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六十八章 孤身入城

    “可恶,怎么又是他来了!”

    “看这家伙的模样,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这大殿下又要做什么,真是让人来气啊。”

    松山城本丸御馆广间内,宪义的一众家臣分坐下首两旁,看着中间由平井城派来的使者,纷纷议论了起来。

    上回就是这个使者带着上杉宪政的申饬文书前来,这一次他们看这个使者来之不善。

    其实长野久房也是有些慌,他怕自己等下宣读完上杉宪政的旨意,很有可能被这群骄兵悍将群起而攻之。

    现在的他可就穿着武士直垂,头戴乌帽,腰间就一把扇子和胁差,所以他也很紧张,脑门上已经开始冒汗了。

    “主公到!”

    广间内一众人连忙低头行礼。

    上杉宪义坐下后,看向下方的使者长野久房问道:“不知主公派你来,对我有什么吩咐?”

    长野久房深呼吸一口气,表情严肃,大声说道:“最近殿下听闻武州有国人太田资正起头,推举侍从大人继承扇谷家家名,殿下知道后,大为震怒。

    殿下派遣侍从大人为松山城主,是为了抵御伊势凶徒的侵攻,而不是侍从大人成为扇谷家的家督,所以殿下命令侍从大人一人前往平井城解释。”

    “这是什么要求!”大谷朝宏第一个不满道,“为什么只要主公一个人返回平井城?”

    “就是啊,哪有这样的规矩,大殿下太过分了!”

    “主公,您可不能去啊,太危险了!”

    长野久房惊怒道:“你们想干什么,要违抗大殿下的命令吗?”

    大谷朝宏怒视长野久房,喝道:“这样过分的要求,我们怎么可能接受,太过分了!”

    “就是,主公,这样过分的要求何必理睬,不如直接杀了这个使者祭旗,担任扇谷上杉家督!”

    “不错,就这么办,在下来解决他!”

    长野久房大惊失色,连忙起身,不过他依旧保持单膝下跪的姿势,同时双手握着胁差,并且在打了蜡的地板上,不断往后滑去。

    “侍从大人,你真的要谋反吗?”长野久房色厉内荏的喊道。

    “住手!”上杉宪义抬起手道,“诸位是要把我推向不忠不义的地步吗?”

    “主公!”

    “大人…”

    一众家臣纷纷大喊道。

    上杉宪义当即起身,看着长野久房说道:“你回去告诉主公,我将在三天后抵达平井城解释武州一事。”

    长野久房连忙盘腿坐下行礼道:“哈,那在下先行回去告诉殿下了。”说罢立马起身,急匆匆离去了。

    大谷朝宏向上杉宪义低头行礼道:“主公,你一个人去平井城实在是太危险了啊。”

    “就是啊,主公,请您一定要考虑清楚!”

    “主公,考虑一下我们这些做臣子的感受吧,武州局势全靠主公您啊!”

    上杉宪义点头道:“我知道,主公身边有奸臣,这肯定是北条氏康在调略他们,主公恐怕是被蛊惑了。

    让我一个人回去平井城,恐怕也是这些人在推动,我一离开,你们一定要守好松山城就,谨防北条的侵攻!”

    大谷朝宏立马点头道:“请主公当心,臣等一定守好松山城。”

    上杉宪义点点头,看向下方的家臣说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家中奸臣或许会假借主公命令暗杀我,我也不得不做准备。

    十兵卫,弥助,你们一人带着一队武士和足轻假扮力夫,抬着礼物随我去见主公,弥助,你去岩付城,让美浓守派出他的忍来帮忙。”

    福岛十兵卫和坂本弥助点头行礼,随即退出广间。

    上杉宪义大声道:“诸位,我去去便回,没什么好担心的,守好松山城等我回来便是!”

    “哈!”

    上杉宪义当即准备好送给上杉宪政的礼品,大部分都是武州的各地特产,比如他自己这边制作的赤味噌、荞麦冷面和调料,大量的海带、鱼干以及一些蔬菜水果。

    一些贵重物品包括明国丝绸,名刀,漆器等等,这一共准备了十几个箱子,然后由福岛十兵卫带着的三十多名力夫抬着跟随上杉宪义前往平井城。

    这些力夫有十名精锐的下级武士,以及二十多名强悍的奉公众组成,战斗力可比一个足轻方阵。

    而上杉宪义只穿上了武士直垂,头戴乌帽,腰间一把名刀和胁差,马匹上倒是放着他的朱枪和重藤弓。

    上杉宪义前往平井城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北条家这边也派出了风魔党配合平井城内的动作。

    长野彦九郎的屋敷内,他正与北条风魔党的一名头目商议着暗杀上杉宪义的事情。

    长野彦九郎问道:“你们的人什么时候才到平井城?上杉宪义再过一天就到了。”

    庄司甚左点头道:“长野大人放心,他们明天就会到达,只等大人您这边动手,他们自会在混乱中给予上杉宪义致命一击。”

    长野彦九郎点头笑道:“呵呵,我这边你不用担心,届时我会先去说动白井·总社两位大人。

    有我们三人在主公耳边吹耳边风,主公一定会动心,到时候们就提前动手,逼主公站位。

    只要杀了上杉宪义,主公到那个时候也难以追究,所以计划的重点就看你们能不能一击必杀了。”

    庄司甚左笑道:“这次我们用的都是最毒的毒药,连我们自己都没有解药,这一次不仅仅是为了杀上杉宪义,更是为了我们的四代目大人报仇!”

    长野彦九郎满意的笑了笑,轻声道:“届时,你可要在多目大人那里为我多美言几句,说一说我为此事立下的汗马功劳。”

    庄司甚左点头道:“长野大人放心,小人一定会在多目大人那里多多美言几句。”

    长野彦九郎心满意足的点点头,他送走庄司甚左后,便先跑去了长尾宪景的屋敷,他在宪景家待了半个时辰,又转道去了长尾景总那里。

    这一次不到片刻,长野彦九郎就兴高采烈的从景总府上出来,他低头冷笑道:“上杉宪义,这次看你怎么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