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九十章 虎入羊群

    上杉宪义连忙回道:“御所殿下,敌寇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不足一提,有臣护着御所殿下,纵使千军万马,也可保殿下安然无恙!”

    足利义晴大喜,笑道:“好好好,那今日就见一见武藏守之英姿!继续前进!”

    随着足利义晴的下令,一众随从都换上了甲胄,中高级武士们都是一身的大铠,下级武士和足轻们也换上了腹卷。

    一行人护卫在足利义晴和菊童丸身边,继续朝着坂本城方向进军,后藤家臣连忙凑到上杉宪义身边道:“武藏守大人,前方十分危急,我家主公被数千一揆众围攻,危在旦夕。

    在下也是舍命杀出,跑来告诉御所殿下,不可再往前走了,只需要等六角家大军前来便可。”

    上杉宪义闻言说道:“你怎么不早说?现在他们在围攻你主公,后背必然空虚,只需要我带兵一冲,敌军必然大乱。

    像一向一揆这样的乌合之众,只要打垮对方背后的一向宗僧兵,他们人数再多也不足为惧了!”

    他立马调转马头,迅速跑到足利义晴附近喊道:“御所殿下,我军必须快快进军!”

    足利义晴惊疑道:“武藏守何出此言?”

    上杉宪义解释道:“六角家接应我们的军队正在被贼众围攻,臣打算领兵冲击敌寇中军,以解六角军之围!”

    足利义晴皱眉道:“武藏守可有把握?”

    上杉宪义看了一下足利义晴身边的二三十骑马的奉公武士,说道:“御所殿下能将骑马武士借与臣,臣必有把握!”

    足利义晴稍微迟疑了一下,不过想到自己正要把儿子推上明面,就被这伙人打了脸,要是不击败贼众,那他这将军最后的颜面都没了。

    他一咬牙,大手一挥道:“好,那就拜托了武藏守了,此战只许胜不许败!”

    足利义晴身边的奉公武士应了一声,随后跟着上杉宪义离去。

    阿巴知道上杉宪义要领兵冲阵,但是她看到只有这不到三十人的骑马武士,她立马上前道:“殿下,把十兵卫他们带上吧!”

    上杉宪义停留了一下,随即说道:“阿巴,你立刻带着十兵卫他们砍下一些树枝拖在地上扬起灰尘,并且每人多拿几面大旗,造出声势。”

    阿巴点点头,她立即调转马头,吩咐宪义的侧近众和自己的几名侍女,按照宪义的吩咐做事,就连后藤家臣以及那几十名士卒也被安排做事去了。

    而上杉宪义带领二十多名奉公武士快速靠近战场。

    片刻后,他们就到了谷道口处,远远的就看见了一向一揆,同时还有六角家与后藤军的大旗。

    上杉宪义仔细一看,发现了两处一向宗的大旗,一处在后藤军西边,一处在南边,西边最靠近他们。

    他当机立断,指着西边的一向宗大旗喝道:“诸位,随我冲杀,斩下对方大旗!”

    一名奉公武士皱眉道:“武藏守大人,那是一向宗的大旗。”

    上杉宪义喝道:“他们刚刚冲击了御所殿下,现在又拦住了御所殿下道路,御所殿下现在怒不可遏,尔等作为臣子的,不应该为御所殿下解忧吗?”

    另一名奉公武士大声应道:“武藏守大人说的对,诸君不可有疑虑,要为御所殿下竭诚奉公才对!”

    “请武藏守大人再次下令!”

    上杉宪义点点头,指着一向宗大旗喝道:“杀!”

    “杀!”

    二十余骑马武士对着下间赖信所在的地方发起了冲锋。

    马蹄践踏在地面上的声音迅速传递开来,只不过在激烈的战场上,并没有引起注意,下间赖信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后背。

    但是在南边的下间赖真却是看到了上杉宪义等人,他脸色大变,果断下令道:“快给赖信发信号,各部速速集结,撤回山林内!”

    赖真部三百多僧兵迅速集结起来,直接就往西边的比叡山林后撤,下间赖信看到了赖真部的举动,他疑惑道:“赖真兄长怎么回事?”

    “啊!”

    一名扛着一向宗“卍”字旗的僧兵惨叫一声,直接扑倒在地,随后被引起注意的人都看到了那僧兵后颈处插着一支利箭。

    他们立刻回头一看,五十步外,一名骑马武士已然拉弓搭箭,射出了第二箭,又是一名僧兵面门中箭倒下。

    证广脸色如灰,浑身颤抖,嘴巴张着,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下间赖信倒是反应过来,大喝道:“快列阵!”

    上百僧兵立刻手持薙刀列出方阵,但是上杉宪义没有直接冲阵,他直接挥手让骑马武士一分为二,直接包着僧兵方阵。

    而他自己则是绕着僧兵方阵骑射,每一箭都能射杀一名僧兵。

    下间赖信一看这不是办法,他连忙喝道:“快撤!往山上撤!”

    他已经来不及去管前面与后藤军激战的一揆大军了,他直接带着剩余的部下就往山林里钻。

    这一下骑马武士如看到肥羊的狼群,直接一拥而上,击杀那些跑的慢的僧兵。

    证广和尚平日里养尊处优,女侍环伺,这一下跑的气喘吁吁,原本扶着他一起跑的两名僧兵已经顾不得他,自己跑了。

    他撸起宽大的僧袍不断跑着,但是随即一脚踩到僧袍,摔了个狗吃屎。

    上杉宪义驱马跑到证广面前,枪头直指证广,证广吓得亡魂皆冒,直接就尿了。

    但是他浑然不顾,大喊道:“饶命…饶命…”

    有几名奉公武士看到是一向宗的和尚,连忙跑过来道:“武藏守大人,请您高抬贵手。”

    上杉宪义冷哼道:“竟然敢惊扰殿下御驾,虽是佛门,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难逃,让本愿寺出钱献与殿下为礼金!”

    几名奉公武士松了口气,证广也松了口气,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就都不是事情。

    上杉宪义看着证广的模样,冷笑道:“这礼金得和你一样重!”

    证广刚松了口气,在听到上杉宪义的话后,脸色再度大变,一口气没喘上来,直接憋成猪肝色。

    一名奉公武士连忙下马帮了一把证广。

    “咳咳咳…大人,太多了…咳咳咳…”证广惊呼道,毕竟他有一百四十斤重!

    PS:感谢书友刘羽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