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小说网logo
网站首页 热门排行 分类导航
第八章 甄灿

    陈一一路小跑着去管道尽头,他看见管道墙壁上涂着血红的VIP大字,字下是一扇金属大门。

    他把飞镖巧妙地藏在袖子里,向前走了过去,大口喘息,一副急得满头大汗的样子。

    “让让我进去。”陈一似乎是跑累了,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他这才注意到,守门的两个警卫,似乎是仿生人,这魁梧约两米的身材,这纹丝不动的站姿,空洞的眼神,还有脖子上的条形代码。陈一和这种人,老交道了。

    连仿生人都有,这还仅仅只是个分市,蓝骷髅这势力是有多强,研究院说过,仿生人因为其绝对服从命令,和强大的实力,它们不是一般人用得起的。

    两名警卫低头看向他,眼中忽然迸发出蓝光开始扫描陈一的脸,等待片刻,应该是确认了身份,便打开了大门。

    陈一跟他们点头哈腰道了谢,急切地走了进去。

    他没想到,这所谓的VIP房间会如此普通。房间里只有几张桌子,灯光有些许暗淡,其中一张桌子上摆满了许多小瓶子,是吸入式气体瓶,十几来号人围绕着这张桌子,手里拿着小瓶子,眼珠不住地向上翻起,但脸上却是十分陶醉的表情。有些人甚至嘴角流涎,身体微微抽搐着,可还是一瓶又一瓶地往嘴里送。

    其中不乏有女成员也参与其中,她们都化着夸张的妆容,吸入气体后,身体不住地往旁边男成员身上乱摸,甚至还有更过火的,看得陈一直皱眉头。

    另一张桌子上摆满了他们佩戴的大口径手枪和弹药,还有几枚土式手雷。

    还好只有动能武器,陈一微微松了口气。

    这些武装部的人,着实是有些散漫,陈一没见过这样随便把武器放在远离自己身边的。

    似乎是才意识到有人进门,他们后知后觉的停下手中的“工作”,醒了醒神扭头看向“甄灿”。

    “哟,还挺快?你这是不是太快了啊,是个雏儿呢?”不知是谁调侃了一句,武装部的众人都开始起哄,一些女队员泛红的脸上,扬起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看了看这些人各色的脸,“甄灿”慢慢低下头,他拿出腰间的手枪放在那桌子上。

    有人看到了他背后的刀柄,又问他怎么捣鼓起冷兵器来了,他谄媚地笑了笑,说自己买来随便玩玩。

    大家又继续派对了,他站在一边,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

    领头从极致的快乐中缓过神来,他扶着椅子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走到“甄灿”身边和他勾肩搭背起来,“甄灿”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一重,自领头那里传来一股强烈的刺激性气味。

    “小子,第一次玩这个吗?嘿嘿,这是最新的货:幻梦,它比我之前吸过的更得劲,怎么样,要试试吗?”领头砸吧砸吧嘴,满脸陶醉地说着,还把他刚刚用过的小瓶子凑到“甄灿”嘴边。

    Yue了。

    “甄灿”恶心得眉毛乱颤,他伸手轻轻推开领头的手,小心翼翼地说道:“我我就不用了,我待会还有点事呢。”

    他闻言愣了一下,然后低低笑了几声,重重拍了几下“甄灿”后背,语重心长地说:“小甄啊,我们都知道你是新来的,很多事情都是第一次,我们这些个兄弟平时拿你开玩笑,找你寻开心,那是看得起你,也不是什么欺负不欺负的意思,你就别往心里去,大家一样的都是蓝骷髅的人,谁还不平等呢,你说对不对?”

    语罢,有几人应和着领头:“对啊对啊。”

    “但如果你想真的融入我们这个集体,这个帮派,你就得学会做一些事,和我们一起。吸这个玩意也好,杀人放火也好,这些天来,我们抄了那么多家,砸了那么多铺子,就从来没见过你杀过人,抢过东西,就连女人你也没碰过。我知道有些事你不愿意做,就和我们一样,我们最初也是这样,不愿意做这些事。可当你抢过第一次第二次,就会有第三次第四次,然后你会发现,”他的话语忽然顿了一下,接着语气突然高昂了起来。

    “我们蓝骷髅就是高人一等,我们烧过的,抢过的,杀过的,都是些庸庸之辈,我们为什么要为自己的行为忏悔?他们的碌碌无为,就应该把资源给我们,不愿意,那我们就只能夺取,杀戮。优胜劣汰,不就是这个道理吗?”

    “而且,”领头用力耸了耸“甄灿”的肩膀,露出病态般的疯狂笑容,说:“做坏事,是会上瘾的。”

    在忽明忽暗的光线中,领头并未发现,身边的“甄灿”,眼神忽然深了起来,拳头不知何时,已经被他捏的泛白。

    林清在一旁急得到处跳窜,她的话语带着疯狂的味道:“他们都是人渣,社会的败类,弱者就没有生命的尊严吗?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动手啊,陈一!”

    “甄灿”的呼吸隐隐重了几分。

    忽然一声尖利的咆哮从房间更深处传来,把领队吓了一跳,声音里带着强烈的不满:“怎么送来了改造人???带头的,给我滚过来!”

    “甄灿”循声看去,这才发现房间的深处还有一扇门,门后依稀能看出是一条长廊,长廊的尽头,还有一个房间。

    领头被这吼声吓坏了,他双腿不受控制地发软,连滚带爬的朝那个房间跑去。

    其他成员都被动地清醒过来,费力地从椅子上离开,手忙脚乱开始收拾自己的军备。

    陈一看着领头打开门消失在长廊里。他忽然转过身,看向房间里七上八下的蓝骷髅成员。

    他的右手抬起,慢慢握住了背上的刀柄。

    血骑士“德古拉”是一个脾气十分古怪的人。领头推开门后,德古拉的脸在他视野里急剧放大,随即感觉到失重了。

    领头的衣襟被一只手抓起,整个身子悬在空中。他害怕极了,紧闭着眼不敢看面前那张苍白的脸。

    “告,诉,我,怎么回事,不是跟你们说了,我不要这种恶臭货色,你们身上发出的气味让我觉得恶心。”

    德古拉白地能看到青黑血管的手用力扒拉着领头的眼睛。在剧痛中,领头被迫睁开了眼睛,他忽然看见房间角落里无力耷拉着一个人,当看见那人熟悉的面孔之后,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甄灿?那外面的是

    这时德古拉放松开了手,领队双腿一软摊坐在了地上。

    “去给我再找一批货色来,找不到的话,让你们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领头此时顾不了这么多,他没去看回到房间里面的德古拉,连忙往外面跑去

    他推开门,一股浓郁的腥臭味扑面而来,却见“甄灿”持刀站在一地狼藉里,满地都是残肢断臂,武士刀上还在流淌着黄褐色的液体,滴落在黄褐色的地上。

    “甄灿”侧身看向领头,他似笑非笑,问:“你看,我做坏人,还有机会吗?”

    刹那间,凌冽的刀光一闪而过,领头发现自己的视野飞快向下,然后暗淡,失去意识。

    他人头落地,脖子上黄褐色血液喷涌而出,染上了整个墙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 -