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二十四章 大魄力

    上杉宪义将大谷宪宏等几十人分配下去,他将这八百多人分成三十多人的小团队开始训练,一开始还是培养士卒对军令的服从性。

    在战国时代,两军交战主要是双方的下级武士和奉公众之间比斗,临时征召来的足轻基本都是打顺风仗,形势不好就容易一哄而散,现在训练他们听从指挥,哪有溃败的比别人慢就好。

    上杉宪义准备把这八百多人当成常备足轻级别的来训练,特别是他现在无法支撑太多士卒,就是这八百多将士也就能维持一年。

    就是有上杉宪政支援,也撑不了太久,只等这局势变化了。

    足轻们交给手下训练,但是招募来的几十名下级武士则是上杉宪义亲自训练。

    对于这些下级武士,除了日常的武艺训练,剩下的就是对战场的一些常识教育。

    这些武士们若是没有家族底蕴,那他们就是一些只知道舞刀弄枪的棒槌,而那些家族底蕴也都是父辈战场上累计的经验,这些经验比较零散,没有系统性的教学。

    而上杉宪义在穿越来之前,就背了一本《孙子兵法》以及一本《练兵实纪》。

    武田信玄凭借一本《孙子兵法》在这个战国时代留下了自己的名字,不过他依旧没能脱离小家子气。

    这是绝大多数战国武将的特点,全局观很差,这也是日本地形的缘故。

    上杉宪义现在能教的就是先把《孙子兵法》交给这群手下。

    上杉宪义在准备和这群武士讲《孙子兵法》的时候,他看到不远处的太田资正,心中一动,他知道太田资正是一个坚定的反北条派,本身有才能,何不把他感化为志同道合的同伴呢?他便走向太田资正。

    太田资正看到上杉宪义走过来,便说道:“上杉殿,是在下有些打扰阁下了吗?”

    上杉宪义微笑着摇头道:“太田殿误会了,在下只是觉得太田殿站的有些远,等会可能会听不到在下说什么,所以前来邀请太田殿前往一坐。”

    太田资正一愣,随即低头道:“很抱歉,是在下想错了,请上杉殿原谅。”

    上杉宪义摆手道:“太田殿客气了,请!”

    “请!”

    太田资正跟着上杉宪义来到殿前,上杉宪义这才拿出纸笔分发给诸武士道:“我等身为武士,经常领兵作战,自然也该学习军法(军略)。

    所以,我打算在每天抽出一些时间为大家讲解军法,我学的不多,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主公不可!属下等怎么可以学主公的军略?”

    “主公,此事万万不可!”

    “主公,这太惊世骇俗了,属下等难以接受!”

    下方的武士炸了锅,一旁的太田资正也愣住了,军法这玩意可是被各家武士视为立根之本,不可能传授给外人的。

    若不是他看到眼前的是上杉宪义,不然他都得说一句愚蠢了。

    上杉宪义的做法看起来确实愚蠢,要是这群人里有北条派来的细作呢?

    但上杉宪义摆手道:“各位,肃静。我知道这样的举动有些鲁莽了,不过,我希望各位学会之后,能够灵活运用,减少麾下士卒伤亡,这便是我的期望。”

    “主公…”

    “殿下…”

    下方一众武士激动的双眼通红,语气哽咽,这是感动的说不出话来了。

    太田资正对着上杉宪义拜道:“上杉殿胸怀广阔,在下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驱使,莫敢不从。”

    这是大手笔,上杉宪义的魄力让太田资正为之神往。

    上杉宪义笑道:“好,诸位听好了,今日学习第一篇:子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他把《孙子兵法》第一篇不疾不徐地念了一遍,以保证所有人能来得及把这一篇写下来。

    当然也有武士只是粗通文墨,他们不得不看看左右的同伴,才能写下这一篇。

    上杉宪义念完后,便开始解释这一篇说的什么,计篇是《孙子兵法》第一篇,孙子直接提出了战争是国家头等大事,一定要慎重。

    其次又从五个方面来看一场战事的胜算,同时也说到了打仗时计策运用的重要性,他提出了八条的计策。

    在这八条计策之前,孙子直接提出:兵者,诡道也。

    然后八条计策可简单说为:明明能征善战,却要对敌人装作软弱无能。

    明明要攻打近处的目标,却给敌人造成攻击远处的假象;本来要攻打远处的目标,相反却装作要在近处攻击。

    敌人贪图利益,就用利益诱使他进入陷阱。

    敌人内部混乱,就趁机攻打。

    敌人实力雄厚时就要谨慎防备。

    敌人强大时就暂时避其锋芒。

    敌人暴躁易怒就可以撩拨他怒火而让其失去理智。

    敌人自卑而谨慎就使他骄傲自大,丧失警惕性。

    敌人休整良好,就要设法骚扰他,使其劳累。

    敌人如果内部亲密团结,就要设法离间他,使之分裂。

    要在敌人疏于防备的时候突然袭击防备薄弱之处,在敌人意想不到的情况下采取行动。

    仅仅一个计篇就让在场的各位受益匪浅,且不说初步分析战争胜负的五个方面:道(国内政治思想是否一致),天(天时,即春夏秋冬,打雷下雨下雪等),地(地利,即交战地点为山地,平原等),将(将领自身才能,智信仁勇严),法(军队编制,军纪,军官职责分,军需)。

    更详细的是七个方面:即比较敌我哪方的君主政治廉明,路线方针正确,哪方的将帅贤而有才,哪方占有天时、地利,哪方的军纪严明、法令能严格执行,哪一方的兵力比较强大,哪方的士兵训练有素,哪方的军队管理有方、赏罚分明。

    就拿着河越夜战来说,上杉宪政骄傲大意,手下将领心不齐,而且盟友扇谷上杉家是北条的手下败将,再加上围困河越已久,军纪散漫,上杉宪政带头享乐,这不输就怪了。

    而北条氏康,积极谋划,用利益拉拢今川,然后又联络联军内部武将,同时对上杉宪政示弱,派出使者说我愿意投降。

    到了晚上夜袭,北条氏康亲自上阵,鼓舞全军士气,所以北条能赢也是因为自身的能力。

    武士们听了上杉宪义的讲解,(讲解里不包括河越夜袭),纷纷点头,感叹自己见识浅薄。

    太田资正听罢,惊叹道:“世间竟有对战争如此了解的人?惊世之才,若有此人在,本家哪有今日之败。”

    上杉宪义说道:“此人名叫孙武,所著《孙子兵法》,乃军略之首,此人是明国古人,距今已有两千年了。”

    “嘶!”太田资正惊讶道,“不愧是汉唐之地,真是让人羡慕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