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2.云动

    这一日,路章和往常一样在校场练兵。曹操来访,路章将他引入自己军帐中。

    “孟德兄,你今日怎得一大早就来校场,不去与董相麾下饮酒欢歌了?”路章拿出一坛酒和两个酒樽,笑问道。

    曹操拿起酒樽一饮而尽,冷哼了一声道,“你是没看见啊,今天早朝,董卓一个小小的喷嚏,却把那些个自命清高的大臣们吓得尽皆成了鼠辈。”

    路章笑笑不语,将曹操的酒樽又填满了酒。

    曹操继续说道,“今天早朝结束,有几个小太监在不少大臣那边窃窃私语,而我曹孟德呢?,在哪里是左等右等,却不见他们来对我说话。”

    “哦,”路章拿起酒樽喝了一口,“我听说王司徒后天要过大寿,想必是邀请朝中好友私下聚聚罢了!”

    “呵呵,少秋贤弟又何必替他们说项,”曹操又将身前酒樽饮尽,冷笑道,“王司徒这次邀请的都是先皇旧臣,又是以他为主的帝党心腹,所图的还能有何事?不就是国贼董卓吗??”

    “我曹操呢?在他们看起来,就是一个品行轻贱,甘为鹰犬,屈身侍贼之人。所以将我排斥在外嘛!”曹操拿起酒坛,直接痛饮,“都是一帮道貌岸然,自命清高的大臣,在那金銮殿上,一个个都噤若寒蝉,胆战心惊,私下里却是咬牙切齿,怒骂董贼!”

    “啪!”曹操一把摔碎酒坛,大叫道,“我当初就应该和袁本初一样,当着金銮殿大骂董贼,拔剑相斥,挂印而去。”

    路章眸中一闪,说道,“孟德兄,看来你是想做件大事了!”

    曹操轻笑道,“元让,妙才他们几个今晚就走,回陈留。”

    “哒哒哒!”

    路章右手轻敲了几下桌案,随后说道,“让他们出城后去一趟中牟县,持我书信,将我父母和三个妹妹接走,和他们一起回陈留。”

    “好!我去跟他们交代一下,”曹操拍了一下桌案,转身就要离开。

    路章一把拉住曹操,笑骂道,“急什么?快到午时了,吃顿饭再走。”

    “也好!”曹操轻笑着重新坐下,“就是不知道你这军中,能吃些什么?”

    “呵呵,你运气不错!昨日高明骏受邀,吕布送了不少肉食过来,”路章掀开帐帘,对亲卫说了几声。

    “吕布?”曹操闻言一惊,随即摇摇头道,“其人骁勇善战,可惜竟是为董贼所用。那高明骏怎的与他有旧?”

    路章淡笑道,“高顺高明骏,并州边军曲长,三年前被调入洛阳城,下了半级,任羽林军假军候。我观其清白有威严,不好饮酒,能练精兵,故此讨来帐下,封了个军司马。”

    “吕布在并州军中威望极高,高顺昔日与他共同征伐匈奴,交情极佳。”

    听着路章所言,曹操轻笑道,“既然他们昔日有旧,你就不怕他重回并州军中?”

    “呵呵,董卓虽然招纳了三万并州狼骑,但很明显心存忌惮,只召了五千军士进入洛阳城中,还紧挨着西凉铁骑驻扎。”路章茗了一口酒道,“又怎会允许他们介入羽林军。”

    “你自己呢?辅国将军所部应有五千士卒,而如今你麾下不过五百人。又没有实事可做,”曹操说道。

    “之前没有,现在有了。协防洛阳城南城门,以镇北将军樊稠为主,”路章挥挥手,让亲卫将煮好的肉食摆放在桌案上。

    曹操闻言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急忙问道,“白日里检查往来人流,由谁负责?”

    路章夹出一块鸡肉,轻笑道,“站岗查哨这种苦差事自然有我们来,不过收的入城税和其他好处要上交八成,呵呵!这帮西凉人可真够贪心的。”

    “妙,”曹操闻言大笑一声,夹出一块鸡肉,就着酒吃着。

    不久,曹操离去。

    相国府内,董卓大马横刀的坐在堂首,“城内对某家不服的人不少,最近都有些什么情报啊?”

    李儒面色阴沉的走上前来说道,“禀相国,今日早朝后,有几个小黄门对不少大臣切切私语,邀请他们参加后天的王允六十大寿,受邀者尽皆是先皇旧臣,帝党心腹,他们必有所图。”

    董卓冷笑一声,“呵呵,一群自命清高的老家伙罢了,皇甫嵩,卢植,朱携三人不在朝中,他们如何奈何得了老夫的二十五万西凉铁骑??哈哈哈哈”

    李傕起身道,“相国,末将后日晚间就去会会这帮先皇旧臣,持刀坐于堂间,为他王允过寿,看看他们又有何话可说?”

    “哈哈哈哈,李将军你要是去了,那帮老家伙估计得吓晕一半,王允那老儿寿诞变忌日,不好,不好!”李肃笑呵呵的说道。

    董卓瞪了一眼李傕,“咱们西凉军一堆大老粗,要是那帮老家伙要是都没了,怎么维持洛阳政事啊??而且这帮大臣个个都是天下闻名的人物,若是无故斩杀,虎牢关外怕是要大军云集了!”

    李肃说道,“相国勿忧,汉帝尚在,那帮子皇室宗亲绝不敢进兵洛阳。还有那些个世家子太守将军,若无人领头,怕是不敢发声勤王。至于有威望领头的,四世三公的袁家,袁隗还在朝中,袁术袁绍安敢起兵??”

    董卓闻言点点头,又问道,“那皇甫嵩卢植和朱携呢?他们三人要是召集旧部,麻烦极大!”

    李儒笑道,“愚忠之人,若无陛下诏书,他们绝不敢兵进洛阳!甚至呵呵相国可以一纸诏书,就能将三人召回朝中。”

    “哦…当真!”董卓闻言急忙说道。

    李儒轻笑道,“不过一纸诏书,相国试试便知。”

    “好,明日,我就让小皇帝拟诏召回他们三人,”董卓又沉思片刻说道,“那些个老臣子聚会我倒是不怕,倒是现在洛阳城中掌兵之人,可有异动?”

    李儒回答道,“现在洛阳城内,除了我西凉家和吕将军的并州军,还有掌兵者三人。左中郎将袁榜,麾下有六千兵马。武威将军鲍康,其人麾下有五千兵马。还有辅国将军路章,麾下有五百兵马。相国五日前要与并州丁建阳火并,下了诏书抚慰他们,袁榜和鲍康只是接了官职,隔岸观火。倒是这路章,接了官职,直接将手下九成士卒交给了我们。”

    “呵呵,丁建阳都死了,这帮家伙的兵权也该上交了。”董卓冷笑道,“李傕,郭汜!你们二人各带一万西凉铁骑,替老夫去拜访一下这两位将军。”

    “至于这路章,老夫还有不少映像,昔日巨鹿郡城外老夫轻敌被围,就是他带人救了我,”董卓思索片刻道,“他既然交了九成兵权,老夫也不好再为难与他。这样郭汜你上门送他些酒肉吃食。”

    “喏!”李傕三人起身应道。

    李儒继续说道,“相国,除了这些兵马外,其实洛阳城里各大世家大族,家仆壮丁数量亦不可小视。”

    董卓闻言微微点头,笑道,“文忧既然提出此言,想必已经有良谋在胸了吧!快快说来。”

    李儒轻笑道,“我等当以势压人,他王允既然要在后日晚间过寿密谋,那我等就在明日遍要群臣于城北校场之上,三军演武!西凉铁骑迎面冲锋,并州狼骑呼啸而过,在于校场之上斗将,以慑文武百官之心。”

    “好!明日我带着小皇帝和文武百官一起来城北校场,让他们见识见识我大汉边军男儿的雄风!要是表现的好,不吝封赏!”

    一众西凉武将和吕布几人闻言之后,双目通红,一个个摩拳擦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