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4.演武斗将

    路章带着高顺搞清楚了军演上场顺序后,就将兵马交代给了高顺和徐鹏二人,自个儿找了个座位坐下。

    看着远方的袁榜一眼,不由得为鲍康悲哀,一人安然无恙,一人却是身死黄泉。

    很快,大臣们三三两两的结伴来到校场,大概分成了三个团体,以王允为首,以袁隗为首,以及一些直接投了董卓的官员。武将则是西凉军一堆,并州军一堆,还有就是羽林军的三部郎将,龙骧卫,虎贲卫,鹰扬卫各三人。接着就是袁榜身边两人,和他们三人了。

    “王公,董贼这是何意啊?”

    听到此言,王允冷哼一声道,“呵呵,还能是何意呐!老夫后日邀人贺寿,他董卓今日就遍邀百官观赏三军演武。这不是明摆着威慑老夫和袁公嘛!”

    “粗鄙蛮夫!”

    “哎,其人麾下二十万西凉铁骑和八万并州狼骑,如之奈何?如之奈何啊?”

    另一边的袁隗神色阴沉的说道,“昨日董卓令李傕郭汜收缴城内羽林军兵权,鲍康不允,被他们就地斩杀,我族弟袁榜见状不妙只得上缴兵权。”

    “董贼这般动作,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陛下年幼,这厮又军权在握,恐有不臣之心呐!”

    袁隗沉默片刻道,“此时他还没这胆量,天下州牧一半都是汉室宗亲,无天子诏,他们不敢领军洛阳,但是董贼若是篡逆为帝,必然征讨!”

    “再者,汉室四百年之传承,人心尚在,天下早有有志之士想要起兵讨董了,”袁隗看看四周的同僚,低语道,“我侄袁绍已在渤海招兵买马,袁术亦是于寿春聚兵纳将了!”

    “这”大臣们对视一眼,忧心道,“那大人您怎么办啊?董贼绝不会让您这一支撤离洛阳的。”

    袁隗轻笑道,“我袁家四世三公,门生遍布天下,他董卓安敢动我?董贼若败,则需要拿我和绍儿术儿和谈;若胜了,亦要借我之名号召袁家故吏。”

    “袁公高见。”

    这时,一万西凉铁骑已经整军在前,浩浩荡荡,气势冲天。“哒哒哒!”此时他们竟然向着大臣们所在方向,开始发起冲锋,挥舞着长刀大枪,浓郁的血煞之气扑鼻而来。

    看着越来越近等等西凉铁骑,不少大臣们不自觉的后腿了几步,双腿发颤,“这董贼这是何意啊?”

    “哼!”王允一步未退,撇了眼略显慌乱的同僚,冷声道,“西凉铁骑本就是我大汉边军强卒,你等慌什么?难道他董卓还敢杀尽吾等百官不成?”

    说着,他又望向袁隗等人,正巧于袁隗对视,双方微微点头示意,收回了目光。

    “架架”西凉铁骑突然一个侧向突进,绕过文武百官,阵势突变,冲锋的雁翎阵瞬间化为两柄弯刀,迂回而反。

    “真精锐也!”路章观之不由得感叹道,心中亦是震惊不已,历史上的十八路诸侯个个心怀不轨,怎么胜得此等强军,边上可还有八万并州狼骑啊!

    待并州狼骑和羽林军登场过后,董卓带着小皇帝走上高台,并眼神示意了一下宦官,宦官会意,高声道,“陛下远观三军之雄伟,甚是欣慰。今于校场之上演武斗将,有志者皆可登场,陛下不吝封赏!”

    “架”西凉军中有一骑架马来到校场中间,高声喝道,“某家武威张济,谁敢来战!”

    西凉军中想来是达成了一致,欲要先对付并州军与羽林军。另一侧的并州军中,吕布看了看四周,淡笑道,“我虽然投了董相国,但他对我等提防极重,粮草资重三日一发。我们要出战么?”

    张辽思索片刻道,“将军,不可不战,但不宜抢了他们的风头。再者此次演武针对的是羽林军,以及威慑文武百官。”

    魏续笑呵呵的说道,“将军神威谁人不知,日前与西凉铁骑对战,一败郭汜,二败华雄,三退李傕,打得相国是胆战心惊,此次就不要为难西凉诸将了吧!等等交给我们便是。”

    “哈哈哈哈!说得极是。”吕布闻言大笑着点头道。

    无人出列应战,校场之上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张济架马立于校场之上,朝着羽林军高声道,“素闻洛阳羽林军乃天下精锐,其中悍将辈出,还请不吝赐教!”

    指名道姓之下,羽林军三卫顿时面色铁青,一骑飞马而出,“我来战你!”

    其人自虎贲卫而出,战马飞快,挥枪直刺。张济立马原地,不慌不忙,将长枪一划,策马顺势拨开,瞬间和此人交错而过,长枪扭转,反手一枪直刺那员虎贲将领的后颈,枪快如闪电。虽是演武斗将,但出手狠辣,竟是毫不留情。

    那员虎贲将领没想到张济还有此招,大吃一惊,反手持枪于背后回撩,千钧一发之间将张济的长枪挑开。

    随后拉开距离,勒马转身,双目死死地盯着张济,“你欲杀我??”

    张济轻笑一声,“演武比斗,难免有收不住手时候,将军胆小认输便是。”

    “好!某乃河东王康!今日就与你分个生死!”王康闻言喘了两口粗气,怒极反笑。

    说罢,一阵狂风扑来,王康耍出两朵枪花,一左一右,不料这却都是虚枪。

    王康冷笑一声,“嗖”的一声,竟是中平一枪,直刺张济咽喉,无有战甲防护之处。俗话说,中平枪,枪中王,高低远近都不防,高不拦,低不拿,当中一点难遮架。

    长枪快若游龙,须臾之间已至,张济双目瞳孔一缩,身后一扬猛的一个铁板桥。

    王康见状,长枪下压。张济双手拿枪横于胸口,上架格挡,“哐当”一声,两人交错而过。

    二十米后,两人勒马回身,相对而立。都有些凝重的看着对方。

    “再来!”两人勒马相对冲锋,挺枪就战。双方交战五十合,王康一个不慎被扫落马下,不过既然没有直接身亡,张济自然也不好再次动手。

    张济虽然胜了,但亦是左臂受创,战甲错漏,回马撤入了西凉军阵之中。

    又有一骑自西凉军阵跑出,“我乃张掖樊稠,谁人来战!”

    “我来!”羽林军中也有一骑飞马而出,“我乃九江乐步。”

    双骑对向冲锋,一合之后,乐步直接被斩成了两半,惨目忍睹。

    “张济和樊稠差距应该没这么大!”路章看着场中低头嘶鸣的白马,低声叹道,“应该是在羽林军中镀金的世家子了,看到王康与张济之战,以为不过如此,热血上涌了,哪知自身哎!可恨,可悲!”

    樊稠也是一愣,刚刚见到王康与张济之战,就已知晓羽林军三卫非是徒有虚名之辈,哪知刚刚动手,却是轻松至极。

    “龙骧卫刘磐,”一员年轻将领飞马而出,直接与樊稠战到了一块,双方你来我往,打得好不乐闹,一百五十合后,刘磐力衰,用力将樊稠的大刀荡开,后撤归营。

    “这是何人?年纪轻轻就如此骁勇!”王允见状,向着边上同僚问道。

    “此乃刘表之侄,兖州山阳郡人氏,刘磐,字振忠,汉室宗亲也。”

    樊稠力竭,不敢大意,回身入营。

    又有一骑而出,乃天水王方。这一次并州军出人了,是晋阳郡爨县人氏成廉。

    双方交战百余合,成廉技高一筹,但是他显然没下死手,王方拱了拱手后撤归营。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了,西凉军和并州军是真的在切磋,但对羽林军却是毫不留情,能杀便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