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二十五章 练兵实纪

    “今日听上杉殿一席话,在下往年多种疑惑迎刃而解,所以上杉殿在这松山城不惜花如此重的代价来训练士卒,增强战力是根据这军略而来?”太田资正目光炯炯地看着上杉宪义。

    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好奇,探究的意味,他想知道上杉宪义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在按照这《孙子兵法》的计篇所为。

    上杉宪义摇头道:“并不完全是,虽然我的行为有《孙子兵法》指导,不过其中的练兵方式却不是这本书,而是另一本《练兵实纪》。”

    练兵实纪是明朝名将戚继光在北方抵御鞑靼写的一本兵书,它的内容广泛,涉及兵员选拔、部伍编制、旗帜金鼓、武器装备、将帅修养、军礼军法、车步骑兵等。

    它既注意吸收南方练兵的经验,又结合北方练兵的实际,其练兵思想在《纪效新书》的基础上又有了新的发展。

    此时的戚继光还在登州的卫所,当时山东沿海一带遭受到倭寇的烧杀抢掠,戚继光有心杀贼,于是写下了“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的诗句。

    太田资正听罢,惊讶道:“上杉殿家学如此渊源?”

    上杉宪义摆手道:“此《练兵实纪》本是明国大将戚继光所著,在下遇上一游僧,并且帮助了他,他言与我有缘,便赠予在下两部军略,随后云游去了。”

    “嘶!”太田资正倒吸一口冷气,心中冒出想法道:莫非上杉殿是大气运之人?或许这就是佛祖所说的因果吗?

    上杉宪义说道:“今日暂未与诸位诉说,只是因为顾及诸位初次接触,所以未曾言明。太田殿,等会可与在下一起观看练兵。”

    上杉宪义将计篇又讲了几遍,随后说道:“大家晚上闲暇时可以思考思考这计篇,日后我会询问大家的读后感。”

    “哈!”

    下方诸武士大吼一声,可见他们内心的激动,就是这计篇,就是他们只学了一点点,但是在这个知识匮乏的时代,也足以作为立家之本。

    在日本,知识基本都被京都那群落魄的公卿掌握着,也就那些家有余财的大名能够把孩子送去京都学习文化。

    除去家学,这就是那个时代能够学到知识的一个途径,剩下的就是去寺庙神社学习佛经和请神咒语了,除此之外,别无他途,只能安安心心的做个文盲。

    上杉宪义随即带着一众武士离开,他将这些武士分配到各个小方阵里,然后命令他们接受和足轻一样的队列训练。

    按照练兵实纪之说,首先确定各级军官,按照上杉宪义实际情况,一百多人的方阵内确定足轻大将,足轻组头,奉公众,普通足轻。

    奉公众在队伍充当比组头还低一级的小队长,大概统领十个人左右。

    足轻组头统领人数在三十余人,足轻大将统领一百多人。当然也有势力大的大名,足轻大将统领五百多人,也就是一个备。

    首先由奉公众挑选十个人,然后互相辨认,练兵实纪是以鸳鸯阵为基础,这里暂且不表,上杉宪义规定的方阵就简单一些,也就是木楯手,枪足轻,弓足轻。

    每一队分两名木楯手,六名枪足轻,两名弓足轻。

    如此三队组为一个组,设一组头,四个组设为一方阵,立足轻大将。

    四个方阵为一个备,设立侍大将一职。

    如此编制,随后设立旗帜,锣鼓等。

    按练兵实纪为例,自小队长开始背靠旗一面,手下持旗足轻一名。不过上杉宪义根据自身情况,足轻也将有靠旗,只不过与其他小队长,足轻组头等靠旗有区别。

    接下来就是设立军纪,戚家军为了能把听令行事刻在骨子里,是故,军纪严苛。

    夫军中可使必斗者,军礼也。军礼者,名分也。兵法斗众如斗寡,刑名是也。意正在此,彼临敌用命,系于平日有礼,礼不可逾闲,则知死长。苟事急布惠,当阵杀人,皆无救于成事。身之使臂,臂之使指,如驱群羊,驱而往,驱而来,皆平日之威仪习之有素故也。

    这里讲了平日里就熟记军中礼仪之妙用。

    所以上杉宪义将仿效戚继光之法,其实也与近现代步兵操典一样。

    士兵一切行为在军营中皆有礼法规定,比如几点起床,起床先干什么,然后做什么,一直到士卒睡觉,皆有安排。

    如此,日复一日,听从号令便深入骨髓,如同潜意识动作,这样哪怕是上万士卒也可以如一人使用。

    礼法一事,上杉宪义早在上州家中练兵时已经有规定,如今只是按部就班宣布给所有的士卒,并且他要求队伍里的足轻大将熟记军礼,并且交给手下组头和奉公众,再由组头和奉公众教授手下士卒。

    为了表彰第一个全部记熟军礼的小组,上杉宪义承诺第一小组将每人获得十贯奖赏!

    太田资正看着上杉宪义对手下军队一番安排,内心风卷云涌,激荡不已。

    若不是他学了计篇,现在的他恐怕有些觉得上杉宪义多此一举吧。

    正所谓将领的智信仁勇严,如今,在太田资正眼里,智仁勇严已经做到了,只要上杉宪义将三百多贯真的给那第一名,便达到了信。

    如此上杉宪义便是一名合格的将领。

    再加之上杉宪义对士卒赏罚分明,严格训练,从七个方面来讲,上杉宪义对阵北条氏康已经是五五之分了,太田资正如此想着。

    “报!城主大人,大谷大人和田中大人他们带着物资和一队士卒回来了!”

    上杉宪义点头道:“辛苦了!”

    说罢,收起朱枪,让大谷宪宏继续训练,然后带着太田资正前去天守阁大殿。

    他一进入,就看到了大石纲元。

    大石纲元连忙与上杉宪义见礼道:“上杉殿,在下以后就要承蒙您的关照了。”

    上杉宪义看向大石纲元,一脸疑惑,大石纲元上前,将上杉宪政的手书交给了上杉宪义。

    上杉宪义接过书信一看,首先是上杉宪政对他的勉励,随后说了派遣大石纲元为他的与力一起驻守松山城,至于支援,也就是三百援兵,再加上一批钱粮和兵器装备。

    这也算是解了上杉宪义的燃眉之急。

    只不过,后面的内容却是让上杉宪义有些难为情。

    他到也不是抵触什么,毕竟正常的男人都会喜欢女人,他现在没有喜欢的人,接受联姻也没什么,就是和长尾宪长的女儿见面,感觉像是相亲了。

    特别是还有他的正室现在还是一个六岁的小孩子,他稍微脸红了一下,随后正色道:“在下知道了,我会在明天返回上州。”

    太田资正脸色一变道:“上杉殿,那士卒训练怎么办?这才刚开始。”

    上杉宪义看向太田资正道:“那么接下来就拜托太田殿,我相信以太田殿的能力,并不会比我差。”

    “上杉殿…”太田资正一时间无法言语,上杉宪义的品质让他十分感动,这种托付的感觉让他内心充满了被信任的愉快感。

    太田资正看着上杉宪义,表情坚定道:“上杉殿放心,我太田三乐斋资正就是死也不会让松山城落入北条之手。”

    上杉宪义会心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