董卓越说越气,拔出腰间长剑对着身前桌案一顿猛砍。

    接着有些气喘吁吁的叫道,“还有曹操那个王八蛋,老夫如此恩宠于他,他刺杀未遂,竟然还敢声称得了天子诏书,要起兵救驾。”

    吕布直接走出队列,喊道,“义父,孩儿请命出战那十八路诸侯。”

    众将闻言,纷纷出列请战。

    “好!”董卓闻言微微颔首,看向李儒吩咐道,“文忧,你来说说!”

    “领命!”李儒招了招手,让两个士卒抬着一个木架放在堂前,一副地图竖在木架之上。

    李儒指着地图道,“诸位将军请看,能进兵洛阳城的地方一共又五处。孟津外的汜水关,太谷外的虎牢关,成皋城,这三处是正面战场。潼关,函谷关,这两处是退往关中,亦或是奇袭洛阳的必经之路。”

    李儒说到这里,看了眼董卓,见董卓点头,又继续说道,“牛辅将军,令你领兵一万驻扎函谷关。”

    “领命!”

    “李傕将军,命你领军一万驻扎潼关。”

    “某将领命!”

    “华雄、王方,令你二人领军三万,兵出虎牢关。在酸枣城外五十里扎下营寨,探查诸侯联军虚实。”

    华雄、王方二人连忙出列应道,“我等领命!”

    李儒继续说道,“胡轸将军,命你领军一万驻守虎牢关。”

    “遵令!”

    “吕布将军,令你率军三万驻扎在太谷侧的怀县,随时支援虎牢关。”

    “末将领命!”

    “路章将军,命你领军一万,兵出汜水关,随时策应华雄、王方两位将军。”

    “喏!”路章闻言连忙出列应道,随即又问道,“末将这一万兵马从哪里调拨?”

    李儒听到此言,转头看向董卓。董卓思虑片刻后说道,“你自己去羽林军中挑选八千兵马,再从并州军中调取两千狼骑!”说到这里,目光看向吕布。

    吕布面无表情的出列说道,“高明骏出之并州边军,路将军稍后让他来我军中调兵。”

    “谢吕将军!”

    李儒继续说道,“郭汜将军,命你领军一万驻守汜水关。”

    “末将领命!”

    “张济将军,命你领军一万驻扎在孟津,随时支援汜水关。”

    “末将领命!”

    “徐荣将军,命你领军三万驻扎成皋城。”

    “某将领命!”

    待李儒分配完成。董卓起身道,“今日整军,明日辰时出征!”

    “喏!”一众将领纷纷应道。

    路章连忙赶往自己军帐,招来高顺和徐鹏二人,吩咐道,“明俊,你速去并州军中调取两千狼骑,吕奉先已在相国面前答应此事,应当不会为难与你。”

    “喏!”高顺肃然应道。

    路章随即看向徐鹏,吩咐道,“子秀,你持我令箭,去羽林军中挑选八千兵马。记住了,不要那些来羽林军中镀金的世家子,我要真正的骄兵悍卒。”

    “喏!”徐鹏点头应道。

    “等等!”路章突然想到了什么,直接叫住徐鹏问道,“你可还记得日前城北校场演武斗将。除了袁榜之外,那三位活下来的武将?”

    徐鹏回答道,“将军是说王康,刘磐和文聘三位将军?”

    “不错,你去羽林军中挑选兵马之时,和他们三位接触一下,问问他们愿不愿意随我出征!”路章犹豫了一下说道。

    “喏!”

    交代完后,路章匆匆赶回自己府中。不料途中撞上一人,竟是前些日子里引自己去见袁隗的中年人。

    “路将军,我们又见面了。我家主人有请,”那人低声道。

    “好,你带路。”路章跟在他身后,眼中闪过一丝凶光,随即快速隐去。

    一个偏僻的小院中,袁隗和上次一样,锦服端坐,身前沏好了两杯茶。

    “路将军,请坐!”袁隗淡笑道。

    待路章坐下后,袁隗又言语道,“恭喜路将军兵出汜水关,自此龙入大海矣。”

    路章闻言有些惊异,“我从相国府中走出,至此应当还不足一个时辰吧?没想到袁公竟然已经备好茶水,在等候路某了。”

    袁隗慢悠悠的说道,“我袁家四世三公,在这洛阳城中已经经营了近两百年了,你以为呢?”

    “少秋惶恐!”路章起身施礼道,“恭请袁公吩咐。”

    袁隗淡然的拿起茶杯茗了一口,说道,“十八路诸侯中,先行进军的几路兵马与我两位侄儿无关。我希望将军可以击溃他们。”

    路章回答道,“兵无常势,我会尽力做到。”

    袁隗从袖口中掏出一卷竹简,递向路章。路章接过竹简,直接打开观看:北海太守孔融领兵三万,骑兵八千,弓弩手三千,上将武安国,幕僚王修

    冀州牧韩馥领兵八万,骑兵三万,上将潘凤

    蓟县太守公孙瓒领兵三万,骑兵二万,五千白马义从

    看到这里,路章没有再看下去,而是一脸震惊的看着袁隗。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袁隗淡笑道,“不要让老夫失望啊!”

    路章犹豫再三,又问道,“袁公就不怕诸侯讨董会兵败吗?”

    袁隗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挥了挥手。

    边上中年人向路章说道,“路将军,你该回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