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8.袁隗

    路章在周馨月的帮助下,从上到下都打扮了一番,穿着文士衣装,因为骨架高大,五官硬朗,倒是别有一番气质。随后手持请柬往蔡府而去。

    家丁接过请柬,快速的看了几遍,手臂往里一挥,恭敬的说道,“大人快快请进,招待不周,还请海涵。”

    不愧是当世大儒的府邸,连看门的家丁都这么彬彬有礼,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古人诚不欺我也。

    自董卓进京以来,大肆残杀朝臣,排除异己,这些被清理的人大部分都是直接反对董卓和那些热衷权利的世家子弟,但是董卓对于一心做学问的蔡邕却是尊敬有加。

    一是因为蔡邕并没有直接介入朝中权力斗争,二就是蔡邕在天下士人心中的地位,董卓出于拉拢的心态对蔡邕一直赏赐不断,加官进爵,从灵帝时期的小小议郎提拔为九卿之一的尚书,虽说没给什么政治权力,但是地位却是大大的提高了。

    走进蔡府,没有达官贵族的富丽堂皇和美轮美奂,简约普通墙壁,庭柱上面刻着古人的诗赋著作,充满着浓浓的书香味,文士气氛极好。也许只有这样的家庭环境中,才能造就出汉末第一才女蔡琰,也不会有传唱千古的胡笳十八拍。

    可惜,历史上董卓被杀后,蔡邕被王允所害,蔡琰也在逃亡的过程中被匈奴掳去,在异国他乡受尽了屈辱和饱受思念故土的折磨,想到了史书的记载,路章忍不住的暗叹道。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举办诗会的大堂,大堂内站满了洛阳的文人士子,个个高谈阔论,吟诗作对,整个大堂内气氛热烈,声声入耳。

    路章扫视了遍大厅,默默的找了个人少偏僻的地方。

    “咦,你不是那个路章将军么,幸会幸会,”大厅就这么大,就是角落里,自然也有文士安坐,此人一脸惊讶的看着已经入座的路章,脸色好奇,想来是觉得路章一个武夫,竟然也出现在这样的文人聚会中,缓了一会神,连忙向路章施礼道,“路将军,在下九江蒋干。幸会幸会!”

    路章听到他的名字,不由得一愣,随即连忙起身还礼道,“久仰久仰!”

    正当路章和蒋干有一搭没一搭的尬聊的时候,此间主人家蔡邕已经换了一套官服走到了大堂上方,面对下方的士子们摆了摆手,“请各位安坐,诗会马上开始。”

    听到蔡邕已经发话了,大家都跪坐在自己满意的座位上,出身传承百年身居高位的大家族子弟都占据前排的座位,诸如皇甫家、杨家、袁家等人,小家族的文人就主动坐上了后排,路章本身对这种诗会没什么兴趣,自然选择了后排角落的位置。蒋干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紧挨着路章的座位就坐了下来,本来以他的名声坐在中间也不成问题。

    “好,诗会正式开始,请大家以花为题,作诗或赋一首,先构思完成者即可畅言,”坐在上首的蔡邕茗了口茶,说出了第一个题目。

    蔡邕话音刚落,众位士子就埋头苦思,绞尽脑汁,怎么样才能在蔡邕面前大放异彩,如果能得到蔡邕的认可,以后名声和仕途定可更上一层楼。

    不一会儿,第一排第一个士子就开始吟诵起来了,“洛阳城东路,桃李生路旁,花花自相对,叶叶自相当。”

    “好!”

    “真是好诗!”

    “杨兄好诗才,小弟佩服。”

    “不愧出身杨氏家族,才思竟如此敏捷。”

    路章无语的听着大堂内不断的追捧声,小声道,“蒋兄,你觉得此诗如何?”

    “咳咳”蒋干低笑一声,“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成诗,自是非凡。”

    既然有人抛砖引玉,其他人更是不甘示弱,纷纷献上了自己的佳作。

    “春风东北起,花叶正低昂,纤手折其枝,花落飘何处。”

    “高秋八九月,白露变为霜,适时自零落,余留一地香。”

    “花香无影过,我从河边来,欲寻香何处,原来秋桂开”

    路章有些无聊的端坐在席间,和蒋干随便找了个话题,唠嗑着。突然身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在他耳边说道,“路将军,我家主人有请。”

    路章闻言一愣,转头看了看来人,小声道,“你家主人是?”

    那人没有言语,直接递了一块令牌给路章。路章撇了眼,神色一惊,又转头看向蔡邕左侧,疑惑更甚。

    “路将军路将军!”

    路章回过神来,点了点头道,“你带路!”随后又向边上的蒋干拱了拱手,蒋干虽然有些惊异,但也没有声张。

    转了几个小弯,路章来到一个小院中。只见袁隗锦服端坐,身前已经沏好了两杯茶。

    路章连忙施礼道,“少秋见过袁公!”

    “路将军无需多礼,请坐!”袁隗神色淡然的说道。

    待路章坐下后,袁隗又言语道,“路将军将父母亲眷托付给了曹操,看来是不看好董卓啊!”

    路章闻言一惊,“你怎知此事?”

    “袁家四世三公,在陈留谯县亦有耳目,”袁隗淡笑着回答道。

    路章看了袁隗一阵,但此人老狐狸一个,面无表情,所以直接问道,“不知袁公此次邀我何事?”

    袁隗开门见山道,“我侄儿袁绍袁术已经和曹操联系过了,意欲起兵勤王。”

    路章皱了皱眉,看着袁隗道,“我仅有五百兵马,而且我妻馨月亦在城中。还有我相信曹操能护住我父母亲眷。”

    袁隗听到前面半句还未怎样,听到后面半句,神色一愣,意味深长的笑道,“你没看错人!”

    两人说到此处,小院内气氛安静了起来,风吹树叶之声依稀可闻。袁隗突然说道,“若是我能让周馨月随你出城呢?”

    路章没有正面回应此话,反问道,“西凉军中良将不少,并州军亦然,你为何觉得董卓会令我领兵出城?”

    袁隗从袖口中掏出一份卷轴,缓缓展开,竟是一份地图。

    “路将军且看,诸侯起兵讨董,可进兵处有五。孟津外的汜水关,太谷外的虎牢关,成皋城,这三处是主要战场。潼关,函谷关,这两处是退往关中,亦或是奇袭洛阳的必经之路。以李儒之能,必然要分兵把守这五处。”

    路章顺着袁隗的手指细细观看,“这五处确实重要。”

    袁隗继续说道,“董卓麾下将领是不少,但能独当一面的却不多。未虑胜先思败,函谷关和潼关是董卓退往关中的要道,必要会让心腹大将驻守,牛辅、李傕、郭汜三择其二。接着便是徐荣和胡轸。”

    路章失笑道,“这不就五人了嘛?一人守一处,再让并州军居于支援便可。”

    袁隗卷起地图,“我等自会想办法助将军领兵出城。”随后神秘一笑,拍了拍手。

    左侧突然走出一人,路章定眼看去,神色一惊,“馨月!!你怎么”

    话音戛然而止,因为这女人突然顺着脖颈撕下来一张薄皮。

    路章缓了缓心神,又不自觉的看了几眼那女人,心中暗道,这也是世家门阀的底蕴么,古代竟然真有这种技术??

    “路将军,她就随你回府上吧!”袁隗淡笑着说道。

    “好!”

    袁隗又言语道,“蔡邕可不知道我借了他的地头做事。我们还是先回诗会大厅吧!你且先行一步,我随后再出发。”

    路章微微颔首,跟着先前的那个中年文士重新走向诗会大堂。回到大厅后,虽然和蒋干聊着天,但心思却是不在此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