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七十一章 多道者多助

    上杉宪义的屋敷内,漫天的火光冲破黑暗,打斗声也惊起了周边屋敷的武士,这些都是上杉宪政的直臣武士,他们虽然听到有人喊奉上杉宪政之命捉拿上杉宪义。

    但是他们并没有得到上杉宪政的使番明令,而且他们也感怀上杉宪义在河越合战后为他们断后的恩情,便没有参与其中,而是在自家观看。

    火光一起后,整个二之丸就热闹了起来,不过片刻,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火光。

    长尾宪长也是在睡梦中被家臣叫醒,他看到火光后,惊怒道:“怎么回事!”

    家臣低头道:“怕是侍从大人那边…”

    长尾宪长挥手大喊道:“那还看着做什么,快派人去那,阿巴还在那!咳咳咳…把我女儿救出来!”

    家臣点头道:“主公,那侍从大人那呢?”

    长尾宪长瞟了一眼家臣道:“自己看着办。”

    家臣会意,连忙跑出去叫起屋敷内的一众武士,留下一些人守着宅子后,其余人立马带上甲胄前往上杉宪义的屋敷。

    “福岛大人,有情况!”

    一名站岗的足轻跑进后院内喊道。

    正在休息的福岛十兵卫等人立马睁开眼睛起身查看,他一眼就看到了火光。

    恰在这时,半藏直接跳入院子内说道:“福岛大人,情况紧急,大殿下被长尾宪景等三家的武士包围,并且还有不明身份的忍。”

    福岛十兵卫直接拔出打刀,喝道:“诸位,主公正在等着我们前去救援,此战九死一生,但是我们主公对我们的恩义足够我们献出自己的性命,现在,是我们报恩的时候了!”

    “福岛大人,上吧!”

    “让他们瞧瞧我们的厉害!”

    “出发!”福岛十兵卫大手一挥,带领一众武士足轻前往上杉宪义的屋敷。

    福岛十兵卫所住的地方,之前是上杉宪义写信给长尾宪长准备的,福岛十兵卫在上午送完礼就找到了宪长家,他们拿着宪长家臣交代的信物,住进了这座屋敷。

    他们一伙人按照约定的只在右手臂绑上了白布,他们一走出去,就有武士拦住喊道:“你们是什么人!”

    福岛十兵卫大喝道:“诸位,侍从大人遭奸人陷害,我等正去救援,还请让路,拜托了!”

    那武士退后道:“原来如此,在下身为主公家臣,无令不得擅动,抱歉!”

    福岛十兵卫躬身行礼后,他们继续前进,前方的武士们知道福岛这伙人是去救上杉宪义的,便没有阻拦,任由他们离去。

    不过有一人却注视着福岛十兵卫,他便是武藏伊势守秀纲,另一个名字便是剑圣上泉信(秀)纲,日后的上野一本枪,长野十六枪之一。

    武藏秀纲看着离去的福岛十兵卫,对周围的武士说道:“馆主大人曾让我们多多襄助侍从大人,如今正是时候,这也是我们来到平井城的缘故。诸位,出发吧!”

    随着武藏秀纲发话,归属于长野业正一方的十余名武士前去救援上杉宪义。

    长野业正虽然对上杉宪政失望,但是对于平井城的关注可没少,自然知道了家中对待上杉宪义的态度,他也想到了上杉宪义可能会有危险,于是他便派了自己的与力,大胡城的城主武藏秀纲前来。

    上杉宪义的屋敷一下子成为了漩涡中心,好几个势力出动武士靠拢过来。

    很快,长尾宪长的家臣赶到了上杉宪义的屋敷外围,那家臣派出福岛右兵卫前去喊话,让里面的人把阿巴放出来。

    屋敷内正在包围上杉宪义的武士立刻派人告知福岛右兵卫阿巴已经在火海里。

    福岛右兵卫大急,他连忙上报情况,那家臣脸色大变,当即喝道:“冲进去救火!”

    他们一动,长尾宪景等三家士卒立马调转枪头对着长尾宪长一方,彦九郎的家臣连忙喝道:“我等奉令捉拿反贼,尔等不要自误!”

    “我家主公可是家宰大人,他没有收到大殿下的命令,你们这是乱命,杀进去!”

    一瞬间,宪长方与宪景方厮杀了起来。

    紧接着,福岛十兵卫带着几十人赶到,他看到上杉宪义屋敷外已经打了起来,当即喝道:“救出侍从大人,杀!”

    突然杀出的福岛十兵卫让宪景一方阵脚大乱,直接打的他们退回前院,福岛十兵卫立刻号令手下翻墙入院。

    宪景方领头武士呼喝手下射箭,阻止对方传入院内。

    前方厮杀很是激烈,而后院里还在燃烧的卧房却是静悄悄的。

    火场里,上杉宪义听到外面激烈的战斗声,他低头看了看阿巴,说道:“该出去了,抱紧我。”

    阿巴闻言抱紧了上杉宪义的腰部,上杉宪义搂着阿巴,随后拿起地上的尸体当盾牌,直接冲了出去。

    “轰!”

    上杉宪义抱着阿巴直接冲出火海,院子里的士卒大为惊讶,不由得后退。

    不过在暗处的庄司甚左却是大喜,他喝道:“杀了上杉宪义!”

    躲藏在暗处的十几名忍者立刻施展自己的手段丢出苦无或是吹出毒针等等。

    不过上杉宪义在听到喊声后就已经有了戒备,他害怕有箭矢射来,便将手中尸首像大风车一样旋转,直接将暗器打掉。

    庄司甚左大急,喝道:“冲上去!”

    十几名忍者直接拿出身上最锋利的武器,连蹦带跳的冲向上杉宪义。

    每个忍者的武器都不一样,就是忍刀也不一定是锋利的。

    有的忍者用忍刀,有的忍者则是苦无,还有的是镰刀等等。

    上杉宪义立马放下阿巴,瞬间拔出两把打刀,将阿巴护在身后。

    “快上啊!”

    庄司甚左连忙对着那些愣神的士卒呼喝。

    “啊”

    他话音一落,刚刚冲上去的忍者就倒下好几个,不管是瘦小一些的忍者,还是擅长战斗高大忍者,没人能在上杉宪义手中撑住两刀。

    庄司甚左大急,他也顾不得这群猪队友,当即抽身逃走。

    院内的武士在庄司甚左逃走后才反应过来,但是院内的忍者已经全部倒下。

    武士咽了咽口水,拔刀喝道:“杀了他!”

    几名武士立马带着足轻嚎叫着冲向上杉宪义。

    上杉宪义当即挥舞两把打刀冲入敌阵,刀光剑影之中,不断有足轻或是武士倒下,鲜血迅速浸染了地面,而上杉宪义身上全是敌人的鲜血。

    留守后院的领头武士看着火光下的上杉宪义不断斩杀武士足轻,他惊讶的张大嘴巴,身子不断往后退,全身都在颤栗。

    当最后一名足轻倒下,这名领头武士“ahhh…”惨叫一声后,转身就往后面跑。

    “噗嗤…”

    武士还没有跑到门口,后脑被阿巴一箭射中,整个人直接摔倒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