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九十一章 送财童子

    一两金子在十五克左右,一百四十斤金子,那就是九千三百八十两左右,换算成钱的话就是三万七千五百二十贯钱!

    就这么一笔钱,足够上杉宪义把自己的借款全给还了,并且还可以买上一整支铁炮队的铁炮,还有剩余。

    上杉宪义看着地上的证广,大怒道:“钱必须得给,你们可是冲撞了殿下御驾,再多废话,就把你斩首示众,到时候殿下号令天下诸侯围攻本愿寺,一把火把石山本愿寺烧光!”

    此言一出,奉公武士们和证广都脸色大变,一名奉公武士连忙说道:“武藏守大人,此举不妥啊!”

    上杉宪义怒喝道:“尔等可是奉公众,如今心向何人?冲撞御驾之人难道不应该重罚吗?不重罚,殿下颜面何存?主辱臣死,殿下今日若是真的颜面扫地,尔等都得切腹谢罪!”

    一名年长的奉公武士连忙起身将那名出言阻止的奉公武士一脚踢翻在地道:“你这个蠢货,差点让我们蒙受耻辱!”

    “嗨,是在下错了!”那名奉公武士连忙爬起来跪在地上认错。

    证广一看无人再给他说话,他只好说道:“大人,贫僧没有这么多钱啊。”

    上杉宪义跳下马,上去就是一巴掌,喝道:“写信,我派人送去本愿寺!证如上人会出钱的。”

    证广连忙闭嘴,捂着嘴巴不敢说话。

    上杉宪义随即上马,看向后藤军方向,那里的一揆众已然发现中军不见了,负责指挥的僧兵们不知所措,直接就跑了。

    没有僧兵指挥的一揆众那就是真的一盘散沙了,他们各自为战,甚至有的人先去把死尸上的甲胄扒下,也有抢衣服的,搜刮钱财之类的,瞬间就乱成一团。

    上杉宪义自然不会放过这般机会,他立马指挥奉公武士冲阵,并且挑着一向宗的大旗喝道:“敌酋已败,速速投降!”

    有了上线宪义等人的四处冲撞,并且在谷道口的山林里出现了大量的二引两纹旗帜,一揆众惊慌失措,数千人就这么乱糟糟的四处逃跑。

    有的跑错了方向,直接被后藤军士卒逼着推入了水里,还有的被追着往山林里逃跑。

    大部分人却是跪地投降,哭声连成一片,好不震撼。

    后藤贤丰在吩咐完手下家臣后,立马跑到上杉宪义面前行礼道:“在下六角家家臣后藤贤丰,不知阁下是?”

    上杉宪义上前道:“在下上杉宪义,受任从五位上武藏守护。”

    “原来是武藏守大人,感谢大人及时出手相助!”后藤贤丰十分恭敬道。

    上杉宪义点头笑道:“后藤殿不必拘束,这些贼人胆敢冲撞御驾,殿下可是很生气,所以派在下前来平定贼人。

    这帮贼人都是乌合之众,被在下领着奉公众突袭了中军,不过片刻就溃败了,后藤殿放心,你们的功劳,在下也会和殿下讲清楚的。”

    后藤贤丰松了一口气,连忙夸赞上杉宪义的勇猛。

    没过一会儿,得到消息的足利义晴带着徒步武士和足轻们赶到坚田,他看到一地的尸体和一连串的俘虏,大喜道:“武藏守果然是栋梁之才,这不过片刻就平定了贼乱,哈哈哈。”

    足利义晴很是高兴,他这将军已无权威可言,毕竟多次被管领细川晴元逼得逃出京都。

    现在以他的名义,打了一场大胜仗,这可是让他名望大涨的事情,足利义晴招来上杉宪义,笑着问道:“武藏守辛苦了,我要重赏你,有什么需求尽管说!”

    上杉宪义很想说:老板,给个一万贯,让臣把一些债务还了吧。但是,他还想在将军面前刷好感,可不能这么说。

    他连忙说道:“这都是臣应该做的,当不得殿下赏赐!”

    只不过足利义晴知道了上杉宪义逼迫延历寺的和尚出赎金,他非但没有不满,而且还夸赞上杉宪义的忠心,现在听到上杉宪义的回答,更是高兴。

    他便说道:“必须得赏赐,不然以后还有谁为我奉公?你可记着,我会赏赐你五十斤金子!”

    五十斤金子就是一万三千多贯,这足够上杉宪义把欠下来的粮食钱给还了,并且还有一千多贯的剩余。

    至于上洛的礼金,以及购买铁炮的钱,这里还欠了四五千贯,只能慢慢还了。

    上杉宪义对于这五十斤金子也没有推辞,当即就接受了下来。

    他说道:“臣愧领了,臣一定会好好使用这笔金子,为殿下管理好武州。”

    足利义晴很是高兴的点点头,他接着又见了后藤贤丰,对他勉励了一番,又夸奖了一下六角定赖。

    随后他们一行人就前往坂本城歇息,同时证广和尚写了一封信,由一名奉公武士打着幕府的旗号上山去找证如和尚要钱。

    一向宗自第八代上人莲如开始在京畿东海道北陆等地铺展开来,势力庞大,如今的第十代上人是证如,他本是想通过结交细川晴元与朝廷和幕府打好关系,可惜一向一揆失控了。

    所以证如现在正在游走在公卿和细川管领之间,弥补着双方的关系。

    正是因为证如这样的操作,到了显如一代才能成为实质的战国大名。

    山科本愿寺已经在十几年前被六角家和法华宗付之一炬,一向宗便迁移到了摄津国的大阪城的石山设立了石山本愿寺。

    所以奉公武士还得跑到摄津国去找证如要赎金。

    不过证如在见到奉公武士,以及书信的内容,脸色当场就变了,他直接在大殿内斥责了下间家的一众坊官。

    随后直接拿出了一万两金子的私扎,这是日本战国的钱票,私扎一开始是由伊势神宫前的自治町众开始发行,后来京畿等地也开始效仿,一直流行到江户时代。

    这一堆的私扎可以到延历寺兑换成等量的金子,届时本愿寺和延历寺之间会再进行交易。

    证如之所以大方的给了赎金,主要是怕得罪了将军,仅仅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将军他都不想得罪,毕竟他花在比将军还差点的公卿上的钱也不少。

    特别是他这是人赃并获,所以只能花钱消灾。这赎不是证广这个和尚,而是赎买冲撞将军御驾的罪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