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七十三章 胁迫宪政

    上杉宪政来到本丸橹门上,他看到外面一大片火把,人头攒动,脸色阴晴不定,他知道上杉宪义是一个人来平井城的,但是这下方至少超过三百人。

    这些额外出现的人到底是谁的安排?他心中稍有疑问,不过他看到了站在阿巴旁的中年武士,顿时脸色大变,是足利长尾家的人。

    上杉宪政冷哼一声,对三田秀当说道:“你去喊话,就说我已经到了。”

    三田秀当点头上前,对着下方喊道:“侍从大人,主公已经到了!”

    上杉宪义上前一步道:“那就请主公出面说话,澄清此事!”

    上杉宪政不得已,硬着头皮露面喊道:“贤婿啊,何以至此啊?还是快快退去吧。”

    上杉宪义当即问道:“主公今夜命人捉拿臣吗?”

    上杉宪政连忙摇头道:“没有,绝对没有,这是谁造的谣,我要追究他的责任!”上杉宪政义愤填膺道,好似今晚的事情确实与他无关。

    上杉宪义也不在意这些了,他直接说道:“那就请主公当着大伙的面说清楚,臣是不是反贼?”

    上杉宪政毫无脾气,连忙说道:“你可是我的贤婿,本家的肱股之臣,怎么会是反贼?一定是搞错了,贤婿不是反贼!”

    上杉宪义低头行礼,随后转身大喝道:“各位也听清楚了,今夜一事都是奸人们的乱命,主公已经亲口承认在下不是反贼!”

    “侍从殿当然不是反贼!”

    “在下就知道这就是乱命!”

    “这些该死的奸贼,找出他们!”

    上杉宪政一看下方的喊声,连忙对三田秀当说道:“快告诉外面的人,此事可在明日再解决,这晚上怎能带着刀兵进入本丸?”

    三田秀当当即大喊,让上杉宪义暂且退下,等天亮了再追查。

    上杉宪义没有多说什么,便先退下了。

    只不过他的屋敷虽然被灭了火,但是已经被烧塌了大半,没法住人,正好长尾宪长也来了,便让他们先去自己的屋敷住几天。

    本丸外的一众武士散去,上杉宪政当即怒道:“真是岂有此理,可恨!”说罢,便甩手走了。

    一旁的三田秀当不知道上杉宪政是在骂上杉宪义的过火的举动还是因为捉拿计划的失败,或者两者都有吧。

    上杉宪义回到长尾宪长的屋敷后,便先去洗漱,将身上的污秽血迹洗干净,这便洗了近一个时辰,才让血腥味淡了许多。

    长尾宪长则在书房等着上杉宪义。

    宪义洗完澡,换身衣服,连头发都没来得及干,就跑来拜见长尾宪长。

    宪长看了一眼上杉宪义,没好气道:“你既知今夜凶险,怎么敢把阿巴留在身边,她若是有好歹,我必不饶你!”

    上杉宪义连忙低头行礼道:“此事确是小婿的过错,让岳父大人担忧了。”

    长尾宪长叹了一口气,摆手道:“算了,值此多事之秋,你也是自身难保。今夜之后,你与主公的关系怕是势如水火了,你可有想过今后的打算?”

    上杉宪义直接说道:“小婿回到松山城还是会联合武州的国人对抗北条,届时也可以请公方大人从中调和,也好让主公有个台面可下吧。”

    长尾宪长点点头,说道:“我帮不了你太多了,不过你兄长在足利氏馆,他可以帮你。”

    足利长尾家的领地在上州和野州交界地带,本就是为了遏止古河公方而封在此处。这里正好与上杉宪义的太田资正方隔着新田金山城和馆林城。

    到时候,有古河公方出面,再加上足利长尾撑腰,上杉宪义在北武州的局面并不算太坏。

    长尾宪长说道:“公方殿下自河越合战后损失较大,正需要一股助力,有你在一旁协助,北条氏康不敢太过于苛责公方殿下之前的过错。

    别看之前公方殿下与主公联手攻打北条,那只不过是看到北条危在旦夕,所以才背刺北条,实际上公方殿下并不希望本家强大起来。”

    上杉宪义明白了长尾宪长说的意思,古河公方与关东管领之间经常有矛盾,而且追溯到古河第一任公方时期,关东管领就听幕府的命令攻打古河公方,可以说两家的仇怨早就结下了。

    但是古河公方毕竟是足利家的人,现在幕府势微,管不到关东,那么明面上,古河公方就是这一片地方地位最高,说话最有公信力的人。

    至于将军足利义晴现在还在近江避难,等到了十二月,足利义藤继任征夷大将军之位,足利义晴为大御所,继续执政。

    上杉宪义与长尾宪长商定了此事后,便各自散去休息,到了早上,上杉宪义就带着阿巴和一众手下离开了平井城。

    上杉宪政得知宪义不告而别,心中也是恼怒,再加上一晚上担惊受怕,以及昨晚的屈辱,他召集了城内的家臣,说道:“上杉宪义太过僭越!松山城,尔等可以自取之,我不会管。”

    一众家臣听到这话,迅速议论起来,长尾宪长的脸色很是难看,而长尾宪景等人却是脸色大喜。

    至于惶惶不安的长野彦九郎一看上杉宪政没有责怪他,心中的大石落下,心情愉快起来了。

    不过,广间内,仓贺野直行皱眉道:“主公,昨夜臣听闻您已经说了侍从殿无罪,怎么今日却是这般?”

    一说到昨夜,上杉宪义就是一肚子气,他挥舞着扇子道:“别说昨晚上的事情,他上杉宪义带着那么多人逼近本丸,这是要做什么!

    昨晚,我完全就是被他给逼迫了,不得已才为他脱罪,那都是为了稳住他,现在,他不告而别,分明就是做贼心虚,有谋反之心!”

    仓贺野直行愣了一下,随即说道:“主公,那伊势凶徒肯定也会趁机攻打松山,届时怕是会碰面的。”

    上杉宪政摇头道:“此事我不管,你们拿下松山城,我便把那片领地悉数封给你们。”

    仓贺野直行还想说话,长尾宪景却是大声说道:“既然主公下了命令,我们照做就行了。”

    长尾宪长没有发话,其余家臣便也没有反对,反倒是有点跃跃欲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