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九章 苍白

    陈一挥刀撒掉血水,跨过队长还在淌血的无头尸体,走进长廊。这是他第一次杀了人,可不知为何,他心里,平静得可怕。林清在他身后倒退着走路,看着几乎从房间溢出来的黄褐色液体,脸上勾起了开心的笑容。

    他不懂为什么德古拉要弄出这么一条走廊来,金边红色地毯,墙上以红色为底搭配金色镂空花纹。更挂着几幅金边框的画,这是一个皮肤接近苍白的人,从各个角度,展现了他的,诡异。

    陈一不由得想起了他很久以前看过的电影,吸血鬼,就是这般相貌。他走过这条强烈的,欧洲古堡风格的长廊,摘下染血的面具,撕掉手臂上的蓝骷髅贴纸,躬身飞快接近最里面的房间。

    他走的很快,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像一只潜行的幽灵。

    他慢慢推开门,却见房间最中央放着一把黑红的王座,甚至能看清上面附着的凝固的红色血渍。

    德古拉穿着血红色的风衣,坐在上面,正举起高脚杯,微微抬手,将鲜红的液体送入口中。他像是品尝世间美味一样,优雅而惬意。

    惨白的肤色,泛红的双眼,和陈一看过的电影中,吸血鬼的形象完全契合。

    因为陈一的闯入,德古拉忽然警惕了起来,他看了看陈一的左臂,放下手中的高脚杯,缓缓问道:“你,又是谁?”

    陈一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定定看了他数秒后,嘴里喃喃道:“吸血鬼?”

    德古拉闻言忽然眼睛一亮,嘶哑的声音忽然激动起来,迫切道:“你也知道吸血鬼?”

    陈一依旧不回答,他环顾四周,看这人间炼狱般的景象:一些他在货箱里见到过的人都倒在了满是黑红血液的地上,他们睁大着眼,凝望着陈一身后的大门,表情还弥留着生前的痛苦和希望。这些尸体脖子上都被撕扯开一个大洞,颈动脉不停地涌出鲜血,直到流尽,而他们的躯干几乎全被掏空,肝脏,肺,心脏,全被切除,陈放在一边透明的大冰柜中。

    陈一忽然有些自责,他觉得自己如果赶来得更快一点,或许,不会有这么多人死去。懊悔的心情像风暴一样在他脑海中肆虐开来,他未持刀的手用力压住自己的太阳穴,努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德古拉浑然不在意陈一手上的武士刀,他像找到自己的知心朋友一样,孜孜不倦地朝陈一说着话:“我父亲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历史学家,有一次他不知从哪带回来的古老光盘,我出于好奇,偷来看了一下,也就是那个时候,我被吸血鬼的高贵,强大所吸引了,我很崇拜电影中的那位吸血鬼始祖德古拉,如果我也能成为吸血鬼的话,或许就能摆脱这个草蛋的生活。从那以后我就尝试各种方法,想着能成为吸血鬼。我喝动物的血,死人的血,甚至,活人的血。终于在某一天,我发现自己一觉醒来,皮肤变白了,力量变大了,甚至刀枪不入了,你说我是不是成为了吸血鬼呢?”

    陈一痛苦地揉了揉脑袋,压抑着声音说:“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吸血鬼。”

    “是,我明白我不是吸血鬼,但是我强大起来了,而且吸食纯粹的人血,真的能让我获得力量,那自称吸血鬼又有何不可呢?”

    陈一看了看他,接着颤抖的手指向装满人体器官的冰柜,问:“这些又是什么?”

    “人体器官贩卖,物尽其用不是吗?”“德古拉”歪头不解道。

    陈一忽然低低笑了几声,又叹了口气,说道:“你是觉得,这些人都是任意生杀允夺的物品吗?”

    “德古拉”眼前的陈一忽然消失了,他听到背后一声凌冽的拔刀声,和陈一疯狂的呢喃声:“人渣人渣人渣都去死。”

    “德古拉”的反应简直超乎了陈一的想象。他并未放松警惕,在陈一拔刀斩向他的那一刻,他猛的转过身来一脚准确地踢在刀背上。

    一股巨力震得陈一的武士刀险些脱手,他不住地后退数步,后背用力砸在了墙壁上,发出一阵闷响。

    陈一绷紧手臂用力前掷,几条黑线无声飞出,瞬息间来到德古拉身前,他反应不及,黑红的衣服被洞穿而过,随后传来金属碰撞般的声音,飞镖掉落在地上,录入苍白的皮肤来,其上仅有几个发红的小点。

    德古拉闷哼一声,显然是吃痛了。他眼中的红迸发开来,一字一句地道:“你弄坏我的衣服了。”他微微躬身,作出狩猎般的姿态,猛的向陈一扑过去。

    陈一拔枪只来得及往他肩头开一枪,强大的动能让德古拉飞在半空中的身体一滞,他接着跨步斜斩,将德古拉侧肋出划出一条白线来。

    德古拉狂吼一声,转头又追了过去。

    显然,血骑士并没有经过专业的战斗训练,他的攻击方式遵循着原始的本能,扑,撕,挥拳,抬腿。陈一总能以无声而迅速的行动避开他的攻击,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白印。

    但德古拉每次势大力沉的动作,只要蹭到他,陈一便立马陷入危机当中。

    陈一的心里越来越烦躁了,因为林清一直在他身边碎碎念着:杀了他杀了他杀了这个人渣。林清甜美的声音像毒药一样,让陈一的脑袋越来越混沌,就像身体快要失去了控制。

    他猛的一咬舌尖,强制自己清醒了起来。他拉开与德古拉的距离,全身忽然紧绷到极致,换为双手持刀,肌肉不自然地鼓了起来。

    空气忽然炸开,一股澎湃的气浪四散开来,陈一骤然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德古拉,武士刀因为极快的速度在空气中划出尖锐的音浪,在德古拉胸前拉开一条深可见骨巨大伤口,紫红色的血液飞溅整个房间,出血量大得惊人,惨白的肋骨间还能看见那颗紫色心脏的跳动……

    德古拉口中传来野兽般的嘶吼声,他痛苦的弯腰低下头,紫红血液从伤口处不断喷出,他的血落在地上,居然开始沸腾了起来。

    陈一双手无力耷拉着,豆大般的汗水不断滴落在地上。这是他经过仿生增强手术后的能力,除了一定程度上的身体增益,还能瞬间调动全部力量,以透支的方式极大的增强身体能力,但会陷入肌肉疲劳中。

    德古拉的身体太过坚硬,强制造成伤口让陈一的双手脱了臼,武士刀断裂的刀身拖在地上,无力抬起。

    他大口喘息着,一点点恢复着体力,但是双手的剧痛和身体的疲劳感依旧让他难以行动起来。

    身后的德古拉呻吟声忽然弱了下来,陈一以为德古拉失血过多死了,他费劲地拖着脱臼的手准备站起来,却发现眼前有一团小山般的影子挡住了光线。

    他看见德古拉全身像起了水泡臃肿起来,但并不笨重,反而充满着爆炸性的力量。胸前狰狞的伤口消失不见,他的面容已经看不出是个人了,满是爆着青筋的白色横肉,猩红的双眼被挤得只剩下绿豆大小。

    德古拉正低头,用绿豆大的眼睛盯着自己,脸上表情怪异,似笑似哭。

    陈一还没反应过来,德古拉皮球大的脚踹到自己身上。他感觉自己全身骨头像是散架一样,剧烈的疼痛从四肢百骸传来,他喉头一甜,喷出一大口青色的血液,身体重重砸到墙壁上,凹了进去。混凝土墙壁像脆弱的泥土,被砸出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的裂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