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六十二章 臣要背这个黑锅

    上杉宪义回头,微笑着看向大谷朝宏道:“老师,我怎么可能会把所有人的希望寄托在关东殿下身上?河越合战前夕我已经提醒过他了,他也不听导致大败。

    如今我忠心侍主,得到的将是他的猜忌和疏远以及打压,甚至是暗杀,我又何必继续效忠?

    这样扶不起的阿斗,我是不会效力的,届时也只能靠我自己,带你们创造一个和平的世界,没有战争的世界。”

    大谷朝宏双眼有些湿润,猛然点头道:“主公,臣一定竭尽全力辅佐主公完成这样的宏愿!”

    上杉宪义笑道:“老师不要太激动,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大谷朝宏深呼吸一口气,问道:“那主公接下来要如何解决大殿下的事情?”

    上杉宪义双手搓揉道:“那就要看他自己怎么处理了,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大谷朝宏心中十分愧疚道:“我作为主公的臣子,却没法为主公分忧,还让主公背上算计大殿下的污名…这样的无力感…真是…真是让臣羞愧!”

    上杉宪义回头,看着大谷朝宏道:“老师,你没必要自责,我所做的一切并不是为了对殿下的忠义,我只是利用这个世界的规则保护我所珍惜的人和事。

    之前我只是一个不到千贯的小豪族,我不对殿下忠心,不保护他的话,上州陷入战火,我们的村子就会受到波及,没有国,哪来的家,这才是我拼死帮他的道理。

    但是现在,我有能力在这乱世得到了一片立根之地,我没必要再保护山内家,我只需要保护好北武州,以此为根基向四周扩散。

    老师,我从不是一个好人,我只是一个有些自私,还会骗人的小人罢了,但是,为了你们,我愿意这么做,也不会后悔。”

    大谷朝宏上前握住上杉宪义的手,说道:“主公,臣已经老了,这样的恶名就让臣来担下吧!主公在别人眼里永远都是一位正直仁德的主君!

    所以,请您…无论如何都应该让臣来担下这个恶名,这便是臣作为主公后见役的责任!”

    上杉宪义看着眼神决然的大谷朝宏,一时间竟是无言,他看得出来,大谷朝宏这是下定了决心要为他背黑锅,如果不同意,他可以肯定大谷朝宏怕是会跑到平井城去切腹,将所有的事情揽下。

    他只好点头道:“我明白了,老师,那以后就拜托你了!”

    大谷朝宏很欣慰的点头道:“这是臣能够为主公可以做到的,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了。”

    上杉宪义感叹道:“人嘛,用短短的一生奋斗出最好的结果交给后代去继承,如此往复,这就是我们奋斗的意义吧。”

    “主公说的太对了!”大谷朝宏泛着泪光说道。

    “报!岩付城来信!”

    门外坂本弥助大声喊道。

    上杉宪义起身道:“进来。”

    坂本弥助双手捧着岩付城送来的书信,抵到上杉宪义面前,上杉宪义连忙接过书信打开一看。

    这是太田资正写给上杉宪义的,其中报告了他攻打代山城的前后过程,同时说了一下北条方动静,最后说的是上杉宪义离开前留给他的布置。

    太田资正提出了有名的“三乐犬交换”,那便是将养在松山城的柴犬带到岩付城,而岩付城养熟的狗送到松山城。

    等到松山城或是岩付城被攻击,就可以将柴犬绑上竹筒,竹筒里有特殊笔写下的书信,需要用水沾湿才可以看见字迹。

    这样这些柴犬就会奋力的朝着故乡所在的地方奋力跑去。

    这便是太田资正提出的方法。

    至于为什么不用烽火台呢?这主要是因为两者之间距离太远,修筑烽火砦的话耗资较多,还得分散兵力驻守,只是用柴犬的话,消耗是最小的,而且不太引人注目。

    上杉宪义当即写信同意了太田资正的想法,并让他着手实施。

    随后上杉宪义让人去城下町购买柴犬的幼崽,他嘱咐坂本弥助道:“挑选两只毛色绒帽好看的柴犬,作为礼品送给阿巴和弥子,至于其他的柴犬一定要健康好斗。”

    坂本弥助立马跑去城下町收购柴犬幼崽。

    这一次送礼,他没有给上杉宪政准备,而礼物和书信也是交给福岛右兵卫带回去的。

    大谷朝宏不由得猜道:“主公这是故意让大殿下知道您与长尾大人私下来往,好让大殿下坐立不安?”

    上杉宪义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解释,紧接着他说道:“那四城的与力也选的差不多了,我该找他们四人来见一面,在他们离开前,我还得嘱咐一番。”

    “哈!”大谷朝宏连忙退去,去将那四名送去杉山等四城的武士。

    这四名武士分别是小野寺显义、三田弥六郎左卫门尉、小宫与右卫门和三浦源次郎兵库助。

    四人收到通知后,便兴高采烈的来到了御馆大殿广间,听取上杉宪义的嘱咐。

    “主公到!”

    随着近侍的高喊声,坐在广间下方中间的小野寺显义四人连忙低头行礼。

    上杉宪义坐下道:“诸位,你们便是我选取的,将会前往杉山四城的与力,你们四人提出的方案极为符合我的想法,不过我还有一些话要嘱咐你们。

    你们前去那里,是代表我帮助那四位国人治理百姓的,不是去作威作福的,一旦有人贪污受贿,作奸犯科,欺上瞒下,那不仅是丢掉了你作为武士的荣誉,也是在把我的颜面丢到了尘土里!

    到时候因为这样的过错,导致国人对我有怨,就别怪我不讲情面,本家法不容情!”

    “哈!属下明白了!”四人连忙异口同声喊道。

    上杉宪义点点头道:“本家有功必赏,有过必罚,收拢四城人心,便是立下大功了。

    你们去了之后,一定要督促他们严格按照本家律法行事,但是一定要讲究方法,缓慢推进,不要急躁。

    做事情一定要讲究因地制宜,因人而异,不可全盘照抄,明白吗?”

    “哈!属下明白了!”

    上杉宪义满意的点点头,便让他们退下了,明天召集家臣正式宣布一番,就可以派他们去西边四城了。

    小野寺显义一走出御馆,上田朝直就从一处巷子走出来和小野寺显义打招呼道:“小野寺大人,借一步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