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五十七章 宪政直呼妙啊!

    平井城下町外是一片望之不尽的平地,再远一些就是百姓们开垦种植白萝卜的菜地。

    道路上正有着前往城下町去的农民或是来此交易的行商。

    “哒哒哒”

    后方道路上,一名身背上杉竹与雀纹旗指物骑马武士出现,他大喊道:“让开,快让开!我乃松山城使番!”

    随着骑马武士的呼喝声响起,路上的百姓,不管是农民还是商人都纷纷退到路边,微微躬着身子,等待骑马武士路过。

    骑马武士狂奔过后,扬起一片灰尘,百姓们纷纷挥手将灰尘扇开,也有人对着旁边的菜地吐口水,想必是刚刚吃了灰。

    “松山城,看那武士来的方向好像是武州那边啊,难道是北条打过来了吗?”

    “啊?北条嘛,很有可能。”那人压低声音道,“前几个月,关东殿下可是在河越败退,死伤无数!”

    “我听说松山城城主可是力敌北条上杉宪义大人啊。”

    “那上杉宪义大人再厉害,也难以对抗北条吧,他又不是万人敌啊。”

    “是啊是啊,这话说的有理,哎呀呀,看来我们得早点卖完东西回村收拾东西了。”

    一众人议论纷纷,不过对于商人们来说,打仗就是他们的机遇。

    骑马武士一路狂奔,很快进入城下町内,在城下町内的大道上,他也是高声大喊:“速速让开,我有军情在身!”

    町人们听到骑马武士的大喊声,立马就往两边躲,有些商贩还把自己的货物收拢,往路边的屋子底下拖动。

    原本还是热闹非凡的南部街道,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等到骑马武士一过,便开始议论纷纷。

    很快,骑马武士就到了外丸大门处,正在站岗的几名足轻以及一名武士看向跑来的骑马武士,立马开始警戒,不过在看到他身后的上杉竹与雀纹,便收起了武器。

    武士连忙大喊道:“来者何人!”

    骑马武士立刻回道:“在下是松山城代上杉大人派来的使番!”

    武士连忙让手下抬开拒马,放骑马武士进去。

    那骑马武士到了二之丸门口就下马,并在一名武士的带领下前往本丸。

    随后骑马武士见到了马迴众三田秀当,三田秀当立马带着他见到了正在处理家中事物的家宰长尾宪长。

    宪长一听这是自家女婿的事情,便放下手中的账本,问道:“贤婿派你来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骑马武士单膝跪下道:“启禀长尾大人,殿下他在前日拿下了岩付城以及其支城石户城,岩付太田家主太田资时已经授首!”

    “什么!”长尾宪长脸色大变,随即面色狂喜,开口大笑,连说几声好,“这可真是大喜事,正好告诉主公!辛苦了,你先退下去休息吧。”

    三田秀当带着骑马武士退下,说道:“跟我来吧,侍从殿是我的好友,我会安排好你的。”

    “在下十分感谢三田大人!”

    长尾宪长在等骑马武士和三田秀当退下后,就起身前往御馆找上杉宪政。

    这段时间上杉宪政已经振作起来,正在想方设法的窜联势力,准备重振山内上杉家的雄风。

    不过该有的享受还是有的,长尾宪长来到御馆大殿广间的时候,上杉宪政正在看着歌舞。

    宪政看到长尾宪长来了,便挥手让他们退下,随后问道:“但马守有何要事,竟要亲自前来?派近侍来就好了。来人,给但马守赐坐。”

    一名近侍立马送来厚软的坐垫,宪长谢过之后盘腿坐下道:“主公,臣是来说一件大喜事的,宪义他夺下了岩付太田的岩付城还有石户城,想必岩付另一支城代山城也已经拿下了。”

    靠着凭几,神情有些迷离的上杉宪政一下子端正坐姿,手中的酒碟也放下,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长尾宪长拿出怀里的书信递了上去,宪政身边的小姓立马上前接过,然后送到宪政手中。

    宪政连忙拆开查看,看罢后,抚掌大笑道:“妙啊,宪义果然不负我所托,只不过两三日,便夜袭拿下岩付城!

    宪义还说伊势出兵北总相马,想必伊势氏康得从北总撤兵了,哈哈哈,妙啊,畅快!”

    宪长也是陪笑道:“是啊,宪义此举不仅让伊势氏康撤兵,而且武州的国人也不敢轻易倒向伊势了,宪义可是立了大功啊。”

    宪政连连点头道:“不错,宪义确实立了大功,稳住武州局势,待本家恢复,又可征伐伊势凶徒了!

    但马守,你说让宪义继承扇谷上杉家的家名,如何?如此可以更好的拉拢南武州的国人了。”

    长尾宪长抚须道:“宪义本就是上杉分支,继承扇谷上杉也不算出格,只不过宪义是宅间上杉独苗,这样会有些非议。”

    上杉宪政,抽出腰间的扇子,轻轻敲打着,随后说道:“阿巴和宪义才成亲几日就分别了,当初只是因为刺杀一事,我才不得已让宪义离去。

    如今宪义已经震慑武州国人和伊势凶徒,我也不忍心继续让他们小夫妻分别,但马守,待到秋收无战事之后,就让阿巴去松山城见见宪义。

    虽然我还不到壮年,不过能够抱上外孙,三世同堂,也是人生一大乐事,对吧?”

    长尾宪长愣了一下,随即想起自己时日无多,一时间便顺水推舟道:“嗨,主公说的不错,臣这就回去和阿巴说一声。”

    宪政点点头道:“那明日召开家中评议,商议给宪义的赏赐。”

    长尾宪长地头行礼,退出了大殿返回家中。

    他一回到家里,就把阿巴喊来,阿巴今日正是在家中练习兵法,前来拜见宪长时,手中还握着薙刀,似乎等会还要去练习。

    长尾宪长微微皱眉道:“阿巴,你都是做母亲的人了,怎么还这般顽皮,多学学女红。”

    阿巴做了个鬼脸道:“夫君都没有责怪我,我才不要做女红呢!而且,父亲大人,人家还是一个小女孩呢,根本没有孩子。”

    宪长一看女儿可爱的模样,叹了口气道:“贤婿前日仅靠千余人夜袭拿下了石户,岩付二城,主公打算让你在冬天与贤婿相聚,在那段时间,你必须怀上贤婿的孩子。”

    阿巴脸色一红,支支吾吾道:“啊…这…这么快吗?女儿…还…还没有…准备好呢。”

    宪长语重心长道:“这个孩子若是男的,可能会继承扇谷家家名,或者贤婿会继承扇谷家名门,而那孩子会和你一起继续作为人质。

    不过你放心,主公不会苛责你们,毕竟我足利长尾家可是这山内上杉的宿老重臣。”

    阿巴一瞬间握紧了手中的薙刀,咬紧嘴唇,随后说道:“那女儿更好练习好兵法,若有难,女儿也好保护我儿杀出去。”

    “胡闹!”长尾宪长有些生气道,“事情不会到那个地步的,就算是,那还有我,还有你哥哥来保护你,明白了吗?”

    “嗨!女儿知道了。”阿巴连忙低头说道。

    “好了,去玩吧。”长尾宪长深深的看了一眼阿巴,便挥手让她离开了,随后却是找来家臣商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