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六十四章 三人成虎

    在一间小房间内,上杉宪政与长尾宪景、长尾景总以及长野彦九郎一起商讨着上杉宪义送来的书信。

    这书信自然是长尾宪长交给上杉宪政的,但是上杉宪政特意避开了长尾宪长。

    上杉宪政拿着书信递给了长尾宪景,说道:“这是宪义送来的书信,武州的藤田家以及三田家都愿意听从宪义的命令。

    忍城的成田长泰也在考虑之中,该死,成田家世世代代都是本家的被官,现在竟然要跑到宪义麾下去!”

    长尾宪景连连摇头道:“如此看来,侍从殿已经掌握了大半的武州,也就剩下御岳城的安保家以及附近的本庄家,新田金山城赤井家,还有深谷上杉家这几家国人没有投向侍从殿麾下了。

    不过御岳城的安保父子和宪长大人可是亲家关系,侍从殿也可以说是宪长大人的女婿,如今的侍从殿可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了。”

    上杉宪政手中的扇子直接顿在地上,喝道:“绝对不行,这些本就是我的家臣,怎么能听从宪义的指挥!驳回他的请求,让他面壁思过!”

    长尾景总插话道:“主公,恐怕宪长大人会阻止您的命令啊。”

    上杉宪政面色变换,有些犹豫道:“他如何反驳我的命令,有我支持你们,但马守也不能肆无忌惮。”

    长野彦九郎连忙说道:“主公,若是您直接拒绝了侍从殿的提议,并且让他面壁思过,那会不会惹恼了侍从殿?

    而且那三家国人已经打算投靠侍从殿,即使没有主公的命令,那三家国人也会跑去侍从殿那边,没有实际作用啊。”

    上杉宪政紧皱眉头思虑了一番,他握紧扇子道:“你觉得该如何?”

    长野彦九郎立马献策道:“首先还是人质的问题,阿巴夫人可是侍从殿的侧室,应该住在主公的御馆里,毕竟宪长大人和侍从殿之间交流密切啊。”

    上杉宪政有些迟疑道:“但马守老了,只想阿巴能多陪他几年,反正都在城内,这也没什么大碍。”

    长野彦九郎只好继续劝说道:“但是主公,若是宪长大人与侍从殿内通,那阿巴夫人留在宪长大人身边,根本起不到人质的作用,若是侍从殿有了异心,宪长大人就可在短时间内送走阿巴夫人,而主公难以得知啊。”

    上杉宪政连连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之前已经答应但马守,让阿巴留在他的住宅,直接让阿巴住进御馆,恐怕会…”

    “报!主公,弥子公主的侍女求见。”

    门外,三田秀当喊话道。

    上杉宪政微微皱眉,回道:“问问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三田秀当立马回话道:“弥子公主打算去寺院为侍从殿祈福。”

    上杉宪政有些疑惑,弥子怎么突然想起要给上杉宪义祈福?他立马问道:“弥子怎么突然间想要去祈福了?”

    三田秀当立马回道:“是阿巴夫人前来拜见了弥子公主,并且带来了侍从殿送来的礼物,所以弥子公主打算为侍从殿祈福。”

    长野彦九郎立马插话道:“主公,您看,侍从殿果然和宪长大人来往密切,而且侍从殿只给阿巴夫人和弥子公主礼物,怎么没想着给主公您送礼呢?主公可是侍从殿的岳父大人啊。”

    上杉宪政立马气的将扇子啪在地上,喝道:“岂有此理!既然阿巴经常来找弥子,那就让阿巴搬到弥子附近的院子吧!”

    三田秀当低头行礼道:“那弥子公主那边?”

    上杉宪政想了一下,说道:“让阿巴陪同弥子一起去祈福吧。”

    “哈!”三田秀当点头一下,便起身离开。

    长尾宪景说道:“主公,还是想办法把侍从殿调回来吧,派其他人驻守松山城便是。”

    长尾景总也说道:“松山是一座坚城,只需要派出一位重臣与两三千兵马就可保松山无虞,至于侍从殿,就让他去征讨成田这些有异心的贼人。”

    长野彦九郎大喜,真要是这么做了,上杉宪义顷刻间又变回了小豪族。

    上杉宪政却是有些迟疑,虽然他怀疑上杉宪义,但是并没有实际证据,就这样让上杉宪义从松山退回来,他也不太放心。

    而且他也看得出来,武州局势大好,主要是上杉宪义在出力,如此冒失的让上杉宪义撤回,会不会导致武州局势崩坏?

    上杉宪政摇头道:“今日所讲,皆是臆测,做不得数,先让宪义在松山待着,若是下次还有僭越的举动,必不轻饶!”

    长尾宪景等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此时再多说恐怕适得其反,他们只好说道:“主公英明。”

    随后几人散去,长尾宪景和长野彦九郎等三人结伴离去。

    他们三人之所以聚集在一起,还是长野彦九郎牵的头,主要是白井·总社两家长尾不满足利长尾一直把持山内上杉的家宰之权,所以他们不想看到上杉宪义成为足利长尾的强援。

    长野彦九郎的心思就多了,他已经得罪了上杉宪义,如今也得罪了长尾宪长,他现在是一不做二不休,想法设法的想要搞死上杉宪义。

    三人目的一致,自然凑在一起想办法,将上杉宪义扳倒。

    而长尾宪长看到长尾宪景、长尾景总以及长野彦九郎从御馆内院出来,心中一紧,脸色阴郁,他连忙退后一步退回房内,避免与他们相见。

    待他们走了之后,再去见了上杉宪政。

    上杉宪政一见长尾宪长,便说道:“阿巴和弥子之间的感情越来越好,我想让阿巴来陪弥子,但马守不介意吧。”

    长尾宪长愣了一下,不过看到上杉宪政的表情,他便低头行礼道:“那是小女的荣幸。”

    两人说了几句客套话,长尾宪长便返回家中,找来了福岛右兵卫。

    福岛右兵卫将上杉宪义的书信交给长尾宪长,长尾宪长看完书信,皱眉道:“宪义还是太年轻了,不知这其中的险恶啊!”

    他想起今天下午看到长尾宪景他们三人,心情更加沉重,今日他可是看到了上杉宪义送来的公文,他可以肯定长尾宪景他们一定在上杉宪政面前说了谗言,不然的话,主公怎么会突然间让阿巴住进御馆?家中的情况,让长尾宪长暗暗焦急。

    他立马又写下一封书信交给福岛右兵卫送去松山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