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7.画杆描金戟

    路府之中,路章正在招待左中郎将袁榜。

    “少秋贤弟,同朝为官,今日才知府上菜肴竟然如此美味!看来维荣今后要时来拜访了!”袁榜不自觉的多夹了几块,不过世家子弟的修养很快就令他找回了自己,借故称赞道。

    路章挥手让下人为袁榜添了一杯酒,笑道,“维荣兄太过夸赞了,袁家四世三公,什么美酒佳肴没吃过?”

    袁榜闻言,放下长筷,长叹一声说道,“作为世家子弟,我自然能享受到很多平民想象不到的好处,但作为世家子弟,也注定了要背负家族荣耀和传承。尤其是当今这种局面。”

    “哒哒”路章右手握着酒樽左手食指轻敲桌案,片刻后气氛一静,问道,“维荣兄,此来何意?还望如实相告?”

    袁榜左右瞧了几眼,欲言又止。路章会意,挥手将府中下人赶下。

    袁榜自顾自的添来一杯酒,突然说道,“贤弟,你观董卓如何?”

    路章立马夸赞道,“董相国轻财好义,武略不凡。在内抑制阉党宦官,在外则威慑胡羌外族。其出生豪族却能唯才是举,人尽其才。虽然喜用重典,看似暴虐,实则心系天下。”

    袁榜闻言脸色铁青,双目紧紧的盯着路章,直接讥笑道,“路将军,你这阿谀奉承的功夫,比之张让赵忠之辈,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呐!”

    路章冷哼一声,向着袁榜挤了挤眼,撇向东侧窗户。

    袁榜颇感疑惑的转头看去,看到一道人影站在窗侧,静立不动,神情一动,看向路章。路章微微颔首。

    原来路章早已探查到了自己府中的董卓密探,这次袁榜突然来访,路章想了想,为了以防万一,就给了这个董卓密探一盏明灯。没想到还真用上了,今日正好借机向董卓递一番话。

    袁榜连忙拱手致歉,但声音却是咬牙切齿,“话不多机半句多!袁某告辞!”

    路章起身道,“袁兄慢走!”

    “哼!袁某可当不起你这声兄长!”袁榜冷哼道,随即匆匆离去。

    路章今日休沐,送走袁榜之后,便与妻子周馨月于后院赏花。

    有家仆突然跑来,递上了一份请柬,说是蔡尚书三天后,要于府中举办诗会,送来请柬邀请于他。

    “蔡邕?我与他素未蒙面,又是一介武夫,他要举办诗会,邀请我干嘛?”路章面色古怪的拿过请柬,挥退家仆。

    周馨月也略有好奇,探过头来与路章一起观看请柬,随即噗呲一笑,“夫君出生贫寒,却酷爱读书,厚着脸皮常往卢中郎家中借书苦读。这手不释卷的名声连蔡尚书都听说了呢!”

    路章有些哭笑不得,“我虽然读书不少,但这诗词歌赋我哪里懂得?”

    心中暗道,九年制义务教育虽然背了一些诗词,但诗会讲究印情印景,又有一帮文坛大佬在场,感觉会穿帮啊!再则一旦善诗的名头传将出去,以后又有人来邀怎么办?这种事,一动不如一静。

    周馨月略一思索,开口说道,“蔡邕先生乃天下名士,他既然已经邀请夫君参加诗会,那不管如何夫君都应该到场。若是不会作诗,便饮酒端坐便是。到场的大多都是清流名士,想来也不会与你为难!”

    这时,有家仆送上几盒糕点,路章见到此人,微微一笑,对着周馨月使了个眼色。

    周馨月会意,突然好奇的问道,“之前袁榜将军来访,和夫君交谈了些什么,为何怒气冲冲而走?”

    “他问我,如何看待董相国其人?”路章淡笑道,“我回答,董相国轻财好义,武略不凡。在内抑制阉党宦官,在外则威慑胡羌外族。其出生豪族却能唯才是举,人尽其才。虽然喜用重典,看似暴虐,实则心系天下。”

    周馨月闻言后神色有些古怪,小声问道,“你这是怕袁家拉你下水,故意气袁榜的,还是真心话?”

    路章偷偷撇了眼旁侧的家仆,见他身形微微前倾,看样子是很想听路章的后话啊。

    路章长叹一声,“世家门阀,盘根交错,世间舆论大都由其执掌。他们这是恨急了董相国啊!使得天下百姓尽皆误会了董相啊!”

    “哦?”周馨月闻言疑惑道。

    路章茗了口茶,继续说道,“世人只知董相国废长立幼,视汉家天子如掌上玩物。实不知,董相国出生边郡,深知胡羌之害,然皇长子刘辨性子怯弱,而幼子刘协却敢在西凉铁骑面前,替兄发言,那一句:君是来保驾,还是来劫驾。吓得董相国连忙下马跪安。”

    “其后,董相国宁可自身背负骂名,也要一意孤行,辅佐皇子刘协继位。这难道不是一心为国吗?”

    周馨月闻言微微颔首,“听夫君如此说来,好像有些道理。”

    路章继续说道,“世家门阀垄断书籍学识,使得寒门学子几无出头之地。而董相国征辟李儒,并将爱女下嫁,言听计从,谋无不依。还有华雄、郭汜、李傕等将领,哪个不是出生微末,董相国却能以为肱骨。这难道不是唯才是举,人尽其才嘛?”

    周馨月又点了点头。

    路章冷笑一声,“外面都说董相国暴虐好杀,可是黄巾之乱后汉室动乱不休。自古以来,乱世难道不都是用重典的嘛?”

    “再则,世家门阀趁着黄巾之乱,剥削平民钱粮。董相国发行新制小钱,本意是想大力提振需求,振兴百业,哪知却是触动了世家门阀的利益。平白的又落下个恶名!”

    天色渐暗,路章和周馨月起身回厅中就餐。

    相国府中,董卓听着手下密探德情报,顿时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好!路将军真是深知我心呐!”董卓喜形于色的叫道。

    下首端坐的李儒也是微微颔首,“相国,我前些日子翻看汉家密库时,发现了一杆宝戟。相国你麾下用戟者唯二,吕将军已经有了方天画戟,不如将此宝戟送于路章将军,以示恩宠!”

    “好!明日就叫郭汜送这宝戟去路章府上,”董卓大笑着说道,随即又有些好奇,“这宝戟何名?”

    “其名为画杆描金戟!根据密库记载,它是当年商朝陈塘关守将李靖的掌中宝戟,反商归周后,以手中这杆画杆描金戟助姜太公东进五关,最终成就了兴周八百年的业绩。”

    李儒见董卓兴致不错,又说起了另外一件事,“相国!曹操的海捕公文已经过了半月,竟然还不见其人!看来外头定是有人庇护着他。如此一来,怕是会有诸侯联合起兵来伐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