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3.周家

    路章回到洛阳城中自己家院,看到马厩中多出了一匹骏马,心中有些好奇,问道,“府上可是来人了?”

    马厩小仆连忙恭敬的回答道,“是前洛阳令周异大人携子来访。”

    “周异?”路章闻言一愣,疑惑道,“我跟他从无往来,他怎会突然来访?”

    马厩小仆连忙说道,“好像是跟着夫人回来的,我听到周小公子称夫人为姑姑。”

    “姑姑?”路章闻言一愣,思索片刻,嘀咕道,“馨月是我在颖川郡所救,当时他们整个丁酉县周家已经被黄巾贼杀戮一空,难道与庐江周家分属同支?”

    路章压下疑惑,走向大院主厅,人未入内,就听道,“夫君归来了,快快进来!”

    说着,周馨月就一把拉住路章来到一个中年人面前,介绍道,“夫君,家祖周景,生子二人,嫡长子周忠继承了庐江舒县的祖业,二子周孝在颖川丁酉县立业,至今已传三世。这是我堂兄周异,侄儿周瑜。”

    路章闻言一惊,连忙施礼道,“少秋见过堂兄,我以为馨月已是孤身一人,结亲之时竟然未邀堂兄,实在汗颜。”

    周馨月连忙说道,“不怪夫君,不怪夫君。当初黄巾贼祸乱颖川,丁酉县失陷,周家被屠,馨月躲在枯井之中,已被吓得失魂落魄,久久难度。若非夫君照料,怕是”

    周异见状,也向着路章拱手道,“久仰贤弟威名,当初黄巾叛乱,我听闻丁酉县失陷,周家被黄巾屠戮一空,失声痛哭,想不到路将军竟然救出了馨月,异在此拜谢将军!”

    路章连忙扶住周异,轻笑道,“当年被征召入伍,随军征讨黄巾贼,见丁酉失陷,自然要救。杀散黄巾之后,又于枯井之中发现了昏迷的夫人,那时夫人神志不清,我只得遣人送她至中牟县家中暂住。黄巾平定之后,不想馨月竟然愿意委身下嫁,章羞愧。”

    “哈哈哈哈,英雄救美,世之美谈尔!”周异闻言笑道,“我观将军雄姿勃发,又闻馨月说你手不释卷,仅此可见,将军他日必成人中之龙。瑜儿,你还不快快拜见姑父。”

    边上,眉清目秀的周瑜,一脸正经的拱手道,“瑜拜见姑父!”

    “快快请起!”路章连忙扶起周瑜,随即眼前一亮,笑道,“周郎真是好相貌啊!他日不知是便意了哪家姑娘啦。”

    “哈哈哈哈!”周异闻言大笑。

    路章吩咐厨房上宴,招待周家父子在府中吃晚餐。

    酒过三巡,周异笑问道,“黄巾之乱后,少秋久在洛阳。你观董卓如何?”

    路章眼中一闪,挥退家仆,随即轻叹道,“已得天时。可惜其人虽然轻财好义,颇得军心,又有武略。但是德行不足,没有足够的政治远见,而且纵容西凉军卒祸害百姓,又于皇宫之中专横跋扈。已失人心。”

    路章灌了口酒,又继续说道,“不过他有二十万西凉铁骑,又有天子百官在手,他日会发生何事还不好说。”

    周异闻言微微点头,“董卓称霸洛阳城后,已命其弟董旻接任执金吾兼洛阳令,升我为尚书侍中。然我已上书请辞,意回乡探亲,明早便走。”

    “也好,回了庐江舒县静养,以观天下时变,智者之见也!”路章闻言点头称赞,随即又苦笑道,“我虽隐隐预料到洛阳不稳,迟迟不将父母亲眷接来居住。但时局变化太快了,值此时局,董卓怕是不会放我和馨月安然离开。”

    “啪!”周异左手拍掉伸向酒壶的小手,瞪了一眼小周瑜,随即看了看周馨月,对路章说道,“董卓掌权之后,性情变化不小,越来越看不得别人反对他,那些个大儒名士还好。你这般不上不下的将领,一定要慎言慎行,万事三思而后行!”

    “兄长良言,少秋必谨记于心,”路章闻言叹了口气,说道。

    “嗯!”周异点点头,向外看了看天色,说道,“我和瑜儿明早就走,还需要回去整理行囊,今晚一别也不知道何日能再见啊。”

    “嗯,兄长,我送送你!明早我就不去送你了,”路章起身道。

    “好,瑜儿,向你姑父姑姑拜别!”周异拍了拍周瑜的肩膀吩咐道。

    看着周异父子的身影渐渐远去,路章和周馨月正要回府,忽然听到城南传来厮杀声,路章眉心一邹,“城南是鲍康将军的驻地,此时火光冲天,厮杀声起,看来是董卓要全面收缴兵权了。”

    看到身边的周馨月神情紧张,路章拍了拍她的纤手,轻声安慰道,“夫人放心,我早先就将手下九成兵马交于西凉军,又在黄巾之乱中有恩于董卓,他还不至于朝我动手。”

    “今夜,董卓既然决定了要收缴城内兵权,那么就绝不可能只对城南的鲍康将军动手,城西的袁榜将军想必也会遇到西凉铁骑。”路章望着远方,继续说道,“既然同时动手,却只有城南有兵戈狼烟,那袁榜怕是已经老老实实的交了兵权了。只是苦了鲍康将军了,他没有第一时间交权,西凉军这是要借他立威啊!”

    “哒哒哒!”这时,一骑快马而来,来到路章面前,勒马悬停,翻身下马,“启禀将军,郭汜将军刚刚遣人来我军大帐,送来了五十头家猪,一百鸡鸭,粮草五百石。”

    路章上前将人扶起,拍掉他肩上的灰尘,“我知道了,收下便是!我回头亲自上门拜谢于他。”

    “喏!”

    “还有何事?”路章见他取出一道竹简,心中一颤,问道。

    “听来人说起,明天董相国要在城北校场举行三军演武,还有斗将夺旗。”

    路章接过竹简,打开一看,片刻后挥手让斥候回营,“让高军候明早整军,虽然人少,但也不能丢了羽林军的风采!”

    “喏!”

    路章搂着周馨月返回府中,轻笑道,“先是收缴兵权,又突然要举行三军演武,看来董卓是想要威慑文武百官呐!”

    “夫君,西凉与并州多出晓勇善战之辈,明日比试,万望小心呐!”周馨月神情担忧的叮嘱道。

    “你且放心,我自十五岁从军以来,厮杀百余场,连战场之上都没倒下,何况区区演武斗将,”路章握住她的纤纤玉手,继续说道,“我的太极阴阳戟讲究以柔克刚,借力打力,他们再是勇猛善战也休想轻易败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