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十三章 巡视

    第二天太阳才出现,上杉宪义就已经吩咐好大谷朝宏和田中正盛等人该做什么事情了。

    第一件事便是招募士卒,按照他现在的钱粮,以及从废弃大营里打包的东西,能够招募三百常备足轻,并且维持一年的俸禄已经是极限。

    而且想要指挥这三百足轻,上杉宪义还必须配备二十名武士,除去他自己家的几名武士,他还缺少十余名下级武士。

    别小看这些下级武士与奉公人,他们才是战斗的主力,哪怕是常备足轻,没有武士和奉公众督促,他们也会很快崩溃,毕竟这些个足轻打了不少烂仗,逃跑功夫一流。

    无恒产者无恒心,去哪家都一样能拿钱,那又何必送死呢?一看形势不好立马就往山林子钻,然后回到老家带着家人就跑其他领地继续去当足轻。

    至于一名足轻有了土地,那他就成了军役众,需要承担一定的义务,到了军队里,会成为奉公众或是足轻组头,也就是一名步兵小队长,管着十到三十余人。

    也就是这些军役众才是军队战斗主力,一旦这些军役众死伤惨重,这一战就没得打了,说不定还有一家完蛋的可能。

    招募一事,主要是由大谷朝宏来主持的,大谷朝宏知道上杉宪义的标准,毕竟上杉宪义也是训练过家中足轻和武士的,而大谷朝宏以前是上杉宪义的老师,时常跟在他身边,又加上大谷朝宏打了多年的仗,自然清楚该招募什么样的士卒。

    第二件事便是巡视松山城周边乡村,他这是要去告诉那些百姓,他们交纳年贡的对象是上杉宪义。

    毕竟河越夜战的事情很快就会在关东流传开来,到时候这松山城的百姓还以为扇谷家完蛋了,就把年贡交给北条家,那他这松山城就不用守了。

    其实百姓们最怕城里的武士大人们下来检地,因为他们为了生存下去,闲暇的时候就会想办法开拓荒地,但是这些荒地并没有记录在册。

    这样他们依靠这些没有被记录的土地活的更好一些,要是这些荒地被发现了,说不定就被没收了。

    上杉宪义当然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提前派出人告诉当地的地头或是村长,他不是来检地的。

    这个时候还是人心不稳的时候,一旦检地就会给北条家可乘之机。

    地头和村长知道上杉宪义不是来检地的立马松了一口气,他们连忙带着人跑到村口迎接着上杉宪义的到来。

    上杉宪义巡视着松山城周边的乡村,并且告诉这些村子里的年轻人松山城正在招募足轻。

    那自然有人问待遇如何?

    年俸十三贯贯,同时分配房屋居住。

    上杉宪义给出的俸禄算是优等,一般上一个半农半兵的足轻年俸是五贯,一个常备足轻年俸在十贯到十三贯之间。可见上杉宪义给出的待遇还是极好的,钱给的够多。

    从北条家得来的钱粮虽然要拿出三成交给其他人,但是剩下的也是一笔大数目,三千石粮食扣去三成,那也有两千石出头,市价三千贯到四千贯不等。

    而五百贯永乐钱,相当于两千贯钱,一枚永乐钱可兑换四枚铜钱,要是恶钱的话,那就换的更多了。

    现在上杉宪义手中怎么着也有五千贯,年俸十三贯,招募三百常备足轻,也就是三千九百贯。

    加之还得管饭,一年就要消耗七百余石粮食。这只是足轻的消费。

    至于武士的还没有计算,还有装备费用,驼马战马等等费用。

    上杉宪义手中的钱是不够花的。

    当然这也不能让上杉宪义一个人支撑这笔费用,过几天,等他稳定了松山城周边的局势,他就得去平井城拜见上杉宪政,其一回去接受自己的奖赏,其二是要求援,不给兵,怎么着也得给点钱粮支持啊。

    到时候,还得让上杉宪政派来与力,这样也可以让上杉宪政放心的支援他,免得他自己一人在外,家中却有被北条寝返的内奸在上杉宪政面前挑拨离间。

    上杉宪义巡视着周边的村落,但是一名使番的到来,打断了他的巡视之旅。

    原来是从战场上败退回来的太田资正率领百余扇谷家败兵过来了。

    这座松山城原本是扇谷家重臣难波田家的居城,而太田资正是难波田弹正的婿养子,拥有这座城的继承权。

    现在难波田弹正战死,唯一的儿子隼人佐也已经战死,这松山城自然是他太田资正的。

    如今太田资正正与大谷朝宏对峙着,若不是大谷朝宏这边有着千余人马,太田资正早就要拔刀砍人了。

    “踏踏踏…”

    上杉宪义带着手下回到了松山城,入眼就看到了城外对峙着的大谷朝宏和太田资正。

    大谷朝宏看到上杉宪义,连忙抬头喊道:“主公,您回来了!”

    太田资正转身看过去,只见一名身穿赤色大铠的高大男子骑在马上正看着自己。

    他立马脸色憋的通红,大喝道:“我乃太田资正,你是何人?”

    上杉宪义快速下马道:“我乃关东管领上杉殿下马迴众上杉侍从宪义,见过太田殿。”

    太田资正看上杉宪义态度还好,脸上表情缓和下来道:“你可知这松山城是谁的?”

    “当然。”上杉宪义点头道,“这便是你叔父难波田弹正殿的居城。”

    “你既然知道,怎么敢占领此城,难道就是你山内家的行事风格,在本家落难之际,落井下石吗?”太田资正喝问道。

    这个时候太田资正哪还有什么理智,仗打输了,家都被人占了,谁还没有点脾气了,正在生气的人容易钻牛角尖,没有理智思考的能力了。

    上杉宪义上前道:“太田殿误会了,这并不是殿下的意思,而是在下的主意,在下这么做是为了保住北武藏不落入北条之手罢了。”

    太田资正冷笑道:“你的意思是说本家已无人可用,非得你这山内家的人来力挽狂澜吗?”

    大谷朝宏喝道:“你这人真是无礼,我家主公可是殿军大将!”

    田中正盛立马说道:“上杉殿可是连续击败北条多名武将,他确实有资格力挽狂澜!”

    上杉宪义连忙摆手示意他这边的人停下,然后看向太田资正道:“太田殿不过百余人,如何守住松山城?

    你我本该同心协力,守卫松山城,而不是在这里争吵甚至拔刀相向,那只会让北条家得利。

    太田殿,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是你要知道难波田弹正已经战死,就连扇谷家主上杉朝定殿下都已经被北条杀害。

    现在的扇谷家没有抵抗北条的能力了,太田殿,还是放下两家之成见,与在下一起守住这松山城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