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九十二章 足利义藤,宫部继润

    六角家的援军在第二天就赶到了坂本城,由家督六角定赖亲自领兵前来,这要是将军足利义晴在他的地盘上出了事情,他这家督就做到头了,而且六角家很有可能完蛋。

    足利义晴倒也没责怪六角定赖,毕竟六角定赖对他也挺好的,他便出言安抚了六角定赖一番。

    事后,六角定赖还亲自跑来见了上杉宪义一趟,他从后藤贤丰那得知上杉宪义只率领二三十骑击垮一向一揆僧兵队英勇事迹。

    六角定赖也不知足利义晴身边什么时候出现的一位猛将,不过他于情于理都应该感谢上杉宪义,于是六角定赖带了百两金子礼谢上杉宪义。

    宪义正是急缺钱,客套了一下后就把钱收下来了。

    坂本城距离日吉神社不远了,从坂本城步行一个多时辰就可以走到日吉神社山脚下。

    而明日便是菊童丸叙任将军职位的日子。

    天文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早晨,一支上百人打着二引两纹和桐纹旗帜的队伍正在前行随后还有上杉笹,六角家的鹤丸等,中间是将军足利义晴和世子菊童丸,后面是上杉宪义和六角定赖等奉公众和御相伴众。

    这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到日吉神社山脚下,从山脚往上走,是一条林荫大道,道路是土垒的,很平整,两边都是枝叶凋落的大树,而从山脚往上看,可以看到日吉神社的大殿。

    一行人越过木质的红色井字门,一路往上走,在走了二十分钟后,才到了日吉神社的山门,山门后有一座鸟居。

    进入山门不远还可以看到一座小型的神马庙宇,里面还有一座马匹的雕塑。

    再往前走就是日吉神社的本殿、拜殿和社殿了。

    不过继位仪式并不在殿内,而是神社内的一棵千年老树下举行。

    日吉神社的神官和巫女早已经在山门等候将军的御驾,神官和巫女拜见将军后,便带着将军一行人先去手水舍清洗双手和口,以除去污秽,使身心清净,每一个人都不例外。

    随后再去拜殿进行参拜,他们可不是寻常参拜,而是升殿参拜,在拜殿内部进行,是较通常参拜更为正式的参拜。

    正式参拜的流程较为复杂,参拜者首先向社务所提出申请、奉纳玉串料(即香火钱)后,着正式服装进入拜殿,和神职人员一起按正式参拜流程举行仪式。

    参拜之后,神官和巫女才带着将军足利义晴和菊童丸等人来到日吉神社的祠官树面前,上面帮着注连绳,上面还飘着白色的纸条子。

    首先进行的是菊童丸的元服礼,由六角定赖作为菊童丸的乌帽子亲给未来的将军足利义辉带上乌帽子,足利义晴为菊童丸取名“藤”字,菊童丸正式更名为足利义藤。

    随后足利义晴宣布退位,由足利义藤继承将军之位,而义晴升为“大御所”继续摄政。

    以六角定赖和上杉宪义为首的几位大名一起恭贺足利义晴和义藤。

    观礼完之后,他们又来到舞殿,观看巫女们献给神明的舞蹈,这些巫女的容貌都在水准之上,她们都穿着身穿白衣、襦袢和绯袴,足部穿白足袋和红纽草鞋,用白色檀纸或丈长扎发,外衣是一件被称作“千早”的外衣。

    因为要在舞殿跳舞,因此头戴前天冠或花簪子、手持神乐铃、鉾先铃或桧扇、蝙蝠扇,以及剑、笹、榊、假面、神乐笛、和太鼓等。

    足利义晴与一众人看着巫女的舞蹈,与上杉宪义和六角定赖亲密的交谈着。

    看完舞蹈后,便是午宴,接着下午就是交谈会,晚上还有晚宴和表演。

    如此将军的继位仪式就这么结束了。

    相比较前面将军的继位,足利义藤的继位可算是寒酸了。

    再过几日便是新春佳节,上杉宪义难以在几天之内赶回武藏,于是顺势就答应与大御所和将军庆祝的事情。

    一日后,上杉宪义与足利义晴等人狩猎归来,道路上有一年轻僧人拦住了去路,僧人先是向足利义晴等人见礼,然后看向上杉宪义道:“在下土肥孙八,前几日见过武藏守大人以一敌百的英姿,心生向往,请大人收留!”

    上杉宪义一愣,土肥孙八他不是很熟悉,毕竟他的另一个名字宫部继润是后来改的名字。

    他疑惑道:“你不是和尚吗?”

    土肥孙八摇头道:“前几日在下看见山下旌旗招展,人喊马嘶,同时看到了大人的英姿,一时心生向往,在下便在今日下了山来拜见大人。”

    上杉宪义闻言想了一下,他自己的家臣少的可怜,而眼前这个年轻人看起来还不错,他便说道:“好吧,我可以收你为家臣,不过我暂时只能给你最低的俸禄,等你展示出你的才能,我便会提拔你。”

    土肥孙八大喜道:“哈,臣领命!”

    上杉宪义还不知自己收下了宫部继润为家臣,他正在为土肥孙八的莽撞举动,向足利义晴请罪。

    足利义晴不以为意,反倒是说上杉宪义的名声在近江附近传播开来。

    足利义晴说的没错,溃败的一揆众将上杉宪义描绘成了猛鬼夜叉一般的恐怖人物,哪怕是下间赖信也是被上杉宪义的勇猛给吓到了,回到据点后就大肆渲染上杉宪义的厉害来洗脱自己的罪责。

    特别是上杉宪义的流镝马技术,在下间赖信和部分存活下来的僧兵和一揆众的共同传言下被彻底证实。

    一行人有说有笑的回到了坂本城。

    上杉宪义带着土肥孙八回到了自己居住的临时屋敷,他看向土肥孙八道:“之前有大御所殿下在,我不好检测你的能耐,现在你可以说说自己的能力了。”

    土肥孙八连忙说道:“臣自小臂力过人,在寺庙也学过一些兵法。”

    上杉宪义露出笑容道:“正好,与我切磋一番。”

    土肥孙八紧张道:“臣怎敢在主公面前班门弄斧?”

    上杉宪义拿起朱枪道:“你要什么兵器?”

    土肥孙八只好挑选出一把薙刀与上杉宪义对战。

    两人站定,上杉宪义率先出手,朱枪直接横扫过去,土肥孙八听到锐利的风吼声就知道不能硬接,他连忙后退两步,躲过朱枪,随即又迅速突进,薙刀直接劈向宪义。

    宪义怒吼一声,朱枪回扫过来,速度极快,土肥孙八只得弯腰,顺便用薙刀枪杆挡住背部。

    朱枪枪杆直接横扫薙刀枪杆,土肥孙八腰部受到一股震动,当即单膝下跪。

    他连忙说道:“是臣输了!”

    上杉宪义停手道:“你的武艺很不错,暂且当个足轻小头(注)吧。”

    注:小队长,管辖三十余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